摄影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摄影专区 > 挪威印象

挪威印象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0-04 21:22
10月,我从云南刚带完“走进西部”摄影团抵达成都,中国摄影家协会国际部来电:请速回北京!办理前往挪威的出国手续。我向领队说明情况临时告假,当晚乘机返回北京。 毕竟,挪威极地风光值得拍摄;毕竟,挪威有太多的文化名人令人景仰。易卜生的戏剧,有“北欧的肖邦”之称的音乐家格里格,其CD名片A小调《钢琴协奏曲》,也是我唱片收藏中的最爱。 当我从云南赶回北京,离去挪威的时间仅剩2天。 翌日一早,挪威大使馆文化参赞博达先生在使馆约见了我们,同行还有中青报摄影部贺延光主任,我们是首批邀请拍摄《中国摄影家眼中的挪威》的摄影师。这之前我们还各交10幅人物作品供挪威方面选定,并详细交待去挪威的行程计划及全程机票,还特别强调这次主要是拍摄挪威风土人情,百姓生活。为此,在行程中特别安排几天在挪威同行家入住。最后,我向博达要求能否开具关于胶卷不过X光的证明,使馆当即签准办理。告辞时,博达对我们说:“看到摄协送来二位的人物作品,拍得非常棒!祝挪威之行拍摄顺利!” 一切准备就绪。21日下午,我们搭乘北欧SAS航空公司A340空客,踏上为期10天的挪威之旅。说也奇怪,明知这次活动是拍摄人物,但我却固执地仍旧带上哈苏和林哈夫617,只不过又往摄影包中硬塞进一台很久未用的尼康F5配28-70变焦,摄影包也愈发显得沉重。也许是刚从云南返回,还没能从拍摄风光的状态中调整过来,竟心存侥幸地还想抽空拍摄风光。结果事与愿违,一路不停地倒飞机,搬运,累得半死,此为后话。 “八千里路云和月”,空中飞行近9个钟头,我们到达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然后转机,于北京时间午夜12∶50分,当地时间下午6∶50分,我们落地挪威首都奥斯陆。时差整整6个小时。 由于挪威方面做了周密安排,当地翻译张丽丽女士早已到机场迎候。一照面,原来丽丽也是北京人,10年前毕业于电影学院,后远嫁挪威。讲一口流利的挪威语,故常被使馆特邀协助工作,俨然是一位沟通中挪友谊的文化使者。 同行 见到的第一位挪威同行,就给我留下由衷的好感。用延光的话说:透着真诚! 当晚,我们落地挪威西部石油重镇———斯塔万格市。挪威摄协副主席Kallen先生冒雨亲自来机场迎接。留着络腮胡的卡伦(我们都这样称呼他),虽面容清癯,但精气神儿十足。瞧年龄,50开外,我们彼此相仿。人非常热情。一阵寒暄,随后,他开车将我们送至市区维多利亚海湾酒店入住,安排完明天拍摄日程,卡伦即告辞。 语言不通,但首站见到的第一位挪威同行,就给我留下由衷的好感。用延光的话说:透着真诚! 住进有百年历史的酒店,感觉条件相当不错!因时差原因,我们都无法入睡,顺便各自收拾行装器材。看着延光那精练的装备(仅一套佳能数码相机)不禁暗自叫绝:不愧是干新闻的,灵活机动! 挪威摄协将活动安排得非常紧凑,我们在该市停留四天,采访的内容早已安排妥当。中午前往挪威最大的STATOIL国家石油公司采访,当然,我和延光更希望能去海上钻井平台,但由于没有提前预约,故无缘造访海上钻井平台。下午冒雨拍摄市区街景。该市规模虽然不大,人口仅10万,但却是挪威第四大城市。城建格局为典型欧洲风格,行人稀少,拍摄人物活动有相当难度。细雨绵绵,一片阴霾,拍摄风光就更加困难,好在我用林哈夫617拍了几张夜景,效果还相当不错。 次日早前往码头拍摄鱼市。与实际想象大相径庭,卖主仅有几人,而买主甚少,那么棒的海产品:大对虾、三文鱼应有尽有,却鲜有人问津。原本想抓拍“排队”买鱼的场面,看来又一次“泡汤”。还有点儿时间,卡伦带我们参观他的影楼,很近,在码头附近,一路之隔。走进店内,面积虽然不大,但橱窗设计、室内装饰都非常考究,一幅装裱精致的黑白婚纱摄影作品就悬挂在正厅,迎门而立,显然是他的代表作,手法新颖而富有创意。左右两间是摄影室和制作室,面积都不大,但从前期摄影到后期制作的,设备一应俱全。攀谈中,我们得知挪威摄协是纯粹的民间组织,每年年底在奥斯陆举办年会,主席、副主席均为选举制,并不驻会。各自都有工作,大都从事婚纱影楼摄影,如此看来,谋生是挪威摄影人的首要前提。 [FS:PAGE]10点钟,就在码头当地媒体记者对我们进行了短暂专访拍照,离开该市那天,我们见到刊发消息及照片的当地报纸。 24日早,难得晴空朗日,卡伦副主席携夫人亲自驾车,带我们前往60公里之外的“苏拉”太阳海滩海岸线风景区。我们一路走走停停,边走边拍,只是很少见到游人。沿途亦有迥异的海域风光、丘陵地形的田园美景,很值得拍摄,可惜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 下午4点,我们驱车来到海滨浴场,已是深秋季节,游客很少,惟有几个划舢板的年轻人在海边冲浪。“拍什么呢?”我望着长达数里的海滩暗自思忖。“你们想去哪里?”卡伦夫妇问我们。延光专拍人物,他选择有人之处,而今天难得好天气,我当然选择拍摄风光,两人拍摄互有所补,内容也不雷同。我指着远处的海上灯塔和礁岩,向卡伦示意。“好啊!我们的想法非常一致!”卡伦夫妇如是说。然后,和延光约好会合时间。我和卡伦夫妇、丽丽一起沿海滨沙滩,向远方灯塔处的海滩走去。 卡伦带着一台富士数码单反手持拍摄,而我迅速地支起三脚架装上林哈夫617,抢拍即将沉入海底的落日余晖,恰在此刻,测光表电池舱盖在忙乱中落水。我惊呼一声,企图用三脚架将漂在水面的舱盖挑起,但未能如愿。顾不上许多,还是拍照要紧。这一切被卡伦看在眼里,就在我聚精会神地抢拍落日时,他却毫不犹豫地脱下外套和鞋子,趟着冰冷的海水,摸索着将测光表电池舱盖捞出。我一时语塞(语言不通也没法说),发呆似地看着,竟忘记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动人的情景。事后,我只能用刚学会不久的挪威语:“推森它克”(音译,谢谢的意思),表达我当时的感激之情。卡伦却故意做出寒冷状,用幽默和诙谐回答了我。是的,人在表达感情时,即使没有语言交流,也能有真切的感受。尽管是一件小事,但却折射出一个挪威人特有的品质———人性的良善。 森林 身临其境地感受森林中潮润的空气、斑斓的阳光、沁人心脾的宁静,才深切地感受到格里格《森林的寂静》音乐中的内涵。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名作《挪威的森林》,这部书创日本出版之最,风靡世界。然而真正的挪威森林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采访进行到一半,我们在挪威的“沃斯”,却和孩子们一起走进了亦如童话世界般的挪威森林。 沃斯是挪威东部的另一座城市。我们连续乘两班飞机才到达。接着又坐夜班机场大巴行程约2小时才到目的地———女摄影师安娜居住的小镇。美丽端庄、模特儿身材的安娜亲自开车来车站接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计划早已熟知,这也是挪威行程别具特色的内容。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彼此介绍,然后坐车回“家”。与西部“万格”市不同,这里居住环境很分散,为田园式,丘陵地貌,森林覆盖。因此,每家住户更像是一幢幢造型各异的乡间别墅。安娜的家亦是如此,300多平米的建筑面积,共分三层,我们住地下活动室,独特的酒吧设计风格,墙上挂着夫妇俩骑摩托车的照片,一身摩托服,一看便知是共同的爱好。至于安娜为什么干上摄影这一行,聊天时才得知,原来安娜的继父就是一位人像摄影师。在后来的采访中,我们还参观了安娜夫妇在当地开设的影楼,颇具规模。一栋装饰新颖的平房就矗立在路旁,环境幽雅,难得的一块风水宝地。安娜夫妇膝下有两个女儿,老大15岁,正在读书,小女儿凯桑年仅6岁。我们到达时已是深夜11点,有意思的是,凯桑还在等待,原因是非要见到我们,拥抱亲吻后方肯去睡。正因为孩子,我们向安娜提议采访幼儿园。从拍摄内容而言,至今还没有拍到儿童。通过丽丽的翻译,安娜表示一定安排,并且说:“我还有一个98岁高龄的爷爷,也需要拍吗?”我们听后异口同声地说:“一定拍!”为此,沃斯之行,又临时加进了两项内容。 我们在沃斯停留仅两天,时间更显紧张而马不停蹄。首站采访的是挪威唯一的郊区农学院,历史悠久,始建于1859年,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上午10点到达农学院,院长极为热情地带领我们在校园内参观拍摄,正赶上有雾,校园教室时隐时现,恍若仙境。四周是茂密的阔叶林,一片金黄,到处是草地,绿色青翠。我们仿佛就在云中漫步,一边听着院长讲解,一边拍照,“一心两用”。随后,登上学院主楼楼顶,拍摄校园全景和正在大教室听课的学生们。最后,会见农学院名叫“哈康”的摄影师,观摩院藏档案照片资料。直到中午,我们才离开农学院前往德巴克小镇用餐。紧接着访问当地一位享有盛誉的“圣诞老人”,人称汤姆,专门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圣诞贺卡,贴满整个房间。汤姆告诉我们:“就是没有来自中国的圣诞贺。”延光听后立即要了地址,说是要让两岁的儿子詹姆斯寄圣诞卡呢! [FS:PAGE]我游历过维也纳的森林,也曾在德国的拜鲁伊特瓦格纳故居的森林深处流连忘返。但当我和孩子们一起走进这挪威的森林,身临其境地感受森林中潮润的空气、斑斓的阳光、沁人心脾的宁静,才深切地感受到格里格《森林的寂静》音乐中的内涵,才真正理解维特根斯坦对于远离尘世的小木屋所特有的宁静气息和自由独处的终生渴望。 你好!挪威的森林。我还会再来的! 告别 重返挪威———踏上弗里特约夫·南森挪威探险家的北极之路,是我有生之年并不遥远的一个梦。 离开沃斯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们和安娜全家人驱车看望住在老年公寓里的安娜年届98岁的爷爷。老人早有准备,穿戴整齐,西服革履地迎见我们,虽年事已高,但精神极佳。当下我们在他那间宽敞明亮的客厅内,为安娜一家四代拍了合影。 连夜我们又飞往西北部,采访以渔业为主的Volda市。当地女摄影师玛赫塔前来接机,她个子不高,四十开外,留短发,目光如炬。介绍完毕,她立马提着我的大箱子,连轮子都不用,脚底生风般地直奔车场。那是女性少有的泼辣、利落、风行雷厉。随即玛赫塔开车把我们送至她母亲家入住。老人家相当热情,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丰盛的夜宵。她年已77岁,是一位画家,在楼道和客厅内随处可见装裱精致、大小不一的人像风景油画,想必都是老人家的代表之作。她的丈夫是挪威很有影响的老摄影家(已过世),上世纪50年代出版有黑白摄影集,老人将画册分别签名送给了我们。因世代相传,玛赫塔是真正的摄影世家。拥有当地唯一一家婚纱影楼,是她父亲留下的遗产,也是我们在挪威三地见到的最大一家,同时还是经营照材、冲洗、放大装裱的专营店。离开那天下午,我们在二楼影室观摩玛赫塔现场拍摄。与卡伦、安娜一样,玛赫塔也是以拍摄人物为生。偌大的摄影棚,全套的布朗灯,一看便知实力雄厚。为了配合我们采访,她特地安排了这次拍摄,拍摄对象是一对青年恋人。她动作很快,布光迅速,抓拍人像的技艺相当精湛,从影楼橱窗中那些精美的人像作品中已领略一二。 29日早晨,我们乘游艇饱览海湾景色,然后驱车返回市区。下午离别时,我们顺便造访了玛赫塔位临海湾山坡的家。那是一栋建有观海阳台的“洋楼”,舒适而富有情调。底层车库,玲琅满目的修车工具悬挂在墙上,简直就是设备齐全的修理车间(丈夫的嗜好)。由此可知,摄影师玛赫塔的生活条件及经济实力非同一般,她是我们在挪威所见到的一位最富有的摄影师。 在前往机场的途中,我们参观访问了挪威最著名的“依瓦沃森”博物馆(新挪威语的创办人,1813-1896)。该馆2000年建成,就在机场对面半山坡之上,建筑风格极有特色,外观和内部结构皆为斜线构成,很像一本翻开的书。听馆长介绍,才知出自挪威人之手,曾获意大利建筑设计大奖。亏得尼康公司提供的D100数码相机,没有成本,手闲着,使我毫无顾忌地边听边拍,收集素材。我一向对建筑感兴趣,也喜欢建筑摄影,前几年还参与过建筑创作杂志社的活动和讲座。也知道挪威的建筑设计师,在国际上频获设计大奖。新建的奥斯陆国际机场,宽敞、简洁、充满情趣的装饰细节,曾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次日,回国前的最后一天上午,沃尔夫主席亲自陪同我们参观游览奥斯陆最有影响的名胜古迹Akershs城堡,以及每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之地———市政厅。大厅内几乎没人,想拍人物活动还得等,恰好有一对中年夫妇走入,拿出相机想请我们留影,沃尔夫主席见状立即应允,待落座摆好姿势,没想到他竟双膝跪地为他们拍照,我迅即举起相机揿下快门,此刻,我被他那种乐于助人的心态和热情所感动。在他那并不经意的举动中,却可以窥见欧洲数百年来的人文积淀和深厚的传统美德。 下午,酒店,丽丽亲自开车来接,为我们送行。在机场,我们最后挥手告别,相约日后在北京再见。安检时,我自觉解下有铁扣的腰带,脱下有钢板的Gore-Tex登山鞋。这之前几次在机场屡遭不爽,才知个中缘由,然后提着拍过的胶卷示意手检。尽管年轻的安检员拿出告示给我看,我却固执地晃着脑袋:“No———X!”,并一连叠声地说:“推森它克!推森它克!”这句刚学会不久的挪威语,这回还真个派上了用场,连现场工作的安检人员都为之一笑…… [FS:PAGE]回首挪威之行,令我深为感触的是挪威人的居住环境,这里有优良的自然生态,丰富的自然资源,当然,同样感慨的是这里的人口太过稀少,居住分散,拍照时常常因见不到人而为此困扰。但更令我为之扼腕的是,因拍摄内容所限,身在挪威却无缘拍摄“午夜的太阳”那令人神往的极地风光。正因为如此,重返挪威———踏上弗里特约夫·南森挪威探险家的北极之路,是我有生之年并不遥远的一个梦。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摄影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挪威印象

关键词:

上一篇:巴格达采访手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