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摄影专区 > 生活在藏区的人们

生活在藏区的人们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0-04 21:20

最早开始拍照,是在孩提时代,那时的镜头下,关注的全是人,可能是年龄太小无法体会风景之美,也可能是周遭的景物太过司空见惯,而小伙伴的笑脸却生动有趣。那时,我常常趁人不备“抓拍”几张,然后自己在简易暗房冲洗出来,其乐无穷。 等到真正成了摄影“发烧友”时,最早拍的却多是风光,因为那时觉得美丽的风光和美丽的人就是摄影艺术,前者可以自己去拍,后者要到影楼去拍,而自己并没有影楼,也没有摆拍人物的兴趣。于是天南地北地去找风景绮丽之处,见识了不少名山大川。 慢慢地我发现,风光越是绮丽的地方,也越会生存着一些民风奇特的民族,于是吸引我的不再只是风光。最初去拍贵州都匀城外风光时,我是被那里的神秘、清静、幽雅所吸引,但在拍风光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数百年的人们,已和这里的水车、吊脚楼,山、水、林、园融为一体,没有他们,自己的作品是不完整的,当底片现出那一张张勤劳、善良、热情的面孔时,我感到自己的作品有了感动自己的力量。 随着涉足摄影日深,理论与实践水平都有了一些进步,我才知道,原来摄影的本质与一切艺术的本质一样,还在于表现人性。我认为:亚当斯的风景中看似没有人,但那月下的村庄之所以动人,部分原因是它让人联想到自己的家园,不管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而通过人来表现人性那当然更直接一些,因而才会感动了自己。原来自己少年时拍摄的直觉是对的,于是我的兴趣更多地转到了拍人物上。 我生性开朗,爱热闹,一旦拍起人来,这成了一个巨大的优势。拍摄时,我豪爽的笑声常常感染得被摄者也开怀大笑,或者起码使他们放松警戒,露出自然的表情。往往,我和拍摄对象在拍摄过程中几乎打成一片,许多我和他们的合影就是这时候留下的,可以看到画面上大家都很愉快。 拍人拍多了,我发现人的脸也会承载历史的痕迹。在藏区,往往会拍到一些表情凝重的老人,他们让人联想到那些庄严的雪峰;而在凉山的火把节上,那身着多姿多彩传统服装的少女和英俊青年,让人觉得这些地方既有活力又有深厚文化积淀;而火把节上观看爬杆、斗鸡、斗牛表演的人群,那种专注真是不可多得;在怒江大峡谷,溜索上来去自如的男女老少,笑容满面,让人看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 现在我还是有机会就出去拍片,看到合适的景拍景,看到合适的人拍人,包括动感很强的体育竞赛场面也使我很感兴趣。风景使我回味,使我心灵得到净化与安宁;人,则使我感到格外的亲切有趣,感到生命中充满阳光。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摄影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活在藏区的人们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7868com归心似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