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玲珑骰子安红豆,江南小说【7868com金沙网投】

玲珑骰子安红豆,江南小说【7868com金沙网投】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08 21:51

谁把一颗红豆种在这片土壤从此改变了它的模样心不再荒芜梦不再彷徨天空泛起红色的霞光鸟儿欢快的飞翔日夜的守望只为那一个希望久久凝望的眼睛晶莹的泪花充满了眼眶一不小心滴落在红豆上从此,发芽,疯长

可惯性的力量居然是那么强大。 虽然感觉再留此无益,虽然明知他不再是他,虽然知道他并不再需要护卫,虽然明了他终于成为一个他一直诉求的无敌的男人,可京娘在接下来的那些年,竟自己也不明目的的在汴梁城呆了下去。 直到有一天 开宝八年,宋师攻破金陵,灭南唐。 南唐后主李煜入降。那个文采风流的后主是带着他的夫人小周后一起入宋的。宋太祖闭其于待罪之邸,又封其后小周后为郑国夫人。 每逢吉日,小周后照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必被留内数日,出宫之后,小周后必大泣,随哭随骂后主李煜。他们现在的庭院很小,甚至声闻于外。 其后,李后主有词传出,有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句。这词章却为赵匡胤所忌,终于以牵机之毒毒杀其于待罪之邸。 这一切,京娘都看在眼里。 那一刻,在李后主因牵机之毒痛得首足蜷缩,倒地呻吟之时,京娘的心里终于全都灰了。 她就是在那天出京的。 出京前,她再也不爱听那一段赵匡胤千里送京娘的唱词了。她听到了新的词儿,那是: 五更三点望晓星, 文武百官下朝廷; 东华龙门文官走, 西华龙门武将行; 文官执笔安天下, 武将上马定乾坤; 听到这些,京娘唇角只略带伤讽的一笑:身后是那个外现太平,内显氤氲的宋主住的宫城,是那个他崭新的外表堂皇、内逞淫欲的家。 她出京时,都城小儿们正拍手笑唱着:红豆,大红豆,芋头 京娘却已越来越老得如一棵枯干的枣树了。她心里几近疲乏地想:枉自己相思成豆,结一生思虑如豆,想象着当初的一灯如豆,他豆绿色的裤子与他额上豆大的汗珠可这太平时节,红豆原来已等同于芋头,可以一起来做糕饼甜点了。 而这个世界上,早不再有一场仅属于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再没有那些披肝沥胆、痛彻心肺的相思成豆 也再没有爱情。

看着窗外的漫天星斗,银鹰享受着难得的悠闲。今天放出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只信鸽,当看着那灰色的小家伙往“家”的方向飞去时,她意识到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了,作为一个专门为探听情报而存在的探子,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且这是最后一个了。
  当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卫兵,将手中的弯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时,银鹰只是安静的站着,任由他们给自己绑上铁链,引得旁边的士兵面面相觑,甚至押解的路上还忐忑不安,直到银鹰被关进了牢房,士兵才松了一口气,他们也只是奇怪怎么会有如此淡定的囚犯。
  其实,除了银鹰自己以外没人知道,在牢房中的银鹰睡的很是香甜,这也许是她自八岁起睡的最舒适的一觉了。
  梦中她见到了爹娘,他们慈祥的向自己招手,银鹰高兴地向爹娘走去,可是快要触到爹娘的时候,却有另一个人从背后拉住了自己,接着她听到低沉的嗓音一遍一遍呼唤着“红豆”,一个激灵银鹰从梦中惊醒。
  银鹰早就认为对这世上已经没有牵挂了,可为什么自己就是放不下那个叫自己“红豆”的男子呢?红豆,那是自己八岁前的名字;记得爹爹曾念过一首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所以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
  风雨摇摆的年代,八岁的红豆跟随父母到处流浪,他们挖过野菜,啃过树根,但在小红豆的眼里只要和爹娘在一起,这根本不算什么。可惜天不从人愿,一场瘟疫夺走了红豆的最后一点温暖,眼睁睁的看着爹爹和娘亲倒在自己的面前,还记得爹爹死前说的最后的心愿,他说,红豆,活下去。红豆知道爹爹是去陪娘亲了,因为爹爹说过娘亲最害怕一个人了。红豆坚强的想一个人生活,那样爹爹和娘亲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
  红豆双臂紧紧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走到了一个小镇,却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看到了人们看自己的怪异目光,手臂一痛,街对面的几个五六岁大的孩子拿石头丢自己,看着雨点般的小石头,红豆落荒而逃。
  乌云密布,一阵大雨倾盆而下,凉风习习,红豆躲到了屋檐下,可惜屋子的主人不是很喜欢一个小乞丐在自己家门口,一把扫把赶走了红豆。大雨里红豆使劲的抱住自己的双臂企图锁住最后一丝的温暖,心中一直想着爹爹临死前的那几个字,活下去。小红豆第一次觉得原来短短的三个字原来是那样的困难。
  再次醒来的时候,红豆躺在了温暖的大房子里,那是她在经历两个月里唯一温暖,只是这温暖并没有持续多久,迎面而来的却是无边的黑暗,那是朝中权贵手下的一个地下组织,专门为清除异己存在,从此她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银鹰”。
  “银鹰”这个名字只给组织里最出色的情报者,具备着草原上鹰一般敏锐的眼神和速度。银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从那么艰难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只记得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耳边就会传来爹爹的话,活下去,活下去。
  从十四岁杀第一个人开始,银鹰每天过着杀戮的生活,不论大人,老人还是孩子,只要是组织下令银鹰都会手不留情的杀掉,只是每当杀完人之后银鹰会在身旁点上一只清香,不是祭拜,也不是内疚,银鹰也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情,仅仅觉得看着清香烧尽银鹰就会得到一丝平静。
  不过世上什么有什么事是永远的,“银鹰”是组织里最强的存在,可当有人比银鹰更强就说明“银鹰”的名字将由另一个人代替。杀戮六年银鹰不再是“银鹰”,只不过组织不会放任一个失败者继续存在。
  五个月前组织怀疑黑汗有所异动,组织派红豆前往,还派了一队掩护的人马,乔装成一个商队,组织要的只是黑汗的动向情报,这就是红豆的最后一个任务,她领到了五份的解药,作为地下组织,为了防止内部人倒戈,就给每个成员都喂下了毒药,每月需领一份解药,不然就会毒发身亡,这预示着她还有五个月的命。
  一个多月的时间快到黑汗地界,马车上红豆享受着微风的吹拂,许是前夜里下的一场雨,风中还带在青草的香味,黑汗人以牧为生,经常以小部分群居,民风朴素,若不是还存在军队,红豆会觉得这里就是天堂了。
  空旷的草原突然想起了一种低沉沉的音乐,似二胡,却比二胡还要低沉,自成一首独特的曲子,红豆微微听得出神了,前头的领队人高兴的欢呼,已经到了黑汗的天雁门,红豆右手遮着阳光,看到在城头上坐着白色服饰的男子,手中拿着一个马头形状的乐器,灿烂的阳光下,是一张笑的很温和的脸。
  那是红豆第一次看他,只觉的那笑容看得红豆心脏漏了一拍。然后看他下了城墙来到了红豆的面前,有有些生涩的汉话“欢迎你们,来自远方的客人。”
  晚上,在天雁门小镇里的客栈里机灵的手下已经打探来了城头上青年的消息,他叫提拉·米苏,是天雁门守将赤弩的侄子,因自小父母双亡,由舅舅赤弩一手带大,因赤弩的关系米苏不仅骑射很好,从小就接受很好的教育,所以通晓汉文,而且很向往大宋的文化。
  据马叔的了解米苏是一个很好的接触对象,马叔是掩护人马里的头头,也是红豆名义上的“爹爹”,以红豆一路上的了解,其实马叔是一个很老实的商人,经常走南闯北,奈何贪心太重,入了组织的圈套,弄得多年的积蓄全没了,一双儿女还在组织的手上,只得来到这远离家乡的黑汗。
  慢慢接触米苏,红豆发现他是一个很纯粹的好人,他经常帮助有需要的牧民,年少有为,是天雁门百姓心中的天神。
  为了避免麻烦,自从来到天雁门红豆一直做男子打扮,结识了米苏之后,米苏也一直把他拿兄弟看待,面对一个来自大宋的兄弟,米苏几乎无所不谈,经常两人一说就是一整夜。
  然而面对一个满是好奇心的米苏,红豆所想到的就是如何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一步,于是耐心的为米苏讲解,看着窗外升起的朝阳,再看看身边睡得没有一点防备的米苏,红豆心中涌起了过去二十年里所没有的情绪,如果时光就这么静止该有多好。
  没过多久红豆就开始发现米苏有些奇怪,有时两人身体不小心的接触一下,米苏都会受惊似的立刻离红豆一丈多远,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睛里里有了好多红豆读不懂的情绪,红豆虽然有些奇怪,但没有多在意。
  直到一个多月前,米苏邀自己骑马,马叔已经打探好了一切,红豆盘算自己和米苏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并爽快的答应了。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在开玩笑,红豆对自己的马术还是很有自信的,但一只灰色小动物却不知好歹的撞了上来,红豆立刻拉紧缰绳,不料马儿受了惊,一个扑通红豆就掉下了马,眼看还下面有一个斜坡,红豆只觉眼角一个抽搐,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自己紧紧围住,一起摔了下去。
  醒来时天色已经变暗,自己睡在一张毯子上,而米苏将马上的干牛粪取下来生起了火,她双眼直视着火光,手上拿着根小棒子摆弄着牛粪,而脸上则是露了一脸的欣喜,感觉到有目光注视了自己,米苏转过头来,看到刚刚醒来的红豆。
  第二天,红豆有些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客栈,只记得米苏来着自己的手,无限温柔的说:红豆,我要娶你。滚下斜坡的时候虽然米苏将她一把拥在了怀里,可是后背却擦伤了,给自己上药的时候竟被米苏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
  米苏熟知宋朝文化,知晓宋朝女子不能将身子轻易示,被陌生男子无意看到的话就要嫁给男子,这本是无心之失红豆便不在意,只是看到眼前的这个男子为了负责而要娶自己,红豆竟觉得心脏处隐隐疼痛。
  牢房外冷风大作,呼呼的声音像极了米苏的马头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红豆让马叔提前离开了,现在想来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吧。而米苏,自己已经狠狠的告诉他,自己是细作,是来挑起两国的战争的。依米苏爱护天雁门百姓的性子,是绝不可能再来了吧?
  红豆越来越发现自己竟还有那么一丝再希望看到米苏,那个对自己笑的温和的人,那个会拉马头琴的人,那个自己在这人世间最后的牵挂。
  “咚,咚”两声响动,只见米苏手握着一把弯刀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凌厉一刀砍断了铁链,拽住了还在发愣的红豆,抢了一匹马将红豆抱上了马。朝着出天雁门的方向而去。
  “为什么来?”
  “因为,我想来,因为,有你在。还有马叔临走之前来找过我,他告诉我了,也将你把原本要情报换掉的事也说了,我的傻红豆。”
  听到米苏的回答,红豆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坚持了那么久,瞒了那么久,看着天雁门这么一个安静和谐的小镇,红豆实在不忍它受到战争的侵蚀,将原本的情报半真半假的改写了一下,大致意思是黑汗无意与辽合作,让上头可无需顾忌,再加上那些半真半假的情报,以足够让人相信了。
  “不会怪我吗?”红豆问道。
  “不,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来到了这里,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还有,我爱你。”米苏紧紧得抱着自己怀中的这个人,曾经,自己为喜欢上一个男人而深深苦恼,后来才发现她是女子而欣喜若狂,也为残酷的真相而怒不可遏,怀中的人主宰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当抛开一切杂绪,米苏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女子,这份爱深入骨髓。
  后面火光渐明,应该是过来追缴的人,米苏立刻狠狠抽了手上的马鞭,企图甩开后面的人马,奈何草原儿女擅长的都是马背上的功夫,后面的人渐渐就要追了上来,米苏调转马头改骑向了陡峭的山路。
  米苏还在加快着马速,而红豆突然胸前一阵抽搐,不好是身上的毒药要发作了,正当要触碰到那渴望已久的爱情之时,面临的却是如此的境地,这是报应吗?红豆下意识的抓紧了米苏的手。
  “对不起,米苏回去吧,我活不了多久了,你回去的话,你舅舅会原谅你的。”红豆强压住胸口的疼痛,而口中已涌出暗红的鲜血。
  “红豆,你怎么了?
  “这……几个月,是我度过,最美好的时……光了,米苏……谢谢你,还有对……不……起。”红豆其实还有好多的话想对米苏说,但这毒来势凶猛,耗尽了自己的全身的力气,希望来生再遇见你吧,那时候,我我会全身心的爱你。
  米苏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怀中人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心中一痛,身后的人看准了这一可迟疑,利箭呼啸而来,从后背准确的射进了米苏的心脏。
  米苏的嘴角却弯了起来,用尽全身的气力纵马跳下了不远处的悬崖,红豆,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后记
  因为黑汗王朝时期的古代边城遗迹的发现,我立刻从北京奔来了这新疆的一个小镇上,我是一个专门研究黑汗王朝相关内容的一个学者,对于一个曾经繁盛的黑汗王朝,我充满了好奇心,这不听说黑汗王朝考察队缺一个记录员,自己立刻就飞了过来。
  到旅馆放完东西,我立刻叫了车奔向我向往已久的边城遗迹,听说那曾经是黑汗时期的边城,好像叫天雁门来着。
  下了车一个快跑,“啪”的一声,好像跑太快撞到了一个人,自己这小身板居然还被撞到在地,不行,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一下。
  看见自己的面前多了一只手,看见阳光下手的主人笑得一脸温和,不禁看得有些痴了,甩摔脑中的怪想法,我拉着那只手站了起来。
  “你好!我叫米苏。”
  “你好!我叫红豆。”
7868com金沙网投,  
  《存爱》
  千年前那份古老的爱
  封印在轮回中默默的等待
  而现在轻轻把手放开
  也无法化解千年的悲哀
  如果爱再也无法重来
  请别让我躲在命运里徘徊
玲珑骰子安红豆,江南小说【7868com金沙网投】。  抹去记忆不再怀念从前
  就让心划断姻缘的线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我的爱
  我情愿永远不醒来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的伤害
  用心痛存下这份爱
  如果爱再也无法重来
  请别让我躲在命运里徘徊
  抹去记忆不再怀念从前
  就让心划断姻缘的线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我的爱
  我情愿永远不醒来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的伤害
  用心痛存下这份爱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我的爱
  我情愿永远不醒过来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的伤害
  用心痛存下这份爱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我的爱
  我情愿永远不醒来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的伤害
  用心痛存下这份爱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我的爱
  我情愿永远不醒过来
  穿越时间的海去承受你给的伤害
  用心痛存下这份爱   

初三下学期开始以后,我们进去了紧张的复习阶段,班级有了明显的两极分化,爱学习的人发力比以往更猛,努力冲击更靠前的名次,而不爱学习的同学却破罐子破摔,放弃了抵抗,任由名次滑落。老师比我们更明白这种情况,所以班里的座位又有了一些变化,爱学习的坐在靠前的几排,不爱学习的坐在靠后的几排。教室的中间好像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两端演绎着截然不同的人生。现在想来,很多人的命运从那时候就注定了要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有些是自己导致的,比如前排和后排的学生;有些是自己怎么也料不到的,比如我和红豆。

谁把相思的心情,写成一首歌来吟唱如缕缕花香在山间轻轻飘荡如潺潺的泉水缓缓流淌如柔柔的清风慢慢拂过脸庞如纤细的手指小心拨弄琴弦发出的声响我听到你呼吸的翕张我听到你心跳的疯狂我听到爱在耳边发烫我听到我们在胸腔的两旁诉说着爱的渴望

当然,那时候我和红豆还在努力学习,为了进入那所传说中的“只要踏进它的大门就有一只脚踏入了大学”的高中。我们坐在前面的十几个人,互相竞争着,也互相鼓励着,关系还是很亲密的,渐渐形成了班里的第一集团,也就是老师们的嫡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五月份天气渐渐变暖了,我提议大家周末去春游,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由于瓶盖这个甩手掌柜的存在,所以只要我提议要去做的事情,基本上都能决定下来。我提到的我们,当然就是这支十几人的嫡系部队了。

周六的上午,我们约定好在校门口会和,然后去森林公园。我早早起床,准备了必要的工具,比如坐毯、零食、扑克牌等,红豆说了,她什么都不会准备的,我带上就好了,不仅要带东西,还要去接她。

我到红豆家的时候还不到八点,我很担心红豆尚未起床,要我蹲在门口等候。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那天开门的是红豆的母亲,我礼貌地叫了一声“安阿姨好!”安阿姨笑盈盈地应了一声,看到我背的那个大包,又看着红豆那个蔫蔫的小书包,说道:“红豆这孩子怎么什么也不准备啊?”

我说:“不用她准备,我都弄好了。”

安阿姨又笑着说:“红豆没少给你添麻烦吧,这孩子太倔,一点都不懂事。”我知道她提的还是我揍锋哥那件事。

我只好说:“没有,红豆其实挺懂事的,每次去了我家,总能把我妈妈哄的开开心心的,我妈妈很喜欢红豆,反倒是把我这儿子晾了起来。”

听到我说的话,安阿姨咯咯地笑了起来,她说:“红豆啊,也就是听你妈妈的话,我几次出差还多亏了你们家收留她,不然我怎么能放心呢。”她顿了顿接着说:“我又要出差了,晚上你就直接把她带到你家吧。”

这时红豆已经梳妆完毕,她听到安阿姨的话,娇嗔着说:“妈妈,你说什么呢?感觉就像你不要我了。”

安阿姨给她正了正衣领说:“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永远是妈妈的心肝,再说了你不是挺喜欢去你刘阿姨家的吗?”

红豆在她母亲脸上亲了一下就拉着满脸惊诧的我出门了,只听到安阿姨在背后说“慢点慢点,别那么毛毛躁躁的”,还嘱托我常来玩,我胡乱应着。

是的,我很诧异,我问红豆:“你不是说你和你妈妈关系不好么?”

她在自行车后座上晃荡着腿,悠悠地说:“和好了,不行吗?其实,我早就想和好了,我妈妈听说你揍了锋哥,还以为是我被欺负了,你才愤然出手的。看着她紧张的神情,我突然很心疼,加上你妈妈的劝说,我就和我妈妈和好了。”

“嘿,这么说来,我揍锋哥的那一拳的价值可真大啊,要是锋哥本人知道,会不会吐三斤鲜血?”

红豆在我背上敲了一拳,然后揽着我的腰,把脑袋贴在我背上,讷讷地说:“以后不许你那样啦,不许那么鲁莽。”

我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就遇到了瓶盖,瓶盖看着我和红豆暧昧的姿势,嘴里啧啧了两声,说道:“小两口秀恩爱呐,要我这孤家寡人怎么办呢?要不我别去了,免得打扰你们。”

红豆哪里肯吃亏,她说:“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去的话,先把你的吃的给我,你再滚蛋。”

瓶盖只好服软,和我们并道而行,到了学校门口以后发现大家都到了,就数我和瓶盖这真假班长懒散。此时红豆早已放开了我的腰,规规矩矩地坐在后座。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玲珑骰子安红豆,江南小说【7868com金沙网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