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情感专区 > 写诗就是为物象寻找灵魂,纪念汪国真的离去

写诗就是为物象寻找灵魂,纪念汪国真的离去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09 18:55

来吧!我的灵魂说,让我们与肉体一起,写下那首仅献给瑶瑶的诗。

——常书远诗歌札记

最繁华的城市为何带来

——子夜心禅

因为我们是一体!以便我,要是死去无形的回来,或者离此很远很远,别的天地里。

当然不全是,但很多时候写诗是为一个物象寻找灵魂,或者说为物象寻找肉体的过程。

最寂寞的北极熊

一个诗人的离去,让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些沉思和感动,整理了几首诗歌权作纪念。记住他的名字吧!他叫汪国真。

在向别的伙伴们继续歌唱时!合着大地的土壤,树木,天风,星辰,宇宙,和激荡的海水!

明镜如月——月如明镜

最纯洁的孩子如何走过

一、与诗对话

我可以欣慰的唱下去,永远永远承认这是对你的诗。因为在此时此地,代表肉体和灵魂,给它们签下我的名字!

这不是两个相反的活动,而是一件事。我用肉体和灵魂的概念做比,是为了与传统的比喻、通常的隐喻区分开来。

最肮脏的垃圾场

捧着我喜爱的诗集,与诗对话:

——赵泽斌

这尤其适合意象派书写。

最混乱的回忆永远让我想起

我喜欢读你?那就读吧!

赠“邱瑶”

意象一词久远矣,但古典的意象与现代的意象是有区别的。古典意象是物象的平移活动,找出物象间让人一眼即明的共性,从一个物象跃到另一个物象,形成意象链。

最专注的一刹那

我想走进诗人的心里?那就先把诗融化在自己心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如李白诗《渡荆门送别》: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把映入江水的月亮比喻成天上飞下的镜子,把叠叠的云层比喻成海市蜃楼。这是古典意象的优美诗句,月与镜构成意象,但它们不是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因为二者有主从的分别:月毕竟是主角,镜在诗中的地位只是一个用来比喻的工具。

最丑陋的世界偶然让我看到

我想了解诗里的一个个谜题?那就先把自己种到诗里。

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必须是平等的,彼此需要又各自独立。出于人的某个特定的思想情境感受,两个物象通过诗人,电光石火的瞬间寻找到了彼此,以诗为盟,缔结了灵魂与肉体的关系。没有谁一定是灵魂或肉体,客观上它们是互换的,只是从物象自身的角度看,对方是自己的镜像,一如灵魂看见了自己的肉体,或肉体看见了自己的灵魂,在此只是道出这种平等的镜像关系。

最美丽的一首诗

我喜欢…诗人抒发的情绪?噢!那只是泉水的缝隙。

所以意象的平等是可以互换的存在。

原来最暗的天空

那又是怎样的层层堆积?一个人的夜里……

它们不是“相像”的关系,而是“就是”的关系。

总有最闪烁的星星

二、记得你

这些面庞从人群中涌现

为唤不回的为做不到的

不知你为何要默默离去?或许,你忘记了天上与地下的距离?或许,你不小心迷离到了另一个时空里?

湿漉漉的黑树干上花瓣朵朵

为还在活的我和你

不知你在那边是否还能记起你的诗集?或许,你还能把它们抒发得酣畅淋漓?或许,你已经忘记?

当庞德写下《地铁站上》这首著名诗句的时候,区别于古典意象的现代意象美学便到来了。“人群中的面庞”与“湿漉漉的黑树干上花瓣朵朵”是两个平等的物象,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比喻面庞像花瓣,而是“就是”花瓣。因为有比喻就有主从,这首诗没有主从关系,地铁站人群中的面庞是主角,湿漉漉的黑树干上的花瓣也是主角。当庞德在地铁站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个涌现的面庞,他脑海里顿时闪现出“湿漉漉的黑树干上花瓣朵朵”这个物象。于是诗人以己为介,为两个物象缔结了灵与肉的关系。

原来最大的怀疑

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你的诗歌还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无数人读你。

现代派意象是物象的平等互换关系,没有谁为谁而存在。它们的本质不是“像”,也不是古典意义的“和”,而是“就是”。在“就是”的同时,它们都能各自回到自身,而在古典意象中,比喻之后,和合之后,物象便失去了自身。

总有最渺小的自己

三、我的诗歌

它们的相似不是表面性的,而是个体性、特殊性的(只属于某一首诗)。面庞与花瓣只在《地铁站上》缔约了对应关系,在其他诗中它们将风马牛不相及。虽然以古典诗学的角度将花瓣比喻面庞好看比比皆是,但那根本不是《地铁站上》上面庞与花瓣的那种特殊的,只属于那首诗的关系。这与中国古典诗学中约定俗成的“普遍性”意象库,如残红对应落花,月亮对应玉盘、顾兔是不一样的。

向蝴蝶知更 向肉体灵魂

我希望我生命的生命,可以永远纯洁;即使肉体和四肢干裂,也只是排除虚伪,留下我真实的脉搏。

所以写诗有时候也是创造一个世界,一个微型世界,虽极小,内部也可极大。两个“远距离”物象在一个微型世界中缔结成了永远的伴侣,压缩了时空,时时就是对方,时时又能回到自身。它们终于地、无意地,且必然地寻找了对方,如灵魂与肉体的不可分割。

向芸芸众生 我该说感谢

我希望我灵魂的灵魂,可以永远不丑陋;即使将来有一天,娑婆世界或天堂都不要我;我的生命依旧呐喊,我的灵魂宝座不会蹉跎。

而这种意象美学,其实在中国古典诗学中早就有过朦胧的指向性,那就是中国古典诗学的最高层次:兴。只是这种朦胧的觉醒后来与“托物言志”彼此影响,变得面目含混起来。

还是对不起

我希望我一生的诗歌,可以悲伤、快乐,并用生命和灵魂去润养;悲伤、快乐的源头,可以流淌奔波,永不干涸。

2017年9月28日

最暴烈的流徙 难道为了成就

四、诗的理由

版权所有

最温柔的小团圆

没有人可以永远活着,也没什么东西可称之为不朽,我只希望百年后,依旧还会有人读我的诗,尝试理解我曾经的爱恋与追求。

最简单的渴望 从来不想证明

那时不知谁在读?或许是我的子孙偶尔翻起,或是同一纬度无意拾得的诗友,无论怎样,能在不同时间,读者与作者在相同的情绪里交流,就是作者快乐的理由。

最荒缪的大时代

读吧!你可以看到我诗中的豪迈与清幽,或许还能感受到我发酵的哀愁,如果你能读到诗歌的深处,会与我留在诗里的灵魂同游,我的灵魂依旧在诗的河中漂流。

原来最暗的天空

我想告诉我百年后的朋友:我也曾在前人的诗中找到过灵魂,我常常在深夜与他们畅聊。他们告诉我:信仰与爱,才是诗歌拥有灵魂的理由。

总有最闪烁的星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为受过伤的 为犯过错的

为还在活的 我和你

原来最大的怀疑

总有最渺小的自己

向黄土灰尘 向肉体灵魂

向芸芸众生 我该说感谢

还是对不起

宇宙洪荒再沉默

总有最闪烁的星星

某一天消失 某一天诞生

有一天宽恕 我和你

原来最大的怀疑

总有最渺小的自己

向恩怨爱恨 向肉体灵魂

向芸芸众生 我该说感谢

再是对不起

图片 1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写诗就是为物象寻找灵魂,纪念汪国真的离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