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要爱请趁早

要爱请趁早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13 20:35

转瞬之间,我已经踏进不惑之年。冥冥中仿佛感觉还没长大。身体上虽然早已拒绝成长,但心理上不能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人到中年—如果不出意外,我已经是黄土埋一半的人。父母健在,不能说自己老。可我确确实实的感觉到生命的流逝。

                          要爱请趁早,来日不方长

        我父亲姊妹五人,父亲是老大,二叔排行第四,小时候因为得了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走路有些跛脚。记得母亲同我说过,在二叔小时候,为了能医好他的腿,爷爷赶着驴车去很远的地方给二叔扎腿,扎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好,后来就放弃了。当时医疗条件所限,也没有再进行治疗。

二叔是我老爹的堂弟,是我大爷爷的儿子,在他家里排行老二,我们叫他二叔。二叔的哥哥多年以前就在新疆落户了,那时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根本没有条件给他们娶媳妇,二叔的哥哥就在新疆做了倒插门女婿,几十年了也没回来过,大爷爷和大奶奶临终前,谁也没得看见他。二叔姊妹五个,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妹妹。
   二叔生性老实,大家都说他憨,听老爹说,他小时候,他们玩捉迷藏游戏的时候,一帮小孩子都爱耍他,常常是他看家的时候大家戏弄他,让他傻傻的等着,他们都跑回家睡觉了,二叔在寒风中等了好久不见人影,最后在大奶奶的叫骂声中才回家去。可是,我觉得二叔一点也不憨,只是特老实罢了,没有别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就在那年,二叔的妹子用自己给二叔换了个媳妇,她去人家做媳妇,人家的姐姐过来给他家做媳妇,这在当时是很盛行的一种联姻方式,都是穷人家自己相互的转换自己的子女,有的多转个弯,三家换,有的就两家换,不管如何,总算成了家。
   二叔的媳妇,不高的身材,脖子老短,眼睛眯眯的,有点斜视,微驼的背,一点也不好看,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二叔挑不起,就这样娶了二婶。那时我还小得很,隐约的刚记事,那年下着大雪,鹅毛般的雪花大朵大朵的洋洋洒洒着,下了两三天,路上积了厚厚的雪,根本没法行走,大爷爷找了好几个人用牲口拉着拖车去迎接二婶。
   没有嫁妆,只有随身的几件衣裳,二婶身穿海清蓝粗布上衣,偏着大襟,滚着黑色的边,手打的黑色蝴蝶扣子很好看。黑色的棉裤,显得腿和腰老粗,一双自己做的黑色系带棉鞋,绣了一朵小梅花,很鲜艳。雪映衬着二婶稍微发黄的脸,又显得她比平时俊美了一些。
   到了村头,一群孩子们嬉戏着,和他们同龄的几个小伙子早已准备好了辣椒水和锅灰,等着二婶下了拖车,几个人蜂拥而上,二婶的脸上出现了几道道灰痕,辣椒水呛得二婶不停的咳嗽,二婶不顾矜持,追打着对她下手的小伙子,一圈又一圈的来回的追赶,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有人说,二婶凶的像头母狼。
   二婶是属于精过火的人,会算计,会耍小心眼,会斤斤计较。二叔凡事都要听她的,不然的话就不让二叔吃饭,结婚没多少时间,二婶为了鸡蛋棉絮的事和大奶奶大闹,非要分家不可。大爷爷找人给她分了家,家里所有的东西一分为二,二婶不愿意,结果唯一值钱的那头耕地的老黄牛被二婶强硬牵到自己家里,说是早晚都是她家的,她先喂养着,等犁地收种时还让大爷爷使唤。结果,收种时都是几个姑姑帮着大爷爷的。
   两个姐姐回娘家,谁不给她另外买点东西,她就会耍脸子,指桑骂槐,后来,两个姐姐再回娘家都不理她。二叔气不过,又不敢在二婶跟前说话,逢人就说:“俺的媳妇不中,这能都是人家的错么,一个一个的亲人都不搭腔,我真没办法。”过了几年,大爷爷和大奶奶相继的去世了,姊妹们没一个再和她来往的,实在有事了,就让孩子们过来。直到二叔的大儿子结婚,二婶想着他家几个姑姑的礼钱,就让儿子一家一家地去请,看在孩子的份上,几个姑姑都来了,也拿了不少的礼钱,二婶的脸上露出了许久没有的笑意。
   二叔过早的就白了头发,农忙时都是二叔干活,二婶不高兴就不让他吃饭,我母亲看他可怜,天天吃不饱,每次去我家都让他再吃点,二叔说:“除了爹娘,只有我二哥(我父亲在自家排行老二)和二嫂可怜我,疼我,只有你们家的孩子尊重我,我家的两个儿子都叫我憨爹,你说说,这都是他娘教的,我能有多憨啊,再怎么说也是他爹,就这样不尊重。”我父亲总说他不舍得打孩子一巴掌,狠狠的打一顿就再也不敢了。二叔总说,有二婶护着他们,他们不怕二叔。
   二叔显得比实际年龄苍老的多,农闲时就出去打工,没有什么技术,干了一辈子泥瓦匠的小工,最累,钱还最少,二叔省吃俭用,钱在手里攥着就是不肯花。在外打工,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头发长了就用剪子对着镜子自己剪,剪得长一下短一下的,大家都笑话他,就这样他还是不舍得把钱送给理发店的。吃饭从来没敢吃的很饱,他说,不饿着就行了,所以,二叔的身体亏损的厉害,就越加的显得苍老和憔悴。
   二叔辛辛苦苦的挣钱,勒紧裤腰带的省着。早两年,才给大儿子盖了房子,是那种两层的小楼,农村现在都是这么攀比,要不人家大姑娘看不上的。紧接着就是给儿子找对象,送彩礼,定金就是一万一,美其名曰:万里挑一。再加上买三金,买衣服,买家具,算起来要好几万,加上盖房子已经把家里折腾的一干二净了,这不得不东家借西家借的,二婶为人不行,都是二叔舍着老脸来回的跑,左邻右舍都说,不是看在二叔憨厚老实,怕他为难,冲着二婶谁也不借给他家一分钱。二叔的腿几乎跑弯,东拼西凑的终于把儿媳妇娶了回来。
   儿子和媳妇住着小楼,吃香的喝辣的,二叔和二婶还有他们的小儿子仍然蜗居在不大的三间瓦房里,依旧过着清贫困苦的日子,还要慢慢的去还欠下的债。小儿子早早的就不上学了,说是要打工挣钱,尽早脱离这样的苦日子。这两年他也挣了点钱,都寄给二婶了,加上二叔也拼命的干着,还清了债,还剩下一些,这不,老二也到了相亲的时候,又该盖房子送彩礼了。
   二叔的老家在村子里头,本想扒了老房子重新盖,可他家二少爷不愿意,说是村子里头脏,一下雨稀泥吧唧,摩托车都骑不过去,沾得满脚泥。二叔没办法就去找我父亲商议,父亲怕二叔为难,把我家以前准备留给二弟三弟盖房子的地方给二叔换了一下,二弟他们已经在市里买了房子,不回来了,三弟留在新疆也不回来了,父亲说,他就是看不得二叔作难,谁都可怜二叔,要是看在二婶的份上,谁都不想理她。
   二叔就在早些天开始动工盖房子,就在我们家的西边。虽说是包给人家的,二叔也一样帮着干,他家大儿子说二叔真憨,自己的力气不是钱,干了也是白干。二叔就说:“人都是害病死的,没有干活累死的,力气用了还有,自己的房子自己能尽点力心里踏实。”他儿子跟他急:“怪不得人家都说你憨,你是真憨,憨到家了,你花钱让人家干活,自己还跟着干,又没人给你钱,你给谁干的?”二叔说:“我给我自己干的,我闲着难受。”他儿子气得直蹦,我父亲过来说:“你要是我儿子,刚才我就扇你几耳光了,你就认钱不认爹,你爹是怕哪里弄不好,把丢的水泥石灰收起来再用,你瞎了看不见啊?有你这样给爹说话的么?没你的憨爹,会有你这精儿子?不帮着干还这么会气人,还不赶紧一边去。”父亲的威严我们小辈的都怕他,二叔的儿子悻悻地走了。
   二叔眼里蒙着雾,花白的头发凌乱着,黑黝黝的脊梁微驼,黑红的脸上一层灰尘,密密麻麻的汗珠在一滴滴的下滑,汗水顺着脸颊淌到胸前,湿透了衣衫。二叔看见我,亲切的问候:“莲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有凉茶,叔给你倒。”我急忙制止住:“二叔,你歇歇吧,看你热的。”二叔说:“孩子,你不知道,二叔为了给你弟弟盖房子,难为坏了,这些天瘦了十多斤,你不知道二叔为难成啥样,要不是你爸你妈帮忙,你二叔就愁死了……”
   我劝二叔:“二叔,慢慢就会好的,盖好房子,给小弟娶回来媳妇你不就没事了,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了不是?”二叔说:“我这一辈子就是还债的,旧的还了,新的又来了,什么时候能好过啊。你二婶不知道心疼我,两个儿子不知道尊重我,就连刚会说话的孙女都叫我憨爷爷。想一想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还不如东村的山虎在山西干活时砸死呢,能包些钱,自己也解脱了……”二叔说这话的时候,望着远方,我看到他的眼里一片迷茫,继而有水珠转动。
   我的眼泪也在一瞬间滑落,心里沉沉的,酸酸的,疼疼的,为的是不能为二叔分担忧愁,还是为二叔苦难的人生?想着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种不好地是一季子,娶不到好媳妇是一辈子。作为女人,不知道心疼和尊重自己的男人是悲哀的,不能很好的教育和熏陶子女是更悲哀的。忽然想到又一句话,一个女人,将肩负着整个民族的兴亡.......

春节回家,母亲告诉我,我一个大爷腊月22日去世了。没通知我回来,是我弟弟给我垫的礼钱。我问:“多大了。”“七十三。”“什么病”“可能是心脏病,谁知道?!”我默默的叹道,又一个没了。脑中不由的想到前年自杀的的二婶。

(发表于2016年11月1日《人间福报家庭版》)
  去年小年夜,饭后正收拾碗筷,接到二婶的电话,说二叔去世了。大脑瞬时一片空白,中间二婶带着哭腔说着什么一个字没听清,手里的盘子落地摔出的声响把我的情绪拉了回来。才发现已泪流满面。老公问我出什么事了,我说二叔走了。老公说,咱们明天一早开车回去。
  
  二叔患淋巴癌已经两年,前年二叔来省城看病的时候,老公帮忙联系的医院,住院期间,二叔总是对我说,二妮子啊,你上班那么累,别老往医院跑。你婶子在就行了。医院出来结果,二叔已是晚期,医院建议回家,好吃好喝让老人走完最后的日子。开了点药,二叔就回家了。
  
  后来,总是想着抽空回去看看二叔,可是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以至没有见上二叔最后一面。关于二叔的记忆,就停留在二叔出院的那一刻,他笑着说,别担心,人老了,哪有不得病,你好好的啊。
  
  我父亲弟兄三个,从小我和二叔最亲。他有两个儿子,二叔从小待我比他那俩儿子都好。父亲严厉不苟言笑,二叔和蔼笑容可掬。记事起,我的童年都是在二叔家度过的。
  
7868com金沙网投,  上中学时候,每逢放假我也都在二叔家蹭吃蹭喝,二叔会嘱咐二婶给我摊我爱吃的煎饼,让我带到学校去吃。每次在马路边等车时,送我的除了我的父母,还会有二叔。他总是背个框子,说去地里干活。可次次都是看我上车他才离开。二叔,不是父亲,但是在我心里,叔侄情和父女情,一样深厚,一样沉重。
  
  记得小时候,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二叔总是问我,二妮子,长大以后挣钱给谁花呀。我总是傻呵呵的笑,然后说,爸爸妈妈和二叔。一旁的奶奶总是假装生气,就不想着你奶奶啊。行,你二叔没白疼你。奶奶边说边看二叔。二叔总是笑嘻嘻的摸摸我的头。
  
  我长大了,也挣钱了,但是回去看望二叔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逢年过节偶尔回去,二叔总是说,来看看我就行了,别买那么多东西,乱花钱,家里啥也不缺。每回去一次,看着二叔老一点,心里就很难受。然后下决心,要经常回去看看。可是事后,总想着来日方长。
  
  年年推脱,日日搁浅,直到二叔永远离去,才明白:有些事不马上去做,就真的没有机会做了,有些人当下不爱,就真的来不及爱了。都说来日方长,等失去那一刻,才发现,来日并不方长。

二叔虽然残疾,却是父辈几个人里,最聪明、最好学的一个,能写能算,写得一手漂亮的字。

前年五一我放假老回家,正是农忙季节。我在家里帮了几天忙,5月6号回济南,在去县城的路上遇到了二婶和她的儿子,我们彼此都很惊喜。

1987年爷爷因意外去世,不到二十岁的二叔接了爷爷的班儿,到纸厂去上班,当了一名工人。

“您这是到到哪里呢?”我问。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二叔穿着白色的衬衫,骑着自行车干净利索的去上班,他骑着自行车谁也看不出来他是一个跛子。在我的家乡,我小时候不记得见过工人、干部这样的工作人儿,周围的邻居全是地里干活的庄稼人,当时觉得二叔真的好了不起。

“去济南,我真是越忙越添乱,不知怎的了老是牙疼,从去年冬天开始就这样,今天春天一直疼,原来吃点药还管用,现在打针也不管用了,半个多月了,疼的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在我们县医院也检查了,也没看出啥病来。这不你兄弟非要陪我到济南的医院看看。”二婶非常着急的说。

小时候的我觉得二叔的日子过得真好,可是让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还发脾气?平时他脾气很好的,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发脾气的情景:二叔坐在院子里洗脚,我在边上玩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一下子把水盆踢出了好远,铁盆子咣咣咣的响。后来,我看到家里来了一些上年纪的妇女,有本村的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听到她们和奶奶说的话,我明白了:原来二叔到了该娶亲的年龄了,虽然二叔是工人,可是因为跛脚的原故,相了好几次亲,女方大多不愿意。

“这么严重了,应该好好检查检查,你们联系医院了吗?今晚在哪里住呢?”我问。

又过了好长时间,二叔终于见到了二婶。他们结婚时,好多人都说二叔真是好福气,娶了一个好媳妇。过了两年二婶生下了可爱的堂弟。如果像童话里一样,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该多好!可是生活从来不是童话,它现实而残忍……

“哪有,我们想着今晚到济南随便找个屋檐下呆一晚,明天问问好心人怎么去省立医院就行了,然后看看就回来了。”

1999年,二叔下岗了,没了工作,他不再是吃公家饭的人了。他由公家人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年四季他一刻也不闲着,春、夏、秋他在家里侍弄地,冬天他跛着腿和村里的人一起去东北的油田上干活。那里冰天雪地,村里好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受不了那样的罪。可二叔年年去,从来没说过受不了累什么的,干活也是不甘人后。在这些年里堂弟又多了一个妹妹,二叔儿女双全。

“那怎么行,今晚就到我家住吧,虽然地方小点,就让兄弟睡沙发床,您和我家孩子在一个床上就行。到济南我在网上看看预约一个专家,明天陪您好好看看。”我说。

辛苦劳作了这么多年,二叔家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家里的房子盖的亮亮堂堂,五间大瓦房,一座好院落。还在离老家不远的镇子买了楼房。

“那感情好,我们从来也没去过济南,正发愁呢,亏的遇到你……”

2014年,堂弟堂妹长大了,堂弟也结婚了。还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二叔的任务完成了,又有了孙女儿,早早的就当爷爷了。大年初九小侄女儿办九天儿,家里来的亲戚们都来了,个个都说二叔真是有福气的人,比我父亲当爷爷还早。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天大的灾难在等着苦了一辈子的二叔……

在车上,二婶和我聊了很多,我逐渐了解了她们的家的情况,这几年因为她大儿子买大车,贷款30多万,后来因为没有活,一年后又把车卖了,一来二去,欠了10多万块钱的帐。二儿子还没上完学。她和我二叔还有一个女儿常年在外打工挣钱,本来想等着忙完蒜季再回去,我二叔仍然在外边打工……

就在这一年的3月份,二叔刷牙出血,不断的发低烧,一开始没当回事,可是吃了药也不退烧,反反复复。二叔就独自去县医院检查。抽完血,结果出来以后,医生问他,你是自己来的?家里人来没?二叔一听医生这样说,就觉得不太好,他告诉医生说有亲戚在医院上班。接诊的医生问了亲戚的名字就让二叔出去了……医生不敢告诉他,基本确诊是急性白血病!

在县城买票的时候,本来我打算一起买。可是我二婶硬是拦着我,让她儿子买了我们三个人的票,后来回济南,我拿出钱包给她票钱,她怎么也不要,来回推让了半天,把我钱包里的银行卡和其他证件都攥折了。怎么也不要。吃饭的时候,二婶问我抽不抽烟,喝不喝酒,我不知什么意思,随口就说了不抽烟,偶尔喝点酒。吃完饭,她竟然让我那堂弟又买了一箱酒。农村亲人的朴实和无私,让我汗颜。她自己那么的困难,还时时想着别人。对我而言,在我家里吃饭住宿不过举手之劳。对她而言却好像天大的情分。非要报答不可!

下午二叔就去了石家庄,家里人都不敢告诉二叔他得了白血病,可二叔还是知道了,他本身就脑子好使又有文化,他猜到了。二叔、二婶、堂弟住在石家庄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之路。二叔最初生病时讲,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我们知道善、恶与生病毫无关联,二叔也知道,只是他不能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实。父亲知道二叔得病了,我回家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看到我来也没有起来,跟我说:“我们想都想不到的病,这老天爷,恁多人,咋偏偏让你二叔得这个病?”我没说话,父亲也只是说说,因为觉得二叔这一辈子已经比旁人承受了更多的苦难,走到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日子眼看着慢慢好起来,却病倒了。我不能和他说这样的病无论是任何人得上都是万分不幸。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得这种病,我们希望这万恶的病魔从世界上消失。

第二天我陪着二婶到了省立医院,在等专家的时候,我因为有事需要离开一会,临走交代堂弟有事打电话,到中午的时候,堂弟打电话说,他母亲没什么事情。他们买了票准备回家。我也天真的以为真的没事,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二叔是坚强的、勇敢的,我每次去看他,他总是说:“我好了,没事儿了,妮儿你带得孩子还要上班,不用老担心我,我真好啦,这都没事儿了。”听到二叔这样说我鼻子酸酸的,可怕他难受,我也不敢掉泪。

再听到二婶的信息是8月份,有一天接到我弟弟的电话,说二婶死了,问我付多少礼钱。我当时就愣了。“哪个二婶?怎么死的?她不是还不到50岁吗?她五一的时候还到过我家,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二叔总是通过自己努力奋斗,改变自己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不劳而获。他上班时踏踏实实给厂里工作,下岗后更是一刻也不舍得闲着,家里也攒下一些积蓄,没生病之前堂弟准备买一辆工程车,可自从二叔得病后,把这些年攒的钱都花了,车也没买,还把原来盖的一所好院落也卖了。大姑一家对二叔帮助最多,二姑、三叔和我们一家也都凑了一点钱,可是我们都知道,治这个病是要花好多好多钱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她是牙癌,在县医院动的手术,把牙全部割掉了,平时只能喝稀饭,有一天她说非要喝鱼汤,让咱二叔去买,趁着家里没人,自己在猪栏里上吊了。等到有人发现,已经不行了。这对她也是一种解脱,她那么要强的人,怎么愿意拖累别人。再说化疗是那么的受罪。”

2014年年尾的时候我看到微信朋友圈有很多人得重病了发起众筹,我就给二叔打电话,我说二叔我们能不能也像人家一样发起众筹呢?二叔说:“算了吧,谁家也有难处。我们就不发了,谁家挣钱也不容易,都要生活”。自他本人来讲,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哪怕是不认识的人。他只想着自己能扛就扛着,哪怕身负20多万的债。

我这才知道那天检查他们就应该知道了情况,只是没说而已。这么多年二婶受了很多苦,我知道二婶她不怕吃苦,不怕受罪。她只怕拖累别人,拖累她的丈夫、她的两个儿子、她的女儿。她只想着欠的帐没还清,她还想挣钱还账,挣钱给她的二儿子娶媳妇,给她的女儿置办嫁妆。她刚娶了大儿媳妇已经怀孕了,她还想着来年抱抱胖孙子,享受天伦之乐。她对生活还有那么多的留恋。她舍不得的死,不是活着享受生活的快乐,而是因为她有很多心没操完,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她活着考虑别人,临时的时候也考虑着别人,她跑到猪栏上吊,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尸体玷污了自己辛辛苦苦盖起的房子,不想让自己的亲人们在自己的屋里记起自己临死的样子。我的二婶,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伟大的母亲。

2016年秋天他就开始上班了,在大姑父的公司帮忙。即使是生病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二叔还是闲不住的。

去年初一串门,我走进二婶家,看着她的相片,感觉她仍然活着,活在我的心中。我跪下磕了一个头。心里默默的念着:“二婶,请接受侄儿的迟到问候。我没有眼泪为您送别。只有把祝福送您,祝您一路走好!”

已经过去四年了,现在二叔好多了,病情趋于稳定,也不用去石家庄住院化疗了。今天把这些写出来,并不是想要博取大家的同情,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或许有一群像他一样的人,他和他们就这样坚持按照自己的方式艰难而努力的在这个世界上平凡的生活着。

PS:真诚的祝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健康的身体,这是我们最大的财富,请珍惜。

希望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富强,让这些真正困难的人得到帮助,让普通的百姓们看得起病,希望我们的医疗条件越来越好,让这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得到治疗。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要爱请趁早

关键词:

上一篇:钱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努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