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母亲的石榴花,记忆里的石榴树

母亲的石榴花,记忆里的石榴树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13 20:34

石榴树好养活,在我的家乡很常见,许多家都有。我家灶房屋角就有一棵,几年前回去看到它,忽然觉的它是那么的矮小,树干歪斜着,枝叶稀拉拉的也没有多少,显得无精打采。这和我三十年前的记忆有多大的差别呀。在我的记忆里,这棵树又高又大,枝干挺拔,长圆的叶子又绿又密,堆成一座小山。小时候,每当石榴花在浓荫中探出头,开得火红火红,仿佛穿着红裙的仙子,把简陋的屋院映照得明丽一片时,母亲总是蹲在青石板地上,把年幼的我揽在怀里,慈祥的脸上满是甜蜜,指给我看那满树绚美的花儿,一遍遍告诉我,我是五月出生的 ,石榴花是我的花朵。我仿佛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歪着小脑袋,瞅瞅石榴花,又瞅瞅母亲,似懂非懂地扭头将脸紧紧地贴在母亲脸上。因为母亲的话我可能不懂,她的爱我却是完全知道的。

 

                 

那个时候,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题记

天气一天天地热起来。石榴的花期很长,大概有两个月时间。我在石榴树下无忧无虑地玩耍,跳到石槽里洗澡、和小伙伴做游戏、拣拾落地的花儿摆在一起当钱使过家家买东西。母亲在石榴树下忙忙碌碌,洗衣打扫、挑水做饭、喂鸡喂猪。她身材丰满,红润的脸庞时常汗津津的,短短的剪发甩来甩去,显露出一种活泼健康的美。夜晚,忙完了所有家务以后,母亲就会从屋里取张席铺在院子里,搂了我和哥哥姐姐坐在上面。她手里摇着一把大蒲扇,透过石榴树浓浓的黑影,指给我们看星星,绘声绘色地讲牛郎织女的故事,七仙女的故事,嫦娥奔月的故事……她讲了一遍又一遍,一晚又一晚,而我们也总是听不够。寂静的夜色中,她的嗓音是那么甜美清晰,就跟明亮的星光一样,在我的心上划出了深深的印迹。时而,这声音戛然而止,蒲扇也跌落到席上,她双手扬起“啪”得一声,一只想咬她孩子的蚊子就这样被消灭了。我在她的故事里出神的想象着,仿佛看到美丽的石榴仙子也垂下头瞧着母亲,被她的故事迷住了,喷吐出幽香的气息。

 许多年后,关于老家院子里所种的花儿和树上开的花朵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呢!小时候家里较穷,连一架便宜的照相机也是买不起的,只有靠脑子来零碎的记忆了。

        小的时候,我家的后院子有一棵石榴树,五月多份石榴树结满了很多红色的小苞儿,不久就会结满红艳艳的喇叭花朵,火红的花儿缀满整棵树,过一小段时间花的下面会有小小的鼓起来的苞那就是石榴,如果下面没有苞儿就是强花了,地面上的花朵随处可见,小时候看到落地的石榴花那时候的我就有怜惜的感觉。

故乡的院子里,东窗下,种着一株石榴树,据说比我的年龄还大。小时候,我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抠石榴树的树皮玩。

许多许多年过去,甚至在母亲去世后,我才知道,石榴花不仅是我的花朵,更是母亲的花朵。那红缎子般的花瓣,包裹着金子般的花蕊,热情又朴实,简直就是母亲的化身啊。

我家的院子东西朝向,门面朝西。记忆中我家的院子起先是很宽阔的、紧把着巷道的最东头。当时在大院子里姐姐曾种了不少指甲花。年长我六岁的二姐在指甲花开的季节,常常颉取粉红色的花瓣,用蒜臼捣碎后混和上白矾,贴到十个指甲上,最后找来大树叶和绳子,把指甲包裹紧了,一晚上注意别碰掉它们,第二天准把指甲给染得红灿灿的,很惹我喜爱。那时的我,看到二姐漂亮的指甲,必缠着她把我的指甲也染上色,才肯罢休!记不清是哪一年月了,我家院子的南墙被迫往北里移了五,六米宽,腾出了一条巷道,巷道延伸了二百米左右至与邻村的交界处,巷道两侧也就增添了五户人家的砖瓦房,至此我家把东头的地理位置消失了;大院子相应的变成了小院子,使得爱美的姐姐只有在自留地头种几颗指甲花用了。

      每到这个时候妈妈会用棉花沾上六六粉塞进花谢后的喇叭口里,石榴缀满了整棵树,每次去后院都要经过那棵树,石榴快要垂到地上的感觉,妈妈用木棍把树撑了起来,每年的八月十五就是石榴成熟时刻,妈妈会把它们摘下来放在平时放鸡蛋的瓦罐里。

石榴树其实是很慢性子的一种花树,百花争艳的春天,村落旁边的果园里蜂飞蝶绕,热闹非凡。粉色的杏花如云似霞,娇嫩的桃花笑傲春风,洁白的梨花片片飞舞,而石榴树呢,却一点也不着急,好像在沉睡一般,枝丫上光秃秃的,没有半点绿意,只有黑褐色枝干上的鱼鳞状的树皮,还有一点生趣。用细细的手指,一点点的去抠石榴树的树皮,树皮就簌簌掉落,不一会儿,树下就落满了黑褐色的树皮,小小的脚踩上去,既有咯吱咯吱的响声,又有松脆的感觉,也是一种快乐的游戏。

又当榴花流红的时候,下班回来走过小区门口,看到密密绿丛中朵朵活泼可爱的笑脸,我蓦然想起李商隐“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的诗句。眼里立即就要涌出泪来,心里默默念叨着:“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

 二十岁的我,由出生地黄土高原来到华北平原。在河北当我第一次碰到粉红色的指甲花时格外的亲切,当知道了指甲花的花色不仅仅有粉红色一种时,又惊奇了一下!且知道了指甲花的真正学名叫风仙花。好几年前,在我原住的老小区里见过一片风仙花,当时只知道看着它亲切,却忘了拍几张图片来。现在的我知道了,要是再能捕捉到指甲花的踪迹,肯定是不能错过得啦!

        每次手里拿着石榴而口里会反射性的流酸水,酸酸甜甜又红又大的石榴籽看着就很诱人,这时我和姐姐会互相把石榴籽让对方张开嘴把石榴水汁挤进嘴里然后会情不自禁的挤眼睛,喜欢舌尖被刺激到酸甜的味,我剥开石榴放好多籽到手心里然后全部送到口里,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沁入心脾,这个季节就是为这个石榴籽 而陶醉,每次当妈妈决定给我吃一个石榴的时候是我最欢喜的时刻。

石榴树也算一种厚积薄发的花树了,等到暮春时节,落红满地时,石榴树的叶子也长满了枝头,在阳光下闪烁着透明的绿色的光芒,仿佛珍稀的绿宝石。而在这片片的绿色中,竟然隐藏着一个个钟型的红黄色的花蕾,前端鼓鼓的,丰满圆润,让人不由得就期待着何时会有花儿从里面钻出来。

 我家后院里有一颗大大的甜石榴树,石榴花的颜色是火红火红的,花朵在绿叶的衬托下格外的耀眼夺目。姐姐曾告诉过我石榴花有果花和幌花两种,果花呈葫芦状,能结石榴;幌花则不能结石榴。那时的我,尤其对这果花很是喜欢,多几个果花,就意味着我就可以和姊妹们多分个石榴吃,而对那些只开花不结果,华而不实的幌花是有点埋怨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棵石榴树死掉了, 酸酸甜甜的感觉伴随着儿提很多年,从此再没有后院子里的那棵石榴树,喜欢吃的感觉一直没有改变,那棵印在脑海里红艳艳的花朵和喇叭形的石榴果伴随着少女时代,记忆是不忘的那满怀的温暖,是妈妈的爱在里面。

五月时节,那隐藏在绿色中的花蕾,终于绽开了。从杯状的花萼里冒出了许多薄纱似的的花瓣,层层叠叠的,像女孩美丽的裙裾,旋出了一簇簇的欢喜。我家石榴树开出来的是鲜红色的花瓣,热情如火,明媚艳丽,“红绡衣薄麦秋寒,绿绮韵低梅雨润”说的就是石榴花盛开时的情景吧。邻居家的石榴树开出来的是粉色的花朵,粉色的花儿点缀在绿色的枝头,欲语还羞,如同娇羞的小家碧玉,惹人怜爱。如果说红色的石榴花像《红楼梦》里王熙凤出场时那身红衣一般张扬,那么粉色的石榴花就像二姑娘迎春在大观园生活时的那幅剧照,一袭粉缎,平静中透出微微的娇羞。

图片 1

     

我家的石榴树种在了东窗前,邻居家的石榴树也种在了东窗前,不同的是我家的窗框是木质的,涂了一层深绿色的油漆,映照着朱红色的石榴花,也算相得益彰。邻居家的窗棂是铁质的,镂刻成了圆形花瓣的梅花的形状,比我们家的窗户更精美,以至于后来读“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时,眼前总是浮现出邻居家的梅花窗和石榴花的情景。

在我二十岁之前住在黄土高坡的那些日子里,也就是我家后院那棵石榴树正茂盛时期,由于家里姊妹多,能吃得饱,能穿得暖,已经不错了,哪有多余的钱去买照相机这个奢侈品呢!上面的石榴花是我两年前来到新单位工作,下班路过绿化带时发现的。一看到久别的石榴花,又是亲切又是欢喜,遂后就用相机拍了下来。遥远的老家虽相隔千里,每每看到这鲜艳的石榴花,仿佛老院子的石榴树就浮现在眼前了。

图片 2

 老家的院子里还有两棵大枣树和一棵小枣树,枣花开得很小,很不起眼,很朴素,但结得枣儿却墩墩实实,又大又甜 。记得每年一到农历的七月十五前后,枣把那块儿也就刚刚红了个圈圈。我们趁父母不在家时,凡是我们能够得着的枝杈,上面的一个个枣儿就被填进我们姊妹们的肚子里去了。

我近年来常常回忆起故乡的石榴花,不是那些花儿令我念念不忘,而是感慨岁月变迁,唏嘘物是人非。

 来河北这这些年,先是吃沧州的金丝小枣,枣的甜度跟老家的枣很相当,但个头比起老家枣儿的个头差多了。瞧我!怎么都是觉得老家的枣树好,老家的枣树上结得果子很实惠哦!

我常常想起来一张娇羞的溢满了甜蜜的脸,在石榴树下闪烁。听邓丽君的《甜蜜蜜》时,我总能想起她。“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我后来也颇见过不少美女的脸,见过不少恋爱中女子的表情,最让我难忘的却依然是她的娇羞中带着甜蜜的笑脸。

  河北这地方,这几年又兴起了栽种冬枣树。冬枣的成熟期比一般枣儿要晚些,人们通常把冬枣当成一种含VC丰富的小水果吃。老家院子里的枣儿,相比之下,是比河北的冬枣收成早些,个头与冬枣也不差上下,甜味也相当。只是老家的枣儿没有冬枣那么脆!不需遗憾,若你哪天能像我一样,咬上一大口我老家的青枣儿,保准你满嘴都是柔脆香酥甜。河北的冬枣树快要开花了,那我家老院子里的枣树花已开得密密麻麻的呢!花儿凋谢后,马上就要挂好多好多的枣子了。

那是一张恋爱中女子的脸,甜蜜的如同成熟的桃子,浑身洋溢着幸福,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那是我最初对于爱情婚姻的感想,后来,我见过了各种版本的爱情,见过了各样狗血的婚姻,见过了相爱相杀,见过了家暴出轨,耳闻目睹的各种感情故事,已经让我麻木了,让我对爱情和婚姻彻底失去了兴趣。夜深人静时,却浮现出她的那张微笑的脸,如同淅淅沥沥的春雨,湿润着我不再柔软的心,让我对爱情和婚姻还能稍稍有点希望,虽然希望依然渺小的如同初春枝头上的嫩芽,小小的,淡淡的,但是,聊胜于无啊,至少还给了我浅浅的希望,让我没有看破红尘,遁入空门,还对生活抱着微弱的希望,努力地想把“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成“琴棋书画诗酒花”。

图片 3

犹记得那年的石榴花,正是开得如火如荼的时节,石榴树下的那张长凳上,有两个羞涩的人。女子微低着头,红红的脸颊就如同那盛开的石榴花,声音细细小小,柔和甜美。男子手足无措,说话都磕磕绊绊,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那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其实那是他们在我家相亲。

 嘿嘿!自我安慰,笑几声吧!母亲离世已七个年头了,老院子给了二弟,二弟今年春节过后在院子里盖了新房,那枣树还保留住没有,问二弟难免显得多余了,不是么!

女子是我家的邻居,梳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到腰际,男子是隔壁村的,正在部队服役,穿一身绿色的军装。榴花如火,映照着他们幸福的脸庞。

 还记得一次陪三姐去给自家的自留地里的庄稼浇水,在离我家很远的一道水渠边上,发现了三颗开着浅紫色的野菊花,很美,很耀眼,当时要不是三姐叫我走,我真是舍不得迈腿离开。

我那时年纪小,很多事情并不清楚,但是,在我长大之后,却凭着模糊的记忆,把这个故事隐约猜透了。

图片 4

那女子时常来我家玩,每次来玩,都带着一堆的针线,几乎全是给那个男子做的。我记忆中,她偶尔低声地和我母亲说几句关于那个男子的事情,仿佛没说过他的名字,每次都是用“他”来代替,收到他的信,她的脸色总是娇羞里带着满满的甜蜜,一边小声和我的母亲谈论,一边忙碌着活计。

今天下夜班休息,上午骑车去野外闲逛去了。在沟渠边猛然发现了几颗野菊花,就径直走跟前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一番,除了花儿的颜色不同外,形状大小跟我在老家沟渠边见到的那颗像极了,只是它开的是黄色的花,而老家的野菊花开的浅紫色的。见到了记忆中这些野菊花,又倍感亲切和熟悉。哦!也就迫不及待的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粗略得出:这些菊花都是菊科目,这两种都属于雏菊品种类。更深的了解一番雏菊,雏菊竟代表着天真,无邪,它的花语是快活。

有时她是在做鞋子,粗粗的麻绳,厚厚的鞋底,青色的鞋帮,一双巧手,飞针走线。有时是一双鞋垫,图案有飞舞的凤凰,也有盛开的并蒂莲花,鲜活鲜活的,好像真的一样,凤凰好像能听见振羽的声音,莲花也是喜气洋洋,用活灵活现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了,让我艳羡不已。我还见过她用金属的钩针,把一团白色的线,钩成了一条白色的假领,说要给他缝在军装的衣领处,可以换洗,我没看过绿色的衣领和白色的假领在一起的情形,因为那个时候那个男子在部队,几乎就见不到回家的身影。再后来有次我见她来玩的时候,撑开了圆形的绷子,在一块雪白的布上绣鸭子样的动物,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叫鸳鸯的动物,在我的记忆里,那是绣的枕头,她那时应该是在备嫁了。

 呜啦!老家沟渠边的野雏菊,不但很美,而且寓意着永远快活。在老家我老早发现了它,并如此的痴迷和欣赏它。神话般地说,我遇见它 ,是一种奇迹!哦,它早早的给我身上贴了一个标签:一个快活的人。只是我现在刚知晓,也为时不晚呀!即刻起,我要满心欢喜的接受这个标签,并做一个永远快活的人呢!

幸福的日子嘎然而止,那张娇羞甜蜜的脸定格在了石榴花上,永远没有了变化。

 来河北这么多年了,见到了许许多多绚烂和美丽的花,为何却对这几种再平凡不过的花情有独衷呢!这就是真真的乡情吧!

某一天,邻居家传来阵阵的哀乐和低低的呜咽,那个美丽的女子去了,在即将踏入花轿的时节。据说开始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再后来一直不好,直到最后,才确诊是出血热,然而却已经回天无力了。从邻居家传来了悲鸣,那是她的那个他在哭泣,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见一个成年男子的嚎啕大哭声,好像压抑的声音突然释放,震破了苍穹,传到了云霄,闻者落泪,听者伤悲。

所有的美好都定格在了那年石榴花盛开的时节,那带着娇羞,溢满着甜蜜的女子的脸,那手足无措,滚动着汗珠的男子的脸,永远鲜活地绽放在我的回忆中,那些朴素的如同原野一样的感情,是浮华人世里吹来的清风,让我在家暴出轨相爱相杀的现实生活里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如同暗夜里的北极星,指引着我感情的方向,让我时刻提醒自己,把“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成“琴棋书画诗酒花。”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的石榴花,记忆里的石榴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