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永远的痛,我们还做父子

永远的痛,我们还做父子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29 11:29

儿子5岁那年,他与大哥合伙做生意被骗,总共欠了10万,家里拿不出钱,能卖的都卖了,唯独房子他抵死不买,他说:这是留给我女人和儿子的。

          在别人眼里或许都以为我很幸福又或者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家庭关系又或者是我表面的光鲜,其实没人知道我承受着同龄人没有的痛苦和折磨,那些经历真的很揪心。

   忙了一早上的王嫂刚要躺下休息一会,电话就响了。王嫂就又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座机前。
  是儿子打来的电话。儿子先问了妈妈好,就低声地问:“您一个人在家?”
  “嗯,怎么了,有事?”
  “嗯。”儿子停了一会才说:“我爸病了。”
  “咋了?”王嫂平淡地问。
  “昨天爸去省城,刚下车,脑出血,多亏路人了,现在省医院。”
  “重吗?”
  “挺重,一直昏迷。医生说得手术。”
  “哦。”王嫂腿有些软,扶着桌子坐下。
  “妈,我想让你来看看。”
  “这----这-------好吧。”
  
  撂下电话,王嫂发呆。想给王哥打电话,又怕电话里说不明白,说不明白的事最容易弄得不愉快,还是当面说的好,可王哥要中午才能回来吃午饭的。
  一上午,王嫂都是坐立不安。干啥没心情,看啥都心烦,不住地看墙上的钟,总觉得那钟走得太慢。
  王哥回来了,看出了王嫂的脸色不对,扳住王嫂就问:“咋了?不舒服?”
  “没。”王嫂不敢正眼看王哥。
  “不对,还是有事,有事就说,咋了?”
  “是---是孩子他爸病了。”
  王哥长出了一口气:“我当咋的了呢。有病也正常。”
  “我想去看看。”王嫂低眉鼠眼,头都不敢抬。
  “哈哈,不怪是夫妻一场啊!到底是掂记。”
  “挺重,脑出血,一直昏迷着。”
  王哥撇了王嫂一眼,怪声怪气地说:“去吧,去吧,不让你去,你还不憋死?”
  王嫂眼睛酸了,眼圈也红了,转过身,没让眼泪掉下来。
  
  王嫂看到的李哥,是手术后还没醒的李哥。头缠着绷带,脸色苍白,眼睛紧紧地闭着,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儿子看妈来了,哭了。伏在王嫂的肩上掉眼泪:“咋办呀?妈。医生说爸能醒过来就不错了。”
  王嫂搂着儿子,不知不觉地也掉了眼泪,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护士走过来,声音柔柔地说:“得留家属在这,病人随时都有危险啊。”
  李哥的大哥大嫂,妹妹妹夫也都来了,很客气地同王嫂打招呼。几个人站在走廊里商量着怎么办。但谁也没好意思把王嫂编班护理。
  王嫂挪着小步来到病床前,弯下腰仔细地看着李哥。
  李哥一点反应都没有。像似在睡觉,其实不是在睡觉,这要是在睡觉该有多好啊!王嫂握住李哥的手,李哥的手也丝毫的反应都没有,冰凉的,木木的,像一块下刀后的猪肉。王嫂悲从心生,泪唰唰地落下了。这人怎么这么的脆弱啊!怎么就这样地不行了呢?多么强壮的一个男人,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呢?
  
  十年前,王嫂与李哥办了离婚手续,只有十三岁的儿子被李哥留在了身边。离婚是痛苦的,进一家出一家是那么容易的吗?当时王嫂并不是坚决地想离,而是李哥不依不饶。其实当初离婚也不过就是因为王嫂的一次醉酒。那天是老同学聚会,王嫂喝多了,睡在了同学家,虽说是男生家,可在那睡的不止王嫂一个人,王嫂实话实说了,不仅没得到李哥的谅解,还遭到了一顿臭骂和几个耳光。李哥一闹就是几个月,非离不可,王嫂无奈,含泪离开了家。五年前,王嫂与王哥搭伙走到了一起。这些年来王嫂想儿子,也想那个家,但有了新家后,王嫂就断了念想,一心一意为那个家了。想儿子的时候,就给儿子打个电话,问问学习,打听打听身体情况,但从来不问儿子的爸的情况。王嫂知道有了男人,就不能再想着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的心里是装不下两个男人的。不想是不想,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哥会这样的。看着似乎是睡着的李哥,她怨恨地在心里说:你躺在这里了,我们的儿子咋办,儿子刚读大四,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啊!
  儿子看见妈妈弯腰站在病床前有一段时间了,就走到妈妈的身边,扶着妈妈坐下。悄悄地对妈妈说:“妈,爸爸挺后悔的,有几次喝多了,都哭了,说对不起你。”
7868com金沙网投 ,  “哦。”王嫂点点头。
  “妈,求你件事。”
  “说吧,儿子。”
  “您别再记恨他了,他都这样了。”儿子说着呜咽起来,眼泪唰唰地掉。
  王嫂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木呆呆地看着躺着的李哥。
  “行不?妈。”儿子摇着王嫂的胳膊。
  王嫂点点头,搂住了儿子。
  看看到了该做晚饭的时间了,王嫂起身和李哥的大哥大嫂,妹妹妹夫说:“我该回去了。”
  所有的人都是客气地送她走到电梯前。儿子非要送妈妈到楼下。与妈妈告别时,儿子有了些笑意,对王嫂说:“谢谢你,妈,能来看看我爸。”说完就转身跑了。
  王嫂看到了儿子抖颤的双肩,知道儿子又哭了。
  
  每天晚饭后,王嫂都要陪着王哥溜弯。今晚吃过饭,王嫂对王哥说:“我累了,你自己走走吧。”
  王哥不高兴了:“怎么?他有病,你心疼了?”
  “看你说的,我只是累了。想早些躺下。”
  “哼,想想当初是怎么煽你的,你就不累了。”
  “走吧。”王嫂生气了,堵气地走出了家门。
  这一夜王嫂也没睡着。她想了许多,想起了与李哥的十多年,想起了儿子的眼泪,也想到了躺在身边的王哥。她想来想去,还是想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该为李哥做些啥。
  天还没亮,王嫂就起来把饭做好,摆在饭桌上,坐着等王哥起来吃饭。
  王哥每天都是那个时间起床,不过今天也早起了,因为他摸摸身边的人没了,就知道王嫂起这么早,准有事和他说。
  王嫂等王哥把饭吃完了,才轻声细语的对王哥说:“和你商量件事。”
  “说吧。”王哥眼皮都没抬。
  “老李病得挺重,人一直在昏迷。我想照顾照顾他几天。”
  “几天呀?”
  “看情况吧。”
  “和你有关系吗?”
  “怎么说也是孩子他爸。”
  “我要是不同意呢?”
  “这不是和你商量吗。”
  “这事也用得着商量?”
  “嗯。”
  “那你就别回来了。”说完,王哥踹门就走了,边走边说:“也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
  王哥就这样地走了,人走了,留下的是阴郁。
  王嫂坐在饭桌前想了许久,还是推门走了,坐着公交车去了医院。
  她想好了,她要好好地照顾照顾老李,她相信老李会在她的照顾下醒过来的。               

打开微信,铺天盖地的都是三个字,母亲节,每看一次,心里就一阵揪心的疼,不敢打开的。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妈妈离开了,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没有在床前尽过孝。那年,我26,刚结婚一年,弟弟23,工作还没稳定。我和弟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经常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就眼圈红了,泪水夺眶而出,我们都是没妈的孩子了……我给海荣打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妈妈了,然后再也说不出话来。奇怪的,在妈妈出殡时,我没有号啕大哭,我想,只要我的心里一直有你的位置,你就应该是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吧!但,为什么那一年,我都会午夜梦回时,泪湿了枕头?直到现在,我还不能学汽车,不能听车祸两个字,真的会有恶心的生理反应。

拿不出钱要去坐牢,幸好他一个同学不顾家里的反对,借给他即将要修房子的钱。他是个至情至性的人,他说把儿子卖给他女儿了。本是一句玩笑话,可被那时什么都不懂的儿子听进心里。

          5岁没了母亲的小女孩跟着哥哥姐姐,还有一个歹毒的大妈,父亲又一直忙于工作,这就给了那些心存芥蒂的哥哥姐姐大妈一个时机,一个不顺眼就是打骂只为了出心里的一口怨气。在没人心疼的环境下一天天长大,就连外人所谓的大哥同居女朋友现在的大嫂也是尖酸刻薄之人,每每趁着没人在家就是胡乱谩骂和动手打头,甚至赶出家门,这对于一个6岁的儿童是多大的伤害,在恐惧中想到了曾经和母亲一起住的旅店,父亲开的,大部分都是母亲在打理,那里是和母亲唯一留下的记忆。我一边跑一边找,完全不知道路的我漫无目的地寻找,心里一直在喊“妈妈,你在哪,我好想你,我好害怕”,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有点熟悉的建筑,凭着仅存的记忆找到了旅店,可是旅店已经转让给别人了,也找不到妈妈。心里的念想一落千丈,没有了方向,就这样走呀走呀,突然哥哥出现在我的面前说“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回家”。

妈妈,今晚就让我好好想想你吧!就像你还和我在一起一样!虽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儿子一年级被车撞了,是一辆三轮车,送到县城医生说很严重要动手术,叫他准备医药费,他拿不出那么多钱,他去求院长,他是跪下来求的,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跪了,但院长没答应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女孩没有母亲的疼爱没有父亲的照顾,哥哥也不会照顾小女孩,于是为了方便把小女孩的漂亮长发剪成了小男生,也正因为没人照顾就被送到父亲的朋友家寄养,好在叔叔阿姨是老师待人友好,对我也是照顾有加,教我怎么拿筷子教我生活常识,这才感受到一丝温暖。

你是这辈子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没有之一。小时候上学,你就严加管教,还到学校去了解我的学习情况,你应该是最负责的一个家长吧!所以,我一直觉得你不是一个普通的没有主见的农村妇女。虽然我小时候很怕你,甚至但学习的确不敢松懈。你还让我早早的就帮家里干活,我从没体会过娇生惯养的滋味,这让我长大变得很独立。在生活上,你好像从来没有给我零花钱,下了体育课,口渴了,直接到校围墙外的人家水井里打上一桶水,咕咕的喝几口,再抹把脸,也会穿几件嫂子的旧衣服。你当时跟我们说,要把钱留下来读书上学,的确,供养两个大学生,是不容易的事。虽然,你也偶尔说,某个亲戚或邻居家里儿子或女儿初中毕业,甚至小学毕业,就已经挣了多少钱回来,但我没有听出你的不满,反而是有些许的骄傲。但我一直不知道,我们家里是有钱还是没钱,因为对姨姐,你好像比对我大方一些。在姨姐,大哥大嫂的心里,你对他们都很好,十几年前,姨姐买房子缺钱,你二话不说,拿了两万块钱给她。大哥,姨姐他们都敬重你,后来,我才明白,这也是为了我和弟弟啊,将来我们在如皋,大家都能照顾一些。在我心里,你真的一直是个远见卓识的人。

为了救儿子,他把房子卖了。

          假日父亲有空闲也会来接我回家,在家里哥哥们经常对我呼来喝去的,又是洗碗又是去帮他们买烟买酒,一箱酒对于一个小孩子可是很沉重的,可是又怕他们不高兴会打我,我还是咬咬牙去了。久而久之我也就知道怎么买东西怎么花钱,父亲也慢慢的只是用零花钱来关心我。不过,唯一的快乐就是有一些好玩伴,他们都是我的邻居又是男孩子,只要一放假我们都经常在一块玩,渐渐的我也就跟男孩子似得,天天在男生堆里,家里也是,三个哥哥还有个爸爸,大妈经常在娘家,偶尔会回来,一回来都是各种尖酸刻薄。记得有一次我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只感觉很难受,哥哥还是要我去给他买烟,我说不舒服,大妈摸了一下额头说我发烧了,我以为他们会带我去看医生,可谁知大妈说“你先去买烟,发烧而已,回来再说”。发烧难受,心里更难受,只好强忍着去买回来,之后大妈就用风油精给我擦背,我也不以为然。过了一会因为发烧,风油精起作用,整个后背擦过风油精的地方都又辣又疼像火烧一样,疼的我眼泪哗哗的掉却又不知该怎么办就在那滚来滚去,看到大妈的神情却是幸灾乐祸,嘴里还嘟喃着说发个烧还想看医生浪费钱,当时我就咬牙忍着,我会记住的。

刚上大学时,你去送我,我们一起逛了淮塔,留下了我们俩唯一的合影,我们亲密多了!后来因为徐州在北方,都吃面食,我又不喜欢吃,写信回家就忍不住诉苦,我当时真是太自私了,后来回家听邻居说,你读了信忍不住哭了!哎,真是白白让你伤心,又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后来,我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

那一天,他女人走了,他没说什么。

        当然,渐渐地长大了,我知道,我只不过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女,我的妈妈就是所谓的小三,也正因为如此大妈就像那些宫廷剧里一样,各种陷害辱骂,甚至让她滑胎,让她在家乡抬不起头,之后因为又有了我,怕再一次发生,父亲便和母亲演了出分手戏,大妈以为得逞了,于是放下戒心。就这样,我的母亲四处躲藏养胎,父亲在闲暇时间也会来照顾母亲,父亲和母亲都曾说彼此相爱着,终于我也就生下来了,大妈得知以后气的直跳脚,百般阻挠也于事无补,之后就开始对我的哥哥姐姐煽风点火,年轻的他们还不懂事就这样听信谗言,跟大妈一起欺负母亲。可他们殊不知如果大妈真的是一心一意对父亲,又何来的我和母亲。大妈在父亲需要帮助的时候扯后腿巴不得父亲落魄,又在父亲辉煌的时候捞净了甜头,而用着父亲的钱在外面找别的男人,父亲看在她为他生了三个孩子的份上只是离婚收场依然给她赡养费,之后才有了母亲和我,因为当时的年代这种关系是不允许的,所以大妈的所做所为父亲都是得过且过,可她却得寸进尺,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我们母女,就这样我的母亲受不了这八年的折磨,在一个机缘巧合下嫁到了台湾,也终于逃出了魔爪。

在我的婚恋上,你也表现得很开明,没有阻挡我的恋爱,当我把紧张的准女婿带回家时,你也很开心。后来,我才知道,你托了人已经摸底了,他家什么情况一清二楚,甚至于未来婆婆脾气不太好,但一家人都很善良,也就没有说什么。结婚前,你一定要我们答应,你们将来老了,我爸归我弟弟养,你要我们养。结婚第一年的夏天,按照风俗,是要给出嫁的女儿送夏的,就是买一些夏天的床上用品,我们一起去招商城,买了当时最流行的麻将席,虽然搬了房子,但我一直都睡的这张凉席,这是你留给我的最后的念想啊!

儿子出院那天,已经夕阳西下了,他笑了笑对儿子说:乖啊,不怕,有爸爸呢,我还有办法。

        渐渐地在叔叔家呆了三年,父亲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我接回家,给我在家的附近找了个小学,转学过来已经是三年级下学期了,同学们都以为我是男生,自然的男生就过来跟我勾肩搭背一起玩耍,过了几天班主任觉得不对劲,在班上说我们这位新同学是女生,全班人都惊讶了,甚至很多同学不敢跟我玩了,老师似乎也带着歧视,我也因此不想学习,考的越来越差,回到家,哥哥看到我的成绩单就说“真笨考得这么差,我闭着眼睛都能考一百”,心里满满的委屈一拥而上,我跑到房间在被窝哭了好久嘴里嘟喃着“妈妈你在哪,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妈妈,你放心,现在,我们有时间都会回家去陪爸爸的。你永远在我心里,你看到了我们当今的幸福生活了吧!你还和我们一起呢!永永远远!

儿子回家后知道没地方住了,眼泪就出来了,他说:乖你别哭,从今天起,你要做一个坚强的人,以后你会经历更多磨难,从你做我儿子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必须经历磨难,我年纪还不大,会陪你走很远的。

          有一天,父亲突然说要去江西发展,对我软硬兼施的带过去了,当时还有几课还没教完就转学了,到了江西景德镇父亲让我在家玩,考试的时候再去学校,心想“这是亲爸吗?每次考的好不好他都没说什么,这次也一样”。

妈妈,母亲节快乐!还有,从未对你说过的三个字,我爱你!

那一年是他最落魄的一年,他给儿子改名叫皮卫毅。

        四年级下学期开学了,刚转过学校没一年又转学,又要适应新的环境,自然少不了独来独往。渐渐地有些同学开始在那碎碎念“新同学好奇怪,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不男不女呀”“看她都不说话,是不是有病”“上学期期末考她好像有来考试”“考多少”“好像六七十”“哎呀,真差劲”就这样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有些说的比较大声自然我也就听到了,我就默默不说话,就这样久了,大家总给我贴个标签“不男不女”“假小子”,对于人生攻击我也因此越来越自卑,也经常憎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正常女孩子一样,无论家里还是同学都是男生,也没有人告诉我女孩子应该怎么样。

为了儿子的学费,他去打工了,把孩子托付给大哥,儿子稍微有些懂事,说爸爸我不能上了,我不能增加你的负担了。

          冬天来了,房屋上都是雪白的霜,比家乡还要冷,晚上都是盖两张厚重的被子,压的都动不了身。清晨,起床洗漱吃饭就匆匆去学校了,现在已经是五年级上学期了,跟班上的同学玩耍的依然是男生,也经常相约放学去玩游戏或者去买零食吃呀还有烤地瓜。有一天,父亲说“我们回家乡吧,收拾一下,明天出发”。我是又高兴又伤心,刚适应的地方又要换,就这么不在乎我的学业。第二天晚上,我们搭着大货车回去了,恐惧坐车的我,一路上不是睡觉就是晕车吐,整整十二个小时,终于到家了,折磨了几天,这才恢复元气。父亲说“给你转回原来的学校了,你表姐是那个学校的主任,所以办入学比较方便,明天就可以去学校了”。第二天早上,父亲送我去学校跟表姐交代一下就走了,表姐带我去找原来的班级,进去坐下之后,有些同学还记得我的就问“你怎么又转回来了”在我还不知道回答什么的时候,表姐进来了,我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班长喊“起立,数学老师好”大家都纷纷弯腰表示尊敬,表姐说“坐下吧,今天班上来了新同学,大家要互相帮助哦”又对我微微一笑,当时我的心就感觉到温暖,那种一直渴望的温暖和存在感。表姐讲课认真细心也很有趣,不知不觉就下课了,我就跟同学们玩闹起来。放学后,更是流浪在家附近的街道上,一群小伙伴们就开始各种玩闹嬉戏,回到家满身大汗,终于是爸爸在家了,不过爸爸脸很黑,上来就是一顿臭骂,然后就叫我去罚站面壁思过。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坐下了,爸爸这才叫我过去吃饭,坐下后我都是头低着吃饭,大嫂看到就在说“一点礼貌都没有,都不会叫人”,大哥就接一句说“诺,快叫大嫂”,可我总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就是叫不出来,这是二嫂说“她都没叫你吗?可她经常有叫我呀”,大嫂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瞪了大哥一眼,大哥就掐了我一下,父亲见我委屈的样子说“好了好了,下次记得叫”,“哦”屡试不爽地回了一句便接着吃饭,吃完就闪人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妈妈,有你在就好了,你到底在哪里”。

他很坚定,说不行!你不但要读,还要读大学!

        毕业考来临了,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考试需要到另一所小学和那里的学生一起考试。大家找到各自的位置坐好,等待监考老师的到来。紧张的时刻慢慢地过去了,终于考完了,有的人还沉浸在考试中,有的人在担心完蛋了考砸了,有的人则得意的看着大家担心的样子,而我,就一副放轻松的样子,无论考的如何,至少尽力了就好。数学我是一点也不担心,妥妥的,不禁想起若不是表姐,我的数学一定是以往的不及格,因为当时表姐那微微一笑让我顿时感悟到一定不能辜负她,就这样每次的数学测验我都是九十几分,进步神速的样子让大家一度吃惊,我也只能表示呵呵了。过了两个星期,成绩单拿回家一看,数学九十几,语文八十几,本就不爱认真学习的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哥哥看到了又开始冷嘲“又没一百在高兴什么”。冷哼一声就回房间了,殊不知我之前的成绩都是不及格,不过班主任评语一栏倒是说的中肯『你有着聪明的脑袋,又机智,要是用在学习上一定很棒,不过还有有点调皮了』

他做事认真,加上又读过高中,老板很赏识他,很快升到了他们那组的组长,那天他高兴的给儿子打电话,他自豪的告诉儿子,要让他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

        暑假了,一群小伙伴们都出来玩耍,经常都是上电脑游戏呀、打电动呀、滑旱冰呀、玩警察抓小偷呀、玩当时正流行的溜溜球陀螺之类的,是不是丝毫没个女生的样子,哈哈我也不想的,无论家里有多不开心多委屈只要跟他们玩在一起,开心的日子总能冲淡一切把不开心的忘掉。

一晃就是6年

他悄悄的回家了,儿子正好放暑假了,他买了好多好吃的,还买了一辆自信车,因为上次儿子说上学的路太远,同学们都有自行车,他要给儿子一个惊喜。

大嫂说儿子帮瓦匠提“灰桶”了,这样一天能有30快钱,他很心疼儿子要过去找他,大嫂说了地址他就迫不及待的走了。

他太想儿子了,每次做梦都能梦见自己带儿子去游乐场,儿子高兴的夸自己好棒,他太想拥有那种感觉了,作为一个父亲,他觉得他欠儿子的。

他到工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正是收工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泥瓦工从他身边走过。他斜眼望去,身体惊颤了一下,他看到了一双清澈的眼,一面朝思暮想的面容!

“爸”一声呼唤震碎了他的心,比起那时候,声音少了稚嫩,多了份寄人篱下的无赖和嘲笑,也许是父子之间的心有灵犀,又或者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儿子认出了他,他心痛,他曾今无数次想象过见到儿子的场景,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眼前这个满身水泥,确切说像个流浪汉,一件宽大的校服包裹着本是瘦小的身体,连鞋都没有,可想而知儿子这么多年是怎样过来的,看着儿子手上的老茧,他懊悔,他痛苦,他像疯了一样搂住儿子痛哭,父子两个相互发泄着这么多年的思念,艰难,委屈!

他下定决心,哪怕就是死也不会让儿子再受一点委屈。

第三天,他把儿子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

可是每过几天,他又把儿子送回了老家,儿子不知道为什么,也没问,因为在他心里,爸就是他是依靠,儿子也只信任他。这次却没去大哥家里,而是去了让他免了牢狱之灾的同学家,儿子也第一次见到了那个让他最为憎恨的人,他同学家的女儿。然而却无可奈何,这么多年让他明白,他没有憎恨的资本。

儿子9年纪的时候,出事了,儿子打了一个女生,下了很重的手,只因为那女生说了一句:连自己爸都不要的野种。

儿子彻底爆发了,这么多年积聚在心里的怨气仿佛一下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儿子没想什么,抄起凳子就砸了过去,甚至连劝架的人都不放过,以至于把那个女生打成了重伤。

他接到电话后就回来了,当着很多人的面,狠狠的给了儿子2巴掌,他懵了,这是第一次打孩子,他不知道巴掌是怎么挥出去的,他很心疼,但是儿子犯了不可饶恕的过错。

儿子愣了一下,像疯了一样冲向教学楼,在3楼跳了下来,他快吓疯了,第一次留下了眼泪,他心里的最后一个念想没有了,在儿子跳下的瞬间被抹杀的干干净净。

儿子没事,幸好被一个老师抱住了,但是眼睛不再清澈,他知道儿子缺的东西却是自己弥补不了的,因为儿子跟他一样没了念想。

他去求校长,去教育局,好烟好酒的往上递,到处送礼,儿子一直跟在他身边,看着他为自己卑躬屈膝。

儿子内疚,有一个这样一心为自己父亲,却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阴影下,在那里憎恨,自虐,父亲一直在为自己铺路,而自己却淡然的在破坏,无视着父亲的悲伤。

他也似乎明白,儿子已经不再是那个充满稚嫩,不敢说话的小孩子了,在儿子的眼睛里

他看到从苦难过渡出来的残忍和不屈。

处理结果出来了,儿子被记大过一次,鉴于未成年,派出所只给予警告处分。

我的名字叫皮卫毅,我就是那个不懂事的儿子。

那件事后,我妈回来了,可能是对于我们父子的愧疚,又或者是看到我爸的经济渐渐地好了起来,她选择回来了。

对于我妈的回来我爸很是热情,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我爸不另外找一个,只有我懂,那只是鉴于我的存在,因为他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毕竟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很快,就在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里,爸不仅买回了以前的老房子,还新修了一栋,全家人都沉寂在乔迁新居的喜悦里。在我家最苦难的时候,那些久不就不登门的亲戚相继上门祝贺,我爸拉着我到处认亲,而我的眼里却尽是鄙视,人性的区别注定了我与他们的隔阂。

我去了我爸同学介绍的一所五年制大专

偶然一天放假回家,我在为我爸整理衣物是发现了一个笔记本,那里面有夹着一张病例表,和一封给我的信。

卫毅:如果哪天你见到了这封信,那我可能真的时日不多了。

爸爸永远也不会忘记,1992年那个刻骨铭心的夏天,我最亲爱的儿子就是在那华夏大地经受摧残的一年出生的,爷爷奶奶没能给予我们任何东西,就连温饱都解决不了。因为贫穷,爸爸学会了坚强;因为苦难,爸爸必须要奋斗。苦难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阶梯的里程碑了,对你我来说都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爸爸已经变得不再年轻,风风雨雨的日子,我们一步一步挺了过来。知道爸爸为什么希望你争气吗?因为,我们除了奋斗,别无他法。我很欣慰,我的儿子要比别人争气,在那最艰难的日子里,没有选择放弃!我为你骄傲!

快成年了,我们要给自己的人生一个好好的规划,再过十年,爸爸廉颇老矣!到那时,我什么也不能给予你了,唯一给你的也只有拖累,但是这个你却不用担心了,我很早就得了乙肝大三阳,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以前曾准备一死了之,可是一想到你,我不忍心,你是老天送给我的唯一礼物,为此我苦苦打拼,以至于现在有钱治病的时候已经没救了,医生说我活不到50岁了,看不到你成家立业了,这是我唯一的遗憾。对你妈好点,对一个女人来说,她已经做得够好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苦难理应让男人承受,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现在我给你创造了经济条件,照理说我理应宽心,但我怕你学会安逸,安逸能使一个人堕落,颓废,爸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记住以前所受的苦和难,让它成为你人生的警钟,让你时刻不忘前进!

最后,祝你扫除一切障碍,登上成功的阶梯!

爱你的父亲

2005年9月6日

当我看完里面的内容后我泣不成声,眼泪滂沱。我知道为什么他把我接过去,又那么快的送我回来了,他不想我看见他的病态,不想让我失望,我终于明白我爸是把他的一生拿来告慰我,而我却在践踏着。

爸,请你一定要珍重!如果有来世,我们还做父子,你来做我儿子,好吗?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永远的痛,我们还做父子

关键词:

上一篇:鹤之写日记第24天,就开始想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