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佛道之缘,一个男人

佛道之缘,一个男人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09-24 08:37

一个大男人深陷虎狼的凶猛依然能很轻松地一座寺庙然后很寺庙地走南闯北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我不信佛,但我确信我有佛缘。
一、
第一次走进寺庙佛堂是八十年代初。
那年的高考已经离我远去,每当回忆起高考后的那段日子,那种不知路在何方的压抑心情总是让我记忆犹新。也许我是一个悲观的人,也许我是一个思想压力很大的人,虽然我现在已经变得很乐观了,但每年的高考过后,当年那种郁闷心情还是会袭上我的心头。
那个秋季对我来说是多么地漫长,多么地难以熬过。那段时日,我简直是心灰意冷了,意志消沉到了极点,甚至有出家做和尚的想法。每天吃过早饭,父母都上班走了以后,空旷的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每天待在家里,不想说话,不想看书,不想面对任何人,从早到晚总是看着蓝天发呆或躺在床上想心事。终于有一天,在家里感觉实在无聊的我打定了主意要去求佛。于是,当父母走出家门以后,我也悄悄的离开了家,向着距离家不远也不是很近的那座寺庙走去。
八十年代初期,烧香拜佛还没被社会所认可,还没被众多的人所接受。因此,寺庙还没有今天这样兴旺,甚至一些没有生命的寺庙还没能起死回生。坐落在山谷中的寺庙,周围是一片绿中泛黄的麦田,庙前站立着一排松树,给破落的寺庙增添了几份肃穆的气氛。寺庙的后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山谷之中,没有钟磬之声,也听不到诵经的声音,唯有叮咚的流水声、清翠的鸟鸣儿声和秋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在山谷间回荡着。
走过山谷溪流上的小木桥,沿着山脚下小溪旁的山路,我一路心不在焉的来到了那座破落不堪的寺庙。斑驳而粗糙的墙面展示着历史的沧桑,破碎的门窗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走进荒芜的寺院,顿时有一种凄凉的感觉。站在这里,与站在荒山上或荒野中有着皆然不同的心情。寺庙内空无一人,寂静的伫立在佛堂之上的佛像仍在慈眉善目的微笑着,然而,处于这种荒凉的环境中却失去了昔日的威严。大殿里架设着一口大钟,随手摸了一下,却触摸到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凡世尘埃。轻轻敲击一下,钟声浑厚而深沉,能越过几道山梁,传过几座村屯,震荡许多沉睡人的心。而眼下,又有什么能惊醒处在迷茫中的我呢?
带着满心的疑惑,走出了让我心酸的庙堂。绕过寺院的围墙,穿过麦田地,爬过山林,来到了山顶上的开阔地。坐在光秃秃的山端,居高临下的俯视山谷间的寺庙,仿佛进入了时光隧道里,眼前浮现出寺院殿堂错落有致,香客不断、香火旺盛的繁荣景象,时而又显现出晨钟暮鼓、诵经拜佛的佛事场面。然而,目光定格在绿树遮映的破旧不堪的寺庙时,心里很为那些被捣毁的院墙和门窗而惋惜,也为今日寺庙的沉默感到无奈。
拜佛求佛的计划落了空,我遗憾的踏上了归程,带着更加凝重的心情和更加深刻的伤感,却又似乎从中找到了寻找多日的答案。
事情的发生本来不存在为什么,也没有应该不应该,就像这寺庙的沉沦。世人关注的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而是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你所持的态度,你所做的选择。如同这座数百年的寺庙,在被疏远和遗忘之后所保持的这份沉默不语的等待,所保持的这种宠辱不惊的心态,就足以让世人敬佩,这也许就是这座寺庙依然存在于此的原因吧。面对世间的冷暖亲疏,佛可以坦然地面对这些无奈之举,我又何必要为名利而迷失方向和丧失生活的勇气呢?
人在奋斗中失败了,就会或多或少的失去些什么;但当人沉迷于失败而不能自拔时,只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享受着悦耳的鸟儿鸣声,感受着夏虫的歌唱,心情开阔了许多。突然发现倔强的我在来时的路上又失去了很多,自己也从中得到了一些感悟。
二、
第二次感到自己有佛缘是五年前去山西,一天之中竟然两次遭遇佛缘。
那次去乔家大院观光,我们一行十几人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迎面走来了几名和尚,因为穿戴的不同,出家人与俗人之间有着明显的差异。我发现走在前面的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的和尚的目光始终在注视着我。当我们就要擦身而过的时候,这位老僧却拉住了我的手,口打佛语“阿迷陀佛,这位施主,哀家注意到你是一位有佛缘的人,哀家帮你指点一下。”我一时没有思想准备,也不知道这个和尚是真是假,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同行中有人扯着我说:“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快走。”我忙向老和尚说:“对不起,谢谢您,有机会我们再叙佛缘吧。”于是,我匆忙转身而走。这一走不知道是躲过了一次被骗的机会,还是错过了一次佛缘。
从乔家大院出来,我们去了平遥。
在平遥古城内,我们观民居、看票号,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座不是很大的寺庙。这里的香客很稀少,游人也不是很多,佛堂中只有两名身穿袈裟的和尚。
我们走进寺庙的时候,一名和尚迎了过来。“这位施主,看你相貌端装,慈眉善目,必是有佛缘之人。”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和尚双手合十向我们走过来。因为我们10余人一同走进寺庙,和尚说话时是面对着众人,也不知道他是对谁而言,直到他走到我的近前,才明白是对我而来。如果在大街上遇见云游的和尚或道士,不管他说什么,也不管目的是什么,我都不去理会。可眼下是在一座寺庙里,作为游客也好,作为闲人也好,总之自己是以客人的身份走进寺庙的,而庙里的和尚是理所当然的就是主人,主人这么热情,我们是绝不能无理的。于是很礼貌地说:“谢谢您的吉言,尽管我有佛缘,但我暂时还不想出家做和尚。”和尚说:“我观先生是与佛有缘之人,定能活过九十五岁以上,今天送你开光护身符一份,祝你大吉大利,一生平安!”说罢拿出一枚金光四射的名片一样的东西递给我。
我稀里糊涂接过来看了看,护身符上是一尊菩萨端坐正中,上写“开光护身符,一生保平安”和一些佛语小字。
“谢谢,谢谢您的吉言和佛祖的保佑!”然后我把护身符递了回去。
“先生,既是与佛有缘之人,佛家讲求圆满,这护身符既然出手是不能收回的,只求施主给小庙添些香火钱。”出门在外,本不想引来罗乱,也不想与人纠缠,便扔下护身符,转身逃离了是非之地。
一行人走出寺庙后,我玩笑地对同行者说:“看来,我真是有佛缘之人了,寺庙也许真就是我后半生的栖身之地了,等我真的出家当了和尚,你们一定要来给我添点香火钱啊。”
此时,不知谁发现同行中少了一人,返身回去,发现其正端坐在庙中,聆听着和尚的指教。我想,他也一定是有佛缘之人了。十多分钟后,此人走了出来,我们问他和尚是如何为他指点迷津的,他却闭口不谈,问他是否捐了银两,他只是说,天机不可泄露。想必他是捐了香火钱的。
三、
第三次错过佛缘是在泰山顶上的青帝宫。
人们到了泰山,除了欣赏雄伟的山岭、秀丽的景色*之外,还可以看到许多庵观寺院、僧尼道士。巍居顶峰的玉皇顶及华丽端肃的碧霞祠,更充盈着神秘的色*彩,充满着浓郁的宗教气息。
登上泰山,就不能不到山上的寺或庙看一看。
走进青帝宫,一名道士热情的迎过来,为我及同行的赵先生每人递上一张护身符,我接过来一看,是一枚玉皇大帝保平安的护身金符,上面印着道教的标记,写有“道法自然出入平安,吉星高照万事如意。仔细一看,上有标价60.00元的字样。便问道士:“请问收多少钱?”道士说:“看二位都是面善之人,就送与二位吧,请二位放在贴身之处,随时携带,定能保二位出入平安,吉祥如意。”我谢过之后,就收在了贴身的钱包之内。道士又进一步说:“还请二位到里面那位道长那里,请道长为二位指点人生。”我想,护身符不可能是白送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这是在步步深入,要钱的环节还在后面,便说,我们还有同行者,他们还在等我们,我们不能耽误太久的时间,我边说边走出了青帝宫,而同行的赵先生却被道士劝留了下来。我正在门外观山看景,赵先生神情木然的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黄纸包,我问他拿的是什么,他说道长又送他一道符,并且特别交待说,在没进家门之前,不能谈及此事,更不能打开示人,否则就不灵验了。我想,道长送他一道符之后,他一定要为道长奉献一些银两的。
我们走出来的时候,又有几人走了进去。我想,他们之中又会有几人被道长指点人生呢?
虽然我几次与佛有缘却又都与佛缘擦肩而过,但我的的确确与佛有缘。
两年前,当我走进位于五大连池药泉山上的钟灵禅寺时,那首环绕在寺院上空的《般若心曲》就深深地吸引了我,震撼着我的心灵,那悠美的曲律、那跳动的音符和浑厚的男中音,让我仿佛置身于一种超凡脱俗的境地。后来,与一僧人说起我很喜欢这首歌曲的时候,他说我既然能接受,就说明我有佛缘,是佛在通过各种方式点化我。后来,网络流行的《大悲咒》、《欢喜观音》等佛教歌曲,我都能欣然接受,也都很喜欢听。
我从没参加过佛事道场,也没烧过香拜过佛,更没接受过佛家、道家的指点、破解之类的缘授天机,但我还是相信我有佛缘。

运气极尽所能的采阴补阳终于汇集到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于寺庙顶上很明亮地一座佛塔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打洛

图片来源:渔夫的画廊(LOFTER)

真气慢慢下移靠近下水道的一间密室进一步浓缩经腹部、胸部彻底液化、固化到达佛堂已是满满的一桶或者光滑洁白的一块

勐海

        在一个下着暴雨的黑夜里,一名穿着华丽的商人和一名饥寒交迫的和尚相继跑进了一座寺庙里避雨。

真气滞留寺庙周围茂密的枫叶林红艳了能够轻松从寺庙的正门抑首挺胸走出一个和尚就是无法环绕佛堂周围坐下更多的和尚

景真八角亭

        那是座年久失修的寺庙,四处残破不堪,不管人躲到哪个角落,雨水总能顺着寺庙的裂缝滴下来。腐朽的大厅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张桌子和摆在桌子正中的与残破寺庙格格不入的大佛和旁边还没有制作完全,未封口的佛像。

只得集合各种善心、愿望、祈求屯积厢房任由发酵、沸腾

发表于 2002-04-04 17:03

2001年8月13日在打洛镇吃完午饭参观禁毒馆后,回版纳途经勐海县游览景真八角亭寺。在寺门前一和尚神秘的邀请我们进去礼佛,我们几个人在和尚严肃鬼魅的表情指引下,走进了佛堂,几个和尚立刻帮我们几个人分到五处,我所面对的是一个长满络腮胡的大和尚,他装模做样的掐指一算,说:“你满面红光,前途无量,但是要心想事成,你要把欠佛祖的,最少399元交到我面前的箱子里可以化灾”,我大吃一惊,这和印象中佛祖的慈悲为怀不一样,伸手要钱的举动多少让人反感。我说我们这么大老远出来旅游的,钱都没有带的很多。大胡子说那不行,不可以欠佛祖的,否则出门以后会遭不顺和灾害。我知道这肯定是一个蓄意的骗局。就告诉他,我们家也是佛教圣地,我们看重随缘和诚心,佛祖不会象你这样的,还告诉他我已经在功德箱里投了80元钱,支持你们的寺庙建设,我已经问心无愧了,随后走出了佛堂。出来后发现大家都阴着脸,我一问才知道大家所面对的情况都一样。大家都在愤愤然。没有办法,大家钱多多少少都交了,我们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导游,她说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导游打听了一下,才对我们说这个寺庙现在已经被承包出去了。我们这才回想起来在进佛堂的时候,门口的一张桌子旁边站着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庸俗女人,盯这个小和尚在卖佛珠手镯等东西。 发现再在这里呆下去,心情肯定会越来越糟糕的,而且大家都不愿意亵渎神灵在寺庙门口大吵大闹的,于是大家都上了车,一句话不说的回了版纳。 回来以后,大家都觉得要采取积极的措施告诉云南的旅游部门应该认真对待,妥善处理这个事件,否则一传十,十传百,对云南的旅游业会造成很不好的负面影响。云南一直是我心中美好的旅游胜地,此生能够重游云南的机会是少而又少,所以希望云南能够留给旅游者更多的是美丽的回忆而不是沉重的遗憾!!

        和尚一进寺庙就被眼前的大佛给吸引住了,他静静地望着大佛,仿佛整个人的灵魂都被吸走了般一动不动。一旁的商人则是忙着擦干身上的雨水,然后将身后的包裹放下,小心翼翼地检查着包裹内的物品有没有损坏。正当商人检查得特别细心时,突然一旁的和尚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认真的商人这下被吓得不轻,他不耐烦地询问和尚大哭的原因。和尚没有理会商人,只是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望着眼前的佛像开始不停的念经。商人见和尚行为怪异,以为和尚是一名疯子,也不愿与和尚有更多的接触,他找了个距离和尚比较远的干燥地方升起火来,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佛像,不经眉头一皱,好像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只得任由山坡长满芦苇拍打着黄昏后的空虚发出吧喃啦咪嗡笑声、呼救声、喧闹声

        半夜,商人被和尚推醒。商人揉着惺忪的睡眼,开始对和尚破口大骂。和尚对商人的反应并没有生气,相反地他一脸伤感地对商人说起了自己未出家前的往事。

汗水从石头蓬里喷出湿透了寺庙的前后左右口水、鼻滴自门逢里流下滋润着道路的过去将来

        和尚曾是村子里最有名的佛像师,他所制作的佛像神形皆备,栩栩如生。村里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只有和尚师傅新收的徒弟,虽然和尚师弟的技术远没有和尚成熟,但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天赋让人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他会超越和尚成为村里最强的佛像师。

很快杂草荆棘淹没了道路再无法知晓大男人是谁长什么样子从那里来到那里去

        时间飞逝,和尚的师傅终究也是敌不过岁月的力量去世了,决定继承人的问题立马被抬到了师门台面上。由于支持和尚当继承人的人数数量和支持和尚师弟当继承人的人数数量相近,大家在讨论了几天后决定用实力说话,给两人一年的时间去制作出自己最好的作品,谁的作品好,谁就是下一届的继承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当时,和尚的技术已经名满天下,村里的长老也早就许诺他,在他继承师门之时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可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和尚始终无法找到灵感,相反地和尚师弟则是天天沉寂在工坊中钻研佛像技术。和尚的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他开始害怕自己输给师弟后将会一无所有。时间越来越迫切,终于在交稿的前一个礼拜,和尚内心的黑暗战胜了他仅存的自尊心,他趁着大家熟睡的时候,来到了师弟的工坊处放了火,他原本只是想破坏师弟的工作进程,但是当时害怕被别人发现,于是放完火后没有检查现场便逃走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被烧得一干二净的工坊,而和尚的师弟则下落不明。这一切出乎了和尚的意料,虽然支持和尚师弟的人开始怀疑和尚,但是由于没有证据,和尚顺利地继承了师门并且娶了村子长老之女为妻。可是从那之后,和尚开始觉得身边的人都在怀疑他,渐渐地他无法制作出令他满意的佛像,性情上也开始变得暴躁,和尚的妻子因受不了他暴躁的脾气和世人的眼光,在他面前上吊自尽了。目睹一切的和尚崩溃了,最后走上了出家这条道路,可是这么多年来仍然无法摆脱心中的黑暗。

        因为眼前的大佛的制作手法特别像是和尚师弟的作品,所以和尚一见到它就开始悲伤不已。

        商人听完后,先是大吃一惊后开始狂笑起来,和尚感到不解,正要询问时,只见商人从一旁抄起一只棍子,狠狠地打在了和尚的头上,和尚立马失去了知觉。

       等和尚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只要想改变一下动作就会被周围的金属束缚住,无法动弹,只有眼睛可以通过眼前的两个洞看到周围的东西,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被装进了那尊未完成的佛像中。他开始对着商人大喊为什么。

        商人在他眼前晃悠了一阵后也告诉了和尚一个故事。

        商人原本是村里的一个乞丐,在和尚行凶的那天夜里,他看到和尚去放火,等和尚走后,他便跑去火场看有没有东西可以偷,没想到发现了一尊未封口的佛像和一尊无比美丽的大佛。商人认为这两尊佛像可以卖个好价钱,于是将佛像拉了出来,当他拉大佛时他越拉越觉得不对劲,他发现这尊佛像比一般的沉,不时还会晃动,甚至会发出声音。他吓了一大跳,后来才发现里面住了和尚的师弟。原来和尚师弟制作佛像有个习惯,那就是每天夜里都要在佛像内睡觉,谁知那天的大火恰好将佛像的封口给焊住了,怎么也无法打开,从此和尚师弟只能在佛像中生存。

        商人把两尊佛像搬到了这座破庙中,并散布会说话的佛像这一传言,寺庙变得无比兴旺,商人也赚得一身肥,成功摆脱了乞丐的身份,可惜和尚师弟没活过5年就去世了。会说话的佛像变得跟其他佛像没有区别后也丧失了原来的信徒。商人没办法只好出去行商,多年后在外有了点积蓄后就想着回来看看自己发家的地方,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和尚。

        商人看着眼前的两尊佛像,开始幻想着今后寺庙将会重现往日寺庙的辉煌。恐惧的和尚不停地摇晃着身体,可是佛像纹丝不动,绝望中他用余光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大佛,大佛的眼珠子好像突然转了一下,和尚内心的恐惧令他失声大叫。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佛道之缘,一个男人

关键词:

上一篇:谁欠谁的幸福,幸福密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