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摄影专区 > 欧阳星凯

欧阳星凯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09-14 20:25
欧阳星凯被取消“金像奖”获奖资格,应该说在我的预料之中。早在春节前,当有朋友告诉我,欧阳星凯的金像奖获奖作品有“PS”嫌疑时,我就非常惊讶,我说怎么可能?!去年在丽水,欧阳请我做策展人时,没有感觉他的作品有问题啊!经过询问,才知道,欧阳在去年夏天投稿参加金像奖时,在打印前,鬼使神差般把一张作品中的扁担“修”掉了。而参加丽水摄影节的作品,他用的是原作。也正因此,他的那张作品出现了两个“版本”,一个是参加丽水摄影节的“原版”,一个是参加金像奖的“PS版”。

  此次事件出来后,我也非常失望,去年丽水摄影节上,欧阳星凯的展览可以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出乎预料的成功,并获得“最佳摄影展”的荣誉。很多国外的摄影家、记者和策展人都对他的作品产生浓厚的兴趣,几个摄影节和美术馆的策展人希望邀请他参展。今年年初,英国《泰晤士报》还重点刊登了他的《洪江》作品。也正因为如此,才坚定了欧阳星凯准备“转型”,告别“沙龙”,寻求进入影像更高境界的决心。记得在丽水摄影节上,踌躇满志的欧阳星凯问我,他的作品可以进入798吗?可以到国外展览吗?是否可以进入收藏市场?我当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可以。但你必须彻底改掉你那些“沙龙和业余”的特点,首先在你的简历中,我要删掉你以前所有没意义的获奖经历,包括金像奖。这些奖对你今后的发展没有任何价值,而且会有反作用。

  从去年12月开始,我们就开始准备欧阳星凯2010年的个展,首先重新编辑挑选他的图片,然后是制定详细的展览、出版、推广计划,一切都非常顺利,可惜终于还是出现了这次金像奖“PS事件”。

  春节前,欧阳星凯曾主动写信向中国摄影家协会说明他的“PS问题”,并声明自己愿意接受金像奖组委会的“任何处罚”,包括取消他的获奖资格。

  此次事件对欧阳星凯的打击还是非常巨大的。但从某种程度来讲,欧阳星凯也一样是中国摄影行业体制问题的“牺牲品”。因为多少年来,“中国摄影爱好者们”被灌输的就是如何参加摄影比赛,如何获奖,什么“记录类”、“艺术类”等等,都是建立在“沙龙”、“比赛”,或者美其名曰“创作”的基础上,根本不是真正意义的上的艺术和纪实,因此,像欧阳星凯这样曾经的“获奖专业户”们,在他们的心中,“记录”、“艺术”、“商业”这些分类只是一种形式,本质上都是“比赛”,都是“创作”,如何从“创作”出可以获奖的所谓“作品”才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去年的丽水摄影节后,欧阳星凯的摄影已经发生了重要的转变,但他还是为自己曾经的迷失付出了代价。

  不管怎么说,希望这次取消金像奖的事件,对欧阳星凯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挫折,人不可能不犯错,重要的是要重新站起来。5月8日,欧阳星凯的个展《洪江》将在798举行,地点就是我们的“映艺术中心”。他的同名画册也会在当日出版发行。对于欧阳星凯来说,他的摄影之路将重新开始。

家住洪江区古商城油篓巷10号的曾春昌76岁,妻向兰香73岁,是洪江饮食公司退休工人。以前在重要节日和纪念日都要去照相留作纪念。

洪江市托口镇建设街166-4号,寒冷的天气,两老人正在烤火盆火。她们烤的是柴火,用的是薪材。两老人分别是80的彭早秀(左一)和70岁的李国梅。

洪江市托口镇郎溪村。暖暖的冬日,蒲志莲2岁的外孙女小佳佳拿着妈妈才买的气球与小伙伴追跑着玩耍了一个上午。吃午餐后玩累了的小佳佳依在木火桶里睡着了。木火桶是洪江人传统过冬取暖的。

1961年4月生于洪江的曾凡英租住在洪江田湾85号。她记忆中的老[FS:PAGE]洪江印象是周边青山绿水,沿河老街布满吊脚楼,古城高墙深巷。她一直喜欢穿旗袍,家有各种样式旗袍数十套。

蒋明浩1940年1月出生,家住洪江市托口镇建设街90号。14岁开始学剃头手艺。以前,他每天背着剃头工具,走村串巷给人剃头。大人剃一次一毛,小孩五分。蒋明浩老人的剃头技术是托口镇最好的。

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做完作业的小兄弟俩正在电脑旁玩自己喜欢的电子游戏。 炎炎夏日的中午,洪江古商城堡子坳12号蒲世林坐在床上与同学一起看电视,他的姐姐则躺在床上休息。

古商城堡子坳17号。91岁的朱寿国老人(左一)与81翟光翠(右一)等在聊天,后边有几个小孩在玩耍。古商城里民风朴实,长寿老人多,且有着尊老爱幼的好传统。

申进求1921年出生,家住洪江区向阳坪26号。民间草医,年青时拜许多名师,行医70多年。在他家里的药柜上,整齐摆放着配好了的中成药。湘西的山里成了他的天然草药库,每座山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杨鑫珍(左)1939年8月出生于溆浦龙潭,4岁时随母亲改嫁来到洪江。青年时期进入洪江皮鞋厂工作直到退休。现住洪江育婴巷4号。丈夫(已故)家有三女二子。

解放前在老城天顺发金号首饰行当掌柜的廖寿生土改后到新湘瓷厂从事供销工作。2008年9月1日廖寿生老人去世那天深夜,孙子在灵前添烧钱纸,思念与爷爷在一起生活的情景。

欧阳星凯简历:1950年出生,湖南湘潭人。自由摄影师。曾经的著名的摄影比赛“获奖专业户”。从2004年起开始拍摄湘西古镇洪江。2009年11月,参加丽水国际摄影节,获“最佳摄影展”。2009年12月,参加连州国际摄影节。2010年2月,参加广东当代艺术节《象乱》联展。2010年5月,在北京798映艺术中心/映画廊举办《洪江》个展。

欧阳星凯《洪江》摄影展将在798举行

  2010年5月8日至6月8日,摄影家欧阳星凯历时6年拍摄完成的作品《洪江》将在北京798映艺术中心/映画廊举行。

  地处湘西的洪江市,自古以来就成为湘、滇、黔、桂、鄂五地物资交流的集散地。明清时期,因商业经济的繁荣,更成为西南重要商城。到民国初年,洪江码头达到它历史的鼎盛时期,货栈商号、钱庄银行、青楼酒肆将洪江挤得满满的,一时洪江成为湘西的“小南京”。现代以来,传统的水运遭到新兴的更有效率的公路和铁路运输的冲击,水运渐渐从运输的主角变成现代运输方式的附庸。交通方式的转变,让许多曾经喧闹的码头重镇被历史渐渐遗忘,因为它们不再是新交通方式下必须经过的枢纽了。洪江恰好赶上了这一历史巨变的潮流。商业的洪江被快速前行的现代化彻底遗忘了。不过,作为文化的洪江也因此得以很好的保存。时钟似乎停止在大半个世纪之前。洪江于是成为一个文化考古的标本。

  摄影家欧阳星凯近年来一直以一种文化观察的眼光摄影洪江,记录了这座偶然幸存的小镇的建筑、人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洪江在欧阳星凯的镜头中充满了人间生活的烟火气息。可以感受到,欧阳星凯的洪江摄影,是他在追忆他自己幼年生活所体验的生活印象,重温那段早已被现代生活所驱除的情感。我们在欧阳星凯的摄影中,看到的是一个具有历史感的洪江和庄重尊严的洪江人的群像。

  无论今后的洪江古城是否会得到保护,今天的洪江和洪江人都会走进历史。现代社会的条件可以保持古城建筑的样貌,却无法保持今天洪江人的表情和生活方式。当今天的洪江在未来的历史中渐行渐远的时候,欧阳星凯所记录的今天的洪江,一定成为一个我们后代解读湘西历史的读本。

  此次展览共展出欧阳星凯亲自打印制作的作品42幅,画面经典,色彩独特,装裱精良,堪称高品质。

展览时间:2010年5月8日至6月8日开幕酒会:2010年5月8日下午3点

映艺术中心/映画廊 E-mail: intergallery@vip.sina.comPhone: +86-10-5978 9029Fax: +86-10-5978 9028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七星中街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摄影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欧阳星凯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