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母爱浓浓,致我深爱的母亲

母爱浓浓,致我深爱的母亲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13 20:34

母亲历来节约,始终不愿意给乡下的老家装个电话,用母亲的话说,电话费高,不打电话都还要交座机费,太浪费。于是,每次打电话都要请邻居叫下母亲,然后,听见母亲气喘吁吁跑来听我的电话,我的心总是很疼很疼。

小时候,我总认为母亲偏心。虽然她疼我,可我总觉得她更疼弟弟一些。所以从小到大,我都和父亲更亲一些,有什么事也总是和父亲说而不和母亲说。母亲也许是看出我和她不亲,所以她也没有强迫我与她谈心。可她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她是不疼我的。

在城市工作的儿子和在老家已经年迈的母亲沟通最多的方式应该是打电话了吧,只有通过电话询问对方的情况,听听对方的声音,这对于母亲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欣慰了。

这两日腰扭了一下,疼起来了,本以为待一两天就会好的,谁知道疼起来没完了。

图片 1

从小到大,我每次和弟弟起争执时,母亲总是偏向弟弟,而我也不屑与她争辩,只会自己委屈地掉眼泪。母亲见我掉眼泪,也就不再说些什么。

在老家生活的母亲许久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了,她之前还很勤快的给儿子打电话,可是每次儿子都会匆匆挂掉,要不是没时间,要不是不方便,母亲心里苦恼为什么连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完,这次母亲实在是忍不住了才鼓起巨大的勇气给儿子打电话。

周一回家,母亲就关切地问我:“怎么样,好点没?”我说:“没事,就是有点疼。”“那就是扭了,得看看,总那么疼也不行啊!”母亲依旧担心的说。我无所谓的道:“没事的,待两天就好了。”

后来,我脾气变得越来越差,一不顺心便板着脸,还摔东西。于是我的“声望”在我家那一带是很高的!

母亲的电话是座机的,已经用了好长时间了,家里没人,母亲又不会用手机,也不知道怎么换个新的座机。干枯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拨了好几遍,才把十一位的手机号拨正确,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嘟~嘟~”的声音,却迟迟没有人接。心里充满的期待已经渐渐冷却,母亲都要放弃了,对面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这时在外面赶集的父亲回来了,一听母亲说,马上就说:“去你姑奶奶家吧,让你姑奶给揉揉。”我不肯,说没事。但是父母还是执意的让我去看,我只好开车母亲跟着,我们一起去了!

母亲见我这样,总是会教育我,可我每次都听的心烦,黑着脸不搭理她,甚至每次她打电话回来我都不愿意接,就算接了语气也很冲。而父亲的电话,我总是乐意接的。久而久之,母亲便很少打电话给我,都是父亲给我打电话。

“喂~”

晚上下班刚到家,母亲就打电话问:“好点没?”为了我让母亲担心,我就说好点了,“那明天再去揉揉。”母亲叨叨起来,“你看揉揉就好点吧!不管什么时候好呀,自己也不注意,回头落下毛病怎么办呢……”我有些不耐烦地听着,心想哪有那么严重啊……

上了高中之后,学业愈发繁重,心里也是烦闷的,以至于父亲打电话给我,我都不想接。

母亲赶紧又把电话放回耳边,高兴的说:“喂,峰啊,是妈!”

周二早上刚到单位,母亲又打来电话问情况,其实一直很疼,开车来到单位下车时都得弯着腰,好疼啊!但我不敢说实情,怕她担心,又骗她说好多了。由于学校期中考试的原因,中午我没的回家,母亲又打电话问我,然后让我还去姑奶捏,我说不用了,没什么的。

就这样到了高三,学习压力更重了,终于,在高三暑假我有幸见识到了输液为何物。

“妈,怎么了,你最近怎么样?”

从中午吃完饭开始阅卷,一直到放学了。可能是长时间的坐姿让我晚上回家腰更严重了。母亲晚上又打电话询问!心中其实早已是暖暖的感动。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关心我,没有人为我的健康而不断焦虑!

事情是这样的,上了高三,我的脾气也是愈发愈烈,一有不顺心,就黑脸。父亲打电话询问身体状况,我也是沉默以对,连对我很好的奶奶也没了往日的好脾气。

“哎,妈好着呢,就是看你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你咋样啊?”打电话之前母亲心里还想着有好多话说,可是一接通就感觉没有什么话可以说,还和是以往一样的话。

经过一晚今天早上更疼痛加剧,不能再拖了,必须去医院看看了!

那段时间,我饭也不想吃,加之天气又热,胃口就更没有了。本来我身体就不是很好,这次算是彻底爆发了。我经常头晕,还时常头疼,心里也烦躁。总之,就是槽糕透了。

“好着呢就好,我这边也好着呢!”母亲还想说什么,却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听见峰说:“妈,我这边还要招待客户,你照顾好自己,我就先挂了。”

上午请假去了医院,就是韧拉伤,无大碍,不过得养几天。中午回家告诉母亲,母亲说还得去按摩一下,就像《背影》中的父亲,几次三番的说,我也只好听从了。

不知母亲怎么知道了,甚少给我打电话的她,在那段时间里,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我自是不耐烦的。可她还是每天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也不管我的“冷言冷语”。她还嘱咐我去买一些红枣回来吃,说我本来就贫血,还不好好吃饭,身体怎么承受得了。

“那你……哎……嘟~”母亲的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忙音,母亲重重的叹了口气,扣下了手中的电话,呆呆的坐了一会。

按摩回家,天已经黑了,我还要开车回家管孩子,母亲怕我一个人开车不安全,执意要跟着我回来。其实她一年都不来一次的,总说没时间,今天主动要跟着我,拳拳之心可见一斑了!

那段时间,母亲给我打电话的次数比之前十几年给我打电话的次数加起来还要多。

老家的人若碰着母亲都会对母亲说:“你有福啊,儿子在城里工作,你又没什么拖累,想要啥儿子就给买啥!”

母亲啊,我是红莲,你是荷叶,风雨来了你就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啊!

有一次,母亲打电话说:“我还是和你爸说说,我回来照顾你,你一个人,我总是不放心。”听了这话,我可是一个激灵,忙说:“别,您可别回来,我自己的身体我会照顾,再说奶奶也会照顾我的,您还是好好待在哪里照顾我爸吧。”母亲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我抢先说有事给挂了电话。

母亲算了一下日子,儿子也有好久没回来过了,压下心头的酸涩笑笑说:“是啊是啊,最重要的还是他过的好就行。”

放了暑假,我就被姑姑给强制地带到了医院,然后我就被医生输了三天的液,整整六瓶!人生第一次输液,就给了我这么一个“豪华大礼包”,我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家里的电话好久没有响过了,即使有电话也是不相干的电话。晚上母亲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听着床头传来“滴答~滴答~”的钟表的声音,回想着峰小时候的样子,用了好长的时间才进入梦乡,梦里全是峰的样子。

这三天,姑姑一直陪在我身边,给我买了许多她认为的“好东西”,有红枣,牛奶……我看了只是默默地咽了咽口水,这么多,要吃到猴年马月才能吃完啊!

终于,家里的电话响了,母亲小跑到电话跟前,换了口气,接起电话:“喂~”

而母亲依旧每天一个电话,而我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摧残”,总是顺着她的话说,避免她的长篇大论。

电话那头传来峰的声音:“喂,妈,是我!”

一日,我刚结束与母亲的通话,姑姑便从外面进来,见我挂了电话,便问是与谁通话,我说是母亲,姑姑点了点头,坐在我身旁拿出她刚买的红枣递给我。我见又是红枣,苦着脸不情不愿地吃着。这几天,姑姑总是买红枣,我以后怕是见到红枣就想吐了。

峰的声音不似以前那么清澈,母亲有些担心:“峰啊,你咋了,我听你的声音不太对啊?”

姑姑见我吃的不情不愿,便说:“这红枣是你妈特意嘱咐我买给你吃的,她说你贫血,要多吃红枣,还天天打电话问我买了没,你吃了没,所以啊,你还是乖乖吃了吧。早些把身体养好,你爸你妈为了你,整日心不在焉的,都没能好好工作。”

峰轻轻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妈,我没啥事,就是有一点感冒,这两天请假休息打吊针呢,刚好有时间了我就说给你打个电话,你放心。”

我听着姑姑的话,想着母亲每日发电话询问姑姑,很不厚道地笑了。我可是亲身经历过母亲的电话“摧残”,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厉害”的。再看看手中的红枣,发现也不是多吃不下去了。我乖乖地吃完了一大袋红枣。

“峰啊,工作重要,但是你也要把自己身体顾好。”母亲心里有点担心他,他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总是让人担心。

再后来,我考上了外地的大学,父母送我到学校。母亲帮我打扫宿舍,帮我铺好床,我就站在一旁,想上前,却被母亲阻止,怕我被灰尘呛到。

“放心妈,我过两天就好了,工作还好,就是琐事太多,一时抽不出空回去看您,您自己顾好自己。”电话那端的峰又开始咳嗽了起来。

那一刹那,我眼睛有些酸涩,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突然有些愧疚。

“峰啊……”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地看过母亲。母亲以前也曾为我铺过床铺,也曾特意为我做我喜欢的菜,也曾半夜起来为我盖过被子,也曾背着我,送我去上学……,在这一刻,母亲对我的呵护和那些我曾经忽视的美好,猝不及防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妈,我不说了,护士来检查了,我先挂了!”

母亲,她是爱我的吧!不,她一定是爱我的!

“唉好!”电话的忙音再一次出现,母亲慢慢的扣下电话,移步到床边,揉着自己的双腿。老了,不中用了,腿老是疼,一到雨天就更疼了,背也开始弯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少日子,有今天没明天的。

自那以后,我时常打电话问候母亲。我很想告诉她:对不起,母亲!时至今日,我才领悟到你的爱。

峰自那次后,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中间趁机回过一次家,但也是匆匆忙忙的就走了,没有吃饭,更别提在家住了。回家的峰脸色不太好,母亲问他有什么事,他只是告诉母亲说是为了孩子上学的事担心,孩子不好好学,说话也不听。母亲不再细问,只是叮嘱他孩子长大了,不要说的太过分,让孩子妈也多留意一下孩子的情况,不能全压在峰一个人身上。

可我不敢,所以我经常打电话给母亲,我想把我从前欠下的,统统给不回来。

说到孩子妈,母亲心里也很苦涩,媳妇和自己关系一直不好,回家就更少了,峰既把孩子妈宠着,还想要兼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过活日子。

也幸好,我还有机会弥补。

母亲没有对峰说过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可终究逃不过年龄的摧残,在家腿脚不便总是容易磕磕绊绊。躺在床上休息的母亲总是一个人呻吟,晚上疼的更难入睡了。她想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老伴年轻的时候,想峰的小时候,越想就越心酸,还不如不想的时候。

母亲这一夜又梦见了峰,梦见了下的瓢泼大雨,泥泞的土地都没落脚的地方,醒来后整个心都慌慌的。白天实在受不了这种心慌,母亲又给峰打电话,这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是孙子接的。

“喂,奶奶!”

“你爸呢?”母亲有些着急。

“我爸……哦,我爸睡觉呢,刚睡下,怎么了奶奶?”孙子那边迟疑了一下。

母亲听到这么说,心里有一丝放松:“没事,就是想你爸了,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事!”

“没事,他这两天挺闲的!”

“哦,那就好,你要好好听你爸妈话,奶奶先挂了,你也去休息吧。”

“哎!”

母亲这一次是主动挂的电话,但是总感觉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总感觉还是不太放心。自己人老了,又跑不动,有心想去看看,说不定又成为别人的累赘,反而还会让媳妇怪病,搞得人家家里过不好日子。

过了几天,峰又给家里打了以此电话,母亲拖着疼痛的腿走到电话跟钱:“喂~”

“妈,是我,峰。上次打电话我没接着,你在家好吗?”

母亲一边揉着发疼的腿,一边说:“好着呢,妈啥都好着呢!”

“那就好!”

“妈——”“峰——”两边同时想起了声音,峰停顿了一下说:“妈,你想说啥,你先说。”

“唉,妈也没啥说的,就是让你顾好自己的身体,吃食啥都多注意点。”

那头的峰安静了好一会才说:“哎,妈,我记住了,我这有点事先挂了。”

电话被匆匆挂掉,母亲怅然若失,在电话旁边坐了好久好久。

后来,峰不再给家里打电话了,母亲也没有太主动,腿脚不行了只能勉强给自己做点吃的,烧点水。

母亲倒是还给峰打过两次电话,但都是孙子接的,第一次的时候孙子说峰去出差了,不在家,第二次还是孙子接的,但是明显的不耐烦没两句就挂了,母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不给峰打电话,电话也很少想起了,母亲终是习惯了这种安静,这种一个人的生活。

那夜,母亲又梦见了峰,看见峰在自己梦里哭说:“妈,我不能给您养老了,我没那个本事。”母亲也哭了,刚想摸一下峰近在咫尺的脸,只是突然一转,就又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看到了年轻时的老伴,还有小小的峰。

第二天,母亲起来的很晚,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做了点吃的,收拾好家里的东西,还给自己换了一副梳了头,就又试着给峰打电话,还好电话还有人接,还是孙子接的,不过这次不是母亲打的,是母亲托人打的。

“是峰家吗?你们回来一趟吧,老人怕是不行了。”

当媳妇和孩子赶回家时,母亲就靠坐在床头,没看见峰,但也没问。媳妇没搭理母亲,倒是孙子喊了声“奶奶”。母亲招招手让孙子靠近自己一点,等孙子靠近时,母亲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行了,你告诉你爸我走的很好,让他放心。”

孙子突然就哭了:“奶奶,我爸他……”

母亲拉住孙子的手说:“我知道,你爸是我生的,他的事我都知道,都知道……”

“奶奶——”

母亲没有理会孙子的叫声,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眼角默默的滑下两行清泪,抓住孙子的手突然收紧,孙子感受到这一变化,刚想叫奶奶,手突然就被松开了,奶奶到底是没听到那最后一声。

孙子突然就哭了,哭奶奶的不幸,哭父亲的不幸,更后悔自己的不孝。

父亲住院的时候就瞒着奶奶,去世的时候叮嘱自己能瞒奶奶多久就瞒多久,对奶奶好一点,可是自己在奶奶打电话时没有好好和奶奶说话,也没能瞒住奶奶,她早已知晓了一切,知晓了父亲的去世,也知晓了自己的未来。

安葬好奶奶之后,奶奶家里的电话就拆了,以后再也不会响起了,再也不会了。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母爱浓浓,致我深爱的母亲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