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第十九篇,心事临城

第十九篇,心事临城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0-01 15:17

墙角陨落的风筝 盘旋着儿时的记忆 心脏破碎的声音 被困在时间的枷锁里 你把思念写在日记里 音乐弹奏成一段涟漪 我悄悄的为你抚去青丝 在小小的四方天地里 玫瑰花渲染的旗袍在深思 任性的黑夜无边无际幻成梦境 我看见了你 飞过屋檐的彩蝶 守不住传送的心事 被打湿的半条街 迷乱在繁华的世纪里 你把情绪倒映在云端里 风雪飘落在天空游移 我却不能把柔情诉说 在小小的四方天地里 等待成了没有硝烟的战争 残红的夕阳习惯了默默的注视 白墙青瓦依旧记述着心事

图片 1

图片 2

震上坤下,雷出地奋,春雷滚滚,万物复苏,随时而行,因物而豫。人生于世上,种种豫逸,皆消磨时间也。或时间消磨而事成,或时间消磨而悔成,此皆成也,而时间乃见证一切之过客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自由,

有好好的阳光,没有风。视线无遮,一切都在平和的天底下。北方的乡村,在大岭上一一散开,真容在眼前。

时间如流,人如浪花,流上浪花起落,流自如流水,终古不变。苍茫流水,短暂人生,红尘之中,诗人以情為落花,花落流水,人自是不堪回首,夫唯不堪回首,才成苍茫心怀,苍乃天地之远,茫乃时间之永,苍天厚地,夫唯人能独立其中,而為天地悠悠之叹。

谁都想有,

车行大岭。

盱豫有悔,娱乐生悲。海德格尔谓人乃存在者之牧羊人,其实人非牧羊人也,乃好逸之猪豕,挣扎之鳙鱼,恍惚之蝴蝶,哀鸣之杜鹃。过去之时间流向现在,现在之时间流向将来,三者同流,汇向天地间茫茫然独立之我,独立之我感知时间之短暂与永恒之一体。因心所起,格物有得,由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我却为做囚徒而谋求。

四顾如出巡。粗看,风烟尽失,真物都在。高速公路的隧道桥梁,岭上新通的水泥道,树木环绕的大小村子,都极抢眼。那些人家,有的躺在山凹晒太阳,有的跑到山顶迎和风。再细看,你能看到人家的麦垛下有两只鸡在刨食,有几只鸽子从这家的平房飞落到村外的麦田……

悟往者之不回,知此刻之瞬息,觉未来之渺茫。然佛以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是故可以一尘才起,大地全收,一心才动,三生转回,此中之时间,乃一自由之真性贯穿于宇宙四方,而我自如。以此心为诗,则我可穿越万年之隔膜,成历史之游客,于瞬间存活于过去现在未来,乃可揽沧桑百态于寸目之内,此之谓共时之诗境。

将自己身躯扣留,

似乎能看见每一根草茎,也似乎远天下已不染一尘。没有能够躲藏的东西,没有不能展开的胸怀,没有不能述说的心事,没有不能抵达的角落。

过去為追忆,现在為体验,未来需憧景。过去之色為灰或粉。灰者寂寞坎坷,乃忍辱之过去也。往者不可回,流水滔滔去,心事款款飞。粉者淳朴,如桃源美梦,洛浦玉佩,蓝田日暖,长沟流月,人皆乐之。此时之时,乃火红与苍白也。鸣豫而动,乐而红也,以其心狂喜,如飞龙在天,春风疾马也。“介于石”,其心忐忑,乃生苍白,如烟波远去,唏嘘人生,落花流水,此恨无穷也。

不去烟花柳巷走,

千里豪阔,世道好像已大同。厮杀和争斗都远遁,再不会回来了。愚民的独夫们都被送入垃圾堆里深埋,再不会死灰复燃。弱民不必在暗角呻吟,他们穿上干净的服饰,吃了可口的饭食,一起走到阳光下,并且好像乌云再也遮不住阳光了。

春雷奋进,雨尽则日出,此金色之未来,乃可生勇往直前之勇气,如李白之“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冥豫在上,何可长也,此预未来之黑夜。密云不雨,风雨欲来,天地翻覆,星辰错乱,乃生天地之黑,成此心之黯然。其亦可以谓之“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也。

不入迪厅频摇头,

车头如剑,把前面的时空撕开划远。车身如舰,把万顷的波涛冲起,自开新路去。出张村到石陵,原野宽展,如登临朗笑的少年心田。土地向两边伸展扩展,好像不到天边不会停下,天也似乎没有边。那远阔,一只大鹰恐怕也飞不尽的,一定累得它在高空直喘气。它的健翅可以横绝高天,却不能扫平大野。

夫时间中之诗人,乃静观之人也。就其近者而观之,物与我皆一瞬;就其远着而观之,人皆天地之精华,无限之大我。夫人生若梦幻,梦幻造人生,然知人生一瞬间乃永恒之流,永恒之流亦為一瞬间之观照者,希矣。

不寻朋友去喝酒,

继续南进,是麦田的天下,除了一线公路的穿入,几间农舍的点缀,到处都是新麦铺展,新绿如潮。有多少亩,多少块,多少垄,多少棵呢?每一片地里都是麦苗,在微风里轻摇,在光阳下欢笑。每一棵都那么小,刚刚扎住根,但合起来却是成吉思汗见了都会害怕的阵势。你铁骑来吧,你征伐来吧,保准你永远跑不出我这麦阵,突不出我这四围。说什么英雄征服天下,哪一个英雄不是被天下埋葬?马鞭成枯枝,被放羊娃拾了回去当柴火烧了。帝王成土堆,也只能龟缩在一角,牛羊上去,蹬的蹬,扒的扒,老农上去吸旱烟,一曲山歌唱着长江东逝水。谁最厉害?永远是后人最厉害。没有不能被超越的功业,没有不会过时的豪杰。今时的江山,古人想不到;未来的天下,今人未可知。一粒种子的见识,一株枯草的经历,也许就超过我呢!麦苗都无言,但好像滔滔的争辩早已结束,它们每一株都心里有底了。

夫人乃天地之鸣缟也,肉体為衣服,身骨為坟墓,精神乃坟墓中之歌吟,人生而自哭,為烦恼始也,人死而他人苦,為自苦不灭。是故生日乃丧时,丧时乃节日。此史铁生所谓死亡乃必然降临之节日。生是偶然之被抛入尘世,人之凄苦可知,幸福不可知;死是必然之淡出,人之安寧可知,人之不朽不可知也。

更不追求高人一筹,

我立着,看那小麦,我真担心它们无限向远。远处天地相接,它们的新绿会融入天上去吗?抬头,天空素净一统,新绿成了碧蓝,早已接通了。

然无论不朽与否,死乃长休矣。是故智者不忧亡,以死之不免且安寧也。人乃时间之悬在空间上一段绳子,红尘磨之损之,乃成灰尘。然於磨损之时,乃成灵动之声者,如琴弦之鸣,乃诗人也。诗人者,乃磨损之绳也,磨之冷然成音,是故有诗人穷而后工之说。

只把文海来畅游。

天地早已是一体,却困惑了我几十年。

心中有高楼,

我不知道有谁站在这大野上问答过天下四方,如今的时势已不必问沧桑存亡。有人为这江山死战,不是为了占有,而是为了保护。生于斯的民众才最爱它,耕种是爱,舍命是爱,埋骨也是爱。悠悠子民,最知道天下是怎样的情怀吧!

不管春思秋愁,

总把心事留。

苦搜求,

心中那一抹残留,

建成大厦高楼,

寒士无忧愁。

四方求,

名山古迹一览收,

纵享天地悠,

百川归海水奔流,

从此景中游。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九篇,心事临城

关键词:

上一篇:人生若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