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轻轻的放手,最美的时光爱过你

轻轻的放手,最美的时光爱过你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03 08:34

轻轻的放手放开高原雪莲的手紧紧地缚住没有盛开的自由轻轻的放手爱里埋不进仇轻轻的放手让莲随风摇曳身段的轻柔轻轻的放手纯净的雪啊请拂去莲的愁轻轻的放手纵然有万般不舍心灵难受轻轻的放手纵然有泰山压顶的苦你仍然要扛着走轻轻的放手将所有得到的爱放进心头轻轻的放手

最美的年华,他和她遇见。她是他今生倾心爱过的第一个女人。
   她的美,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学习上拔尖,殷实的家境,恍如城堡中骄傲的公主。让许多人自渐形秽,望尘莫及。
   他英俊,聪明调皮,却玩世不恭,她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
   第一眼,她便如一朵莲,静静的开在他的心池。只一眼,她便如一根弦,拨动了他的情窦初开。
   整整一年,他变得勤奋好学,
   整整一年,他的目光只追随着她,
   整整一年,他的心满满都是她。
   他写过很多诗歌,散文,字里行间都是她的影子……
  
   草长莺飞的五月,终于她倾心于他的执着,她沉醉于他的诗歌里。
   第一次,他轻轻的牵她手,手心湿湿的,心如撞鹿 ,却欣喜与甜蜜。
   每天,守在她的教室旁,等着她放学,沿着小河边一排排的垂柳,慢慢送她回家,他觉得时光是那样的美好。那个月光如水夜晚,他记得。
   依旧按时等候着她,两个人手牵手走在淡淡的月光下,一路上栀子花开得正浓,月光下的栀子花更是白如雪,一阵风过,香气扑鼻清新,五月的风微凉,他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月色下的她美若天仙,他呆呆的望着她,忘了所有,仿佛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他和她。突然轻轻的俯下身,亲吻她柔柔的唇,发间传来的幽香让他沉醉…
   那一瞬间,他的眼里有着温暖的泪
   那一瞬间,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一瞬间,他觉得这就是爱,至死不渝。
  
   或许是情深缘浅,或许是年少轻狂。或许是初恋都经不起考验,一纸高考通知单,他和她还是走到尽头。
   她如愿考上了重点,他却落榜了。
   毕业聚会上,她翩翩起舞,美丽动人,依旧那么高高在上,优秀得近乎完美。
   望着自己心爱的女孩,他突然自渐形秽,自己与她竟然是那样的不般配。
   他明白,他给不了养尊处优的她幸福。他明白,放手是给她幸福。
   那份绝望,第一次把自己喝得大醉……
   分手是他提出的,决裂转身的背后,早以泪流满面,没人知道他心有多疼……
   好几年,他不敢去想她,不敢去打听她的消息,不敢回忆过去,甚至他把对她写的那些情诗封存QQ里,永远不登陆。
  
   他用一种近乎残酷的方式来逼迫自己遗忘她的痕迹。直到另一个女孩的出现,无怨无悔的爱着他,尽管不是他所爱,如今事业稳定,娇妻佳儿陪伴,生活亦平静而知足。
   只是偶尔月圆夜,他会想起;那个如莲般高贵纯洁的女孩,她过得好不好?她幸福吗?
   他也释然;她的幸福与他无关了。
   或许每个男人的青春年少,都会有个如莲的女子,飘落在青葱岁月,注定会成为男人心中的一抹朱砂……   

曾经,你说,我是你永远的期待。我们的生命有多长,我们的爱就有多长!

(1)夜下尘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题记

夜慢慢的黑了下来,莲花在夜色中慢慢的在绽放开来。

月有情,星有爱,星月传说的爱情,若即若离。花有依托,叶有心思,花落叶枯萎,花开叶流泪,密不可分的缘,朝夕心随。冰山之所以雄伟壮观,因为它有八分之七在水下得到了包容与扶持,因为爱所以包容。文之所以醉人,因为它的词美,更因为它的意深。日有光,夜常黑,只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因为,夜总能让人冷静的思考白天的是是非非。心灵,透过眼看世界,感受悲喜,心泪才从眼里表达出来。只是,一切的变幻逃不过岁月悠长,它是验证人心的试金石,更是疗伤的良药。

黑夜中,慢慢飘下一片又一片的雪花,那一朵朵白莲映着雪,如同神女的脸庞在面纱之下一样的神秘。

有些人,无法相守,却一辈子住在心里。有些外伤,忍忍就过去了;可有些内伤,注定要疼一辈子。有些人,你以为可以见面;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然而,也许在你转身的刹那,有些人,就再也见不到。本以为终有一天,会彻底将曾经忘记,可是,忽然有一天,当听到了一首老歌,眼泪就下来了,因为这首歌,曾经一起听过,一起在那个缘份天空浪漫过。

细闻着空气。空气中,泥土杂夹着莲花的清香,如梦似幻,让人 心旷神怡。

今生,遇一生缘,守一段情,注定,与文字结缘,与禅心相恋。奈何,落花有意,清风无情。缘初不相识,缘尽不相认,执笔封心思,只为曾有的那段碎碎恋。

雪花一个个轻轻的落下,也落到了我的蓝色的长发上,点缀了黑暗的夜,也与我的发相容在一起。

世界上有一种爱,不能用语言去表白,只能用心去体会,它没有花前月下的意境,没有白头偕老的约定,更没有海誓山盟的誓言,但它能爱着你的爱,痛着你的痛,快乐着你的快乐,幸福着你的幸福,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这种爱时刻围绕在你的周围,追随左右。物是人非事事休,折笔碎墨叶知秋,睹物思人的后半句,永远都是物是人非。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从你离开的那刻起。内伤,不是遇见你就有,而是从你想你的那刻起。

“颜落馨她算个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莲王吗?我林奈奈还是至高无上的仙王,难道她敢以下犯上,要是她敢的话那我就杀了她!你们要是再说她的好话,我连你们一起给杀了!都给我滚!快滚!滚!”奈奈大哭大喊着,像是受了委屈一样。

曾经,你说感觉就是麻辣烫,合口味最好。彼此何苦为难彼此?问心最好。

我直径走向抱着膝盖在嚎啕大哭的奈奈面前。

曾经,你说你愿化为凤凰,飞过千山万水,只为独恋那一朵即将老去的曼陀罗。

“奈奈,你怎么了?是不是雪王向你发怒了?要不我去劝劝她。”我轻轻的对她说道。

曾经,明媚夏日,童话故事里的你,长廊座椅,侧面桃花,浅笑安然,一袭轻盈,蓝履抱莲,一容清静,旖旎姿态,宛若入心一朵温婉的莲,深入骨髓成为印记。

她却沉默不语,用余光看了我一眼,却透露出无尽的寒意“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曾经,你说,说不过我,要我让你,被你欺负,那刻起,让人学会了什么叫宠爱,也成就了什么叫撒娇,更让人懂得没错认错原来是一种骄傲与快乐。

奈奈,疯了……

曾经,文海孕清风,孤舟寻长枫。你说,如果情感和岁月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盼到我,那么,你愿意从此就在海中沉沦。

奈奈,为什么你会这样,我不明白……不明白……

曾经,你的言语,蛮横泼辣中尽显温情,使人入心;我的包容,你心领神会,却一意孤行。

“落……落落,我……我害怕……能不能……杀了……杀了我?我知道,我……我错了。杀了……杀了我,做了仙王,你能明白一切了……”她停止了哭泣,又露出了笑,笑的又娇艳,却又诡异。

曾经,遇见,我的心里,就有了一张通向你心海的地图,但巡航而至,你却早已不在港口,留下的笺言:因为爱所以要离开,你的未来会更美。

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知道,我知道!你等我变成了红尘你就开心了!开心了,我只不过是你手中的一个棋子而已,而已……”说着奈奈又哭了起来。我笑了,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希望你死呢?奈奈,就算我拦不住你,你自杀了,我也一直还会把你当活着的人一样,对你好,一直好,一直到我真的守护不了这一切的那个时候,我才会放手。

曾经,你说,如果相信命,那么一切的偶然都是注定;如果不相信命,那么一切的注定都是偶然。只是,你说,不信前生,更不信来世,因为你今世还爱得不够。

那一瞬间,奈奈召唤出尘雪剑,刺向自己的小腹“哗——”

曾经,你说,没有勇气说出“暗恋”二字,午夜,总无力呐喊而缄默落泪,这是你可念可悲可爱之处。

光滑而又明亮的白色的血那把尘雪染尽,白的不像血,却又像墨一样。

曾经,你说,无法拥有不如放弃,时间会让爱慢慢沉淀,心底会让情慢慢模糊,放手,你的幸福需要文字的成全。但是,我想对你说:你知道吗?如果不幸福,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放不下,那就拥抱吧。因为,沉默本身是无法掩饰的失落,但我一直不忍告诉你,你爱得没勇气,太纠结。

白色的血喷出她的口,她的小腹,溅了我一身,是那么炽热,我却感觉到了她那份还爱着灵界的那颗心。

曾经,四季很好,因为你在。小心编织的梦,缠绵地享受着,此刻,想你的心有些幸福,只是幸福感觉来得有些难过。

我紧抱着已经无力瘫痪,没有灵体的奈奈,她是那么的虚弱,生怕她离开我……会永远的离开我。

曾经,你手心按住心跳的地方是加速的,猛烈的,温暖的,可如今你却亲手让它成了心灰意冷。自我抗拒里,你的心背叛了你的感觉,同时,你也送给了我今生无法医治的内伤。

我用仙术轻轻的将她身上的白色的血擦净,把一道道裂开的伤口合上。又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怕她再也醒不过来,却又怕把她吵醒。

曾经,你说,喜欢和我听一首歌,看一片云,看到我的笑容,你的生命也会变得充盈与丰盛起来。

奈奈,你没走,我知道,你只是不愿醒过来而已。

曾经,你说,如果没有了我的音信,会是你内心深处永远的寂寞,你会找不到了春天的脚步。滋长在心底的渴望,会悄悄地盛开在每一个夜晚,静静地等待着梦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颜落馨,现在是仙王了,我等你醒来,好不好?

如今,受伤的你,只是希望把心分一点让你配药,那样你就会好快点;希望流一滴安抚的泪,滴进你的静脉,那样你就不会那么疼;更希望药汤泡脚的温度,能让你感知到我的手在轻轻为你按摩。好起来吧,快点好起来吧,我背得你好累好辛苦。

不要离开我。

曾经,你说…

“奈奈,我回来了。”这句话,从此成了我看见你时说的第一句话。

“你会醒的奈奈。”

我相信,我等着你。

只怕你醒来那时,早已不记得了我。

2破碎的记忆

已经死去的灵体,没有了灵魂,可灵体留下了奈奈破碎了的记忆。

是那个曾经一声声喊我“落姐”的奈奈没有了灵体,失去了一切的记忆。就这样安静的睡着。

我捧起你那个已经破碎的记忆时,我的心顿时好痛,好痛。什么时候才可以会回到过去,还是我的幼稚?不知道你破碎的记忆里,还会有我吗?

对于你来说,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你知道我有多恨你,恨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害怕失去你啊!我恨自己的痴心,只在乎自己。”

已经站在了重泪涯崖头,一只脚已经站在冰劫,还有一只脚没有在,如果可以,我愿舍去我所有爱的人,一直陪着你,奈奈。

“落落,其实你不知,我只要你死就够了,你只是最后一个该死的人。”

我一楞,怎么会,怎么会,奈奈……

“哈哈哈哈轻轻的放手,最美的时光爱过你。~”奈奈那魔性的笑声像刺一样刺入了我的骨里,好痛。

她纤细的手把我推下了灵界。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奈奈,你完了。

尘妮冰才是现在的莲王,也是我的亲姐姐,你完了,这只是个局而已。你早在我的局当中。

似恶魔般的笑在我的脸上散开来,似天使善良的泪从我的眼角慢慢的向下留着。

她就在你的身后,她只需轻轻一推你就可以死了,知道吗?奈奈,就算是在奈何桥头你还是那个隐,你只是占据了奈奈的身体而已。

“奈奈,我尘,没有你那颗恶魔般的心,只有善良的心。”说着,我便把奈奈推下了重泪涯。妹妹笑了,我笑了。被你害死的人,也笑了。

“我,我错了,落姐。”

“知道就好。”

一切又回去了。谁也不恨谁。冰水容火,冰水火容魔。只是我们的种族不同。

不只是为你,为谁都行,爱我的人,我爱的人。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轻轻的放手,最美的时光爱过你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你是否记得,冬去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