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旅游专区 > 西塘雨夜,西塘2日游巧遇Tom

西塘雨夜,西塘2日游巧遇Tom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22 16:18

写给同样能感悟西塘的同道中人……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今年的元旦对我有特别的意义吗?2006年会是怎样的一年?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忐忑过。在2006年我和他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吗?我们终会团聚在大洋彼岸吗?想和他在一起的渴望从来没有这样强烈过,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思念是如此之苦。

萍水相逢 尽管在火车站里看见人头攒动,但这辆开往怀化的列车上却仍有不少闲置的座位。我们做了个顺水人情,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要玩牌的一群学生,找了个空座安置了自己。 享受完HORACE带来的用艾草为原料的美味青团开始侃天,天南地北的聊起来,仿佛两只唧唧喳喳的麻雀。当我们聊起今年的世界杯时,坐在我们对面的中年男子终于按捺不住,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他衣着整洁,略微有些发福的脸庞和身躯,看上去是经常出门在外的人。有这样一个偶遇的陌生人加入,谈话顿时热闹了起来。从与他的交谈之中,我们得知他原来是从事医药销售的工作。提成可观,但也颇多应酬奔波与无奈。其实在现代都市里,大家都活得不容易,顶着压力为着生计而忙碌着。像HORACE与我这样率性而为,可以想出游便出游的生活也着实让他羡慕了一把。这样萍水相逢的畅谈让我们都感觉很有意思和趣味,似乎可以暂时卸下平日里的面具很轻松的交谈,无须矫情。 下车之时他很真诚的祝福我们玩得高兴,挥手时候我也在心里默默的祝他一路顺风。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塘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塘

于是我选择元旦这一天去古镇西塘,寻幽觅古中试着去寻找答案。在梅陇搭火车,惊讶于梅陇站的拥挤还有脏和破。还好这趟N523是软座的双层城际列车,上了车才松了口气。坐我身边的女子主动和我说话,她叫云,也是独自去西塘,我们对视1秒,内心都肯定了对方,彼此庆幸这么巧遇到了合适的旅伴。50分钟的车程在我们的闲聊中很快过去,转辆小巴到西塘,我们各自预定的客栈老板已经在车站等我们了。我们约好放好行李再碰面便各自进入古镇。我订了烟雨长廊的近水楼阁,古老的房子被主人家改造地清爽干净,雕花大床是特别收来的,十分精美,只是房间太小了点,特别是卫生间,仅容转身。不过在如此古老的房子里能享受到现代文明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我只订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窗外便是烟雨长廊,游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纷至沓来,与我只一帘之隔,颇为有趣。云如约来到我住的客栈,我们便悠然开始了游荡。烟雨长廊确实太经典了,小河两岸青砖白瓦的民居错落有致,送子来凤桥和彩虹桥遥相呼应,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都有长廊遮风避雨,好一派江南小镇风情。西塘并不太大,我们走走停停,看到特别的小店就进去逛逛,云说好像在逛街。不过倒真有意外的收获,在一家饰品店,我看到了非常别致的牛骨发簪,用发簪将头发盘起正好搭配我穿的中式棉袄。老板娘借给我梳头的桃木发梳沉甸甸的,是好看的深棕色,我问她卖吗?她不好意思地说,你喜欢5块钱拿去吧。云也挑了一对银耳环。我俩欢喜而去。西塘并无太浓的商业气氛,店铺多卖本地特产的芡实糕、花生酥、粉蒸肉和臭豆腐,街上飘满好闻的食物香味,倍觉温馨。镇上的住户仍然过着自己的平淡日子,并不过分关注游客。西塘真的太古老了,没有改造过的老房子阴暗潮湿低矮,几乎看不到年轻人的身影。逛累了,我们去了老品芳吃饭,一看菜单比中午在响堂吃的那顿便宜很多。馄顿老鸭煲和椒盐南瓜都还不错,只是酱爆螺丝我是怎么也吃不惯。螺丝怎么做都会有股腥味。很多情侣来西塘,男孩子们几杯黄酒下肚,说话的声音也格外大。我和云安静地吃着我们的晚饭,店家的一只小狗却蹭了过来,小狗的眼睛非常好看,静静地在我腿边蹭来蹭去,我们将鸭骨头喂给它吃,它欢喜不已。吃完饭出来,廊下的灯笼都已点燃,西塘仿佛一个梦境。慢慢走到码头坐船,静静的河里只有橹声和游人的交谈,两岸的灯笼泛着朦胧的红晕,都不愿惊碎这梦。古镇已早早进入梦境,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不过镇上仅有的两个酒吧还是挤满了游客,毕竟很多人不习惯这么早睡。晚上9点,我和云就各自回客栈休息了,因为约好第二天早起。那漂亮的雕花大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舒服,我不禁怀念起3年前在岷江的龚滩古镇住过的那家爱莲客栈。那房间宽敞明亮,开门见山,主人家的木床铺了厚厚的棉絮,四角用江滩的青石压住,平整极了。三峡的古镇就仿佛三峡的风光,明亮清隽,没有阴柔之气。第二天一早云果然准时来敲门,我们去拍清晨的西塘。这两天的天气都是阴阴的,早上河面上飘着青烟,那是家家户户在升煤炉。西塘的清晨也是这样世俗地醒来。拍完照,我们又来到三味臭豆腐,这家的臭豆腐确实不同凡响,外酥里嫩,好吃极了,私下认为为西塘第一小吃。永宁桥边的钱氏豆腐花和陆氏小馄顿妙在和风景配的绝佳,坐在桥边吃东西实在有失淑女风范,但这也正是小镇古朴之处。最为有趣的是,有男孩来买两碗豆腐花打包带走,我和云都为他捏把汗如何能将这么汤汤水水的豆腐花端回客栈,钱爷爷直言不讳:“怎么不带她来这里吃!”我和云暗笑。吃饱喝足差不多也该离开西塘了,云还要去乌镇,我却想回上海了。我们在嘉善分手,各奔东西。S806是最原始的那种绿皮火车,12:30终于到上海了。打了辆TAXI,行驶在高架上,上海的繁华一览无遗。古镇确实只能短暂地发思古之幽情,真正在那里生活会窒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是如此害怕假日,因此总是选择出行。但是亲爱的你可知道,每到一处我都会想象你和我在一起,温暖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对什么都觉得好奇。但愿我们的期待和相守在今年有美好的结果,君心似我心。

搭车 出了车站,我们开始迅速搜索开往西塘的巴士。公车似乎找不到了,不少私人的士开价三十,语气很是坚定,不给还价的语气。HORACE嗅觉异常灵敏,看见几个人影上了辆小面包,立即上前打探,很惊喜的发现车里除了这一家人外还正好有两个空位子。于是他一口一个阿姨的叫得亲热,我们就和这一家子一起上路了,两人只消十块大洋。

烟雨长廊

烟雨长廊

泛舟 记忆中西塘游船最晚一班是晚上八点,所以我们一下车就直奔游船码头,依稀记得是在送子来凤桥边。不曾料想周五晚上的西塘竟是游人如织,少了些向往中的宁静。我们上了一只乌篷船,好一会等到人齐了,船夫才跨上船,慢悠悠的把船摇离岸边。我趴在身后的栏杆上,下巴磕在手臂上痴痴的望着水面和两岸。 西塘的夜晚是迷得让人醉的。 古老的屋子在房檐下都悬挂着一串串艳艳的大红灯笼,灯光柔和并不刺眼,和水面的串串倒影一起相映着,有几分暧昧的情趣。水面上除却灯笼的影子,还不时可以看见一只,或者几只纸叠的精致的小船,里面放着短短的蜡烛,闪着悠悠暗暗的黄晕在水里荡着,不知道从哪只温柔的手里放下,也无从得知它们究竟要漂到何处去。只是这样静静地随着水波的起伏摇荡着。 两岸的老屋子在夜幕中看不真切,被折射的水光粼粼的照着,倒显出愈加班驳与充满神秘,让我不禁遐想连篇着曾经这里的痴男怨女有着怎样的花前月下的情节。觉得似乎只有在这里,才真正让人有着“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情怀。 耳边传来的是嘎吱嘎吱的船板挤压之音和船浆划破水面互相碰撞发出的温柔的潺潺声,还有远处飘来的丝竹奏着的悠远的曲调,加上空气中搀杂着漆黑船篷的桐油味儿,使得我早已放弃了拍照的念头,只是这样静静的倚靠在栏杆上,享受着这样古老而悠远的夜。

江南忆酒吧

陈家老宅

毛家弄客栈 上岸了,意欲寻觅个歇脚之地。尽管游人如织,但比起这里的农家客栈还是要少得多。烟雨长廊有不少逡巡着招揽生意的妇人。走了一圈,经过一番比对,我们还是达成一致共识,觉得“毛家弄客栈”性价比最高,于是我们很快就决定住这家客栈。 放下背包我们稍事休息。房间里除了基本家具摆设之外,在一角有一扇被蓝印花布掩盖着的木门。好奇心颇重的HORACE掀开花布,打开门侦察一下门背后是什么,我也探头过去,眼前的情景却把我们都赫了一跳——原来门背后竟然是另一个房间,里面很昏暗没有开灯,隐约可见摆着一张雕花大床和一张上面放着两个背包的小沙发。HORACE愣了好一会,经我一点拨,惊得赶紧把门给关上放下布帘子。 过一会缓过神来,不禁嘿嘿窃笑,原来刚才老板娘所谓的客栈最好的房间妙处竟在于此处机关。 后来在吃饭时候我又想起此事,忽然暗自庆幸当时里面空无一人。试想在自己房间里突然冒出来两个陌生的脸孔是多么恐怖,我无从想象这一场景中彼此的表情与心情,尤其是如若对方不是正襟危坐之时的无知闯入…… 想到此情不自禁地巧笑倩兮。

永宁桥

7868com ,发表于 2004-11-16 16:59

早就想去西塘,上个周末终于成行。 个人比较推崇火车旅行,总觉得搭上火车的那一刻,旅程就开始了。再近的距离都被拉得好远,有种被放逐的感觉,仿佛列车会一直开下去,没有终点。这次也不例外,搭乘4点从上海出发的火车,5点到达嘉善。找到汽车站,抵达西塘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们从苏家弄进入古镇,巷子十分狭小,仅容两人擦肩。昏黄的壁灯映照着班驳的墙面,青石板路踏上去发出咚咚的回响,灯笼已经亮起来,空气中有潮湿的水乡味道。 安顿好落脚的客栈,简单吃过晚饭,开始夜游西塘。尽管还只有六七点钟,但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而这却是属于我们的难得的清闲时光。坐上游船,静静的飘荡在古镇的河道上,大红灯笼,古宅,社戏台从我们的身边轻轻的划过,所有的喧嚣都抛在脑后,只剩下船夫摇船时发出的吱吱的声音。原路折回的时候,对面的船上,竟然有人对起歌来,歌声纯朴嘹亮,使这个寂静的夜晚有了别样的色彩。 游完船才只有八点半,实在不愿意这么早就回到客栈,信步沿着河边散步,没想到竟让我们淘到了宝。在烟雨长廊上,我们找到了陈家老宅,和别家一样,他也是个客栈,有四间房,80-120元一晚,平日和周末略有不同。有意思的是他家还有个小酒吧,这也是镇上唯一的一个酒吧,如果晚上你不想睡得太早,那这里就是你最好的去处。(陈家老宅电话:13362366906) 酒吧和和客栈之间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这样不管外面玩得再疯,都不会影响到住在里面的人。院子里栽满了树,我们有幸吃到了他们家自产的橘子,小小的但是很甜。 酒吧的布置简单古朴,灯笼、粗麻台布、小盆栽花,去掉精致与浮躁,留下的只有最自然的小镇风情。酒吧里的酒很便宜,一律十元,你想在这里待一整晚都没有问题。老板陪我们聊天喝酒,送上当地的大头菜和茴香豆,还让我们自己挑选喜欢的音乐。这样的夜晚感觉很温暖。 离开酒吧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街头巷尾空无一人,深秋时节的清冷空气让人格外清醒。 回到住处,洗了个热水澡,睡意就上来了。 第二天,我们还是起了个大早,为的是全无杂质、安详宁静的清晨古镇。走在镇上,处处都是浓浓的生活气息,老人们不是忙着家务就是早早的聚在茶馆里喝茶打牌。早饭是在路边摊上解决的,钱氏豆腐花又滑有嫩,再加一点辣椒酱就完美了;皱纱小馄饨里没吃到什么肉,但皮很薄,汤很鲜。 在镇上荡着荡着,开始下起雨来,渐渐的越下越大。躲在长廊里看河面的涟漪慢慢散开,有淡淡的水雾弥漫在空中,斜斜的雨滴把空间划成好多块,垂柳和石桥在水面上的影子也变的模糊起来。 九点半过后,游人越来越多,旅行团一个接一个,小镇的恬静也被打破了。我们找了个地方较偏的茶馆坐下来,喝喝茶,说说话,一个上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由于被钱塘人家恶劣的服务态度吓走,我们最后选择在河对岸的又一村吃午饭。因为去的早,捡了个临河的位置,外面有很好的风景。荷叶粉蒸肉非常美味,其他还有老鸭馄饨煲、椒盐南瓜、蝉衣包肉和臭豆腐,虽然菜式不算精美,但吃得很舒服。走之前,老板送了两个豆沙粽给我们,味道还不错。 下午两点,我们登上了回程的列车,竟然有点离愁别绪。告别了烟雨西塘,可雨却一直没有停过,一路陪伴我们回到上海。我想去西塘还是要选个有雨的日子吧。

响堂 来到此地自然少不了腐败。之后回过头来重新评估,这回的排挡晚餐真可谓“腐败”二字。其一在于数量,两人共点了九个菜,喝了两斤嘉善黄酒;其二在于价格,结帐时候方才发现在排挡的一顿晚餐两人消费竟达一百七十大洋。 网上曾经不少人推荐“响堂”,上回来西塘也是在这家用的晚饭,所以还是选择了这家。老板娘依然热情,也依旧年轻,只是不见了那条长长的辫子。一看菜单,当即点了这里的特色:蝉衣包圆、椒盐南瓜、龙虾、白丝鱼、荷花、黄蜆(结果由于沟通障碍,被老板娘听成螃蟹,多点了一盘这里的小螃蟹“六月红”)。 坐在古镇的河岸,就着小方木桌看微风把头顶的嫩绿杨柳枝条恣意吹拂,空气中带点水气。桌上蜡烛的火苗跳跃着,发出柔柔的昏黄的光,加上周围的古老而沉静的老房子,让人的心灵也不由抛弃了白日都市喧嚣的浮躁,只愿把自己沉浸在水面悠悠的丝竹声中,慢慢地在醇香的黄酒中沉淀自己的心绪。 突然手背上滴到几点水滴,天公落起雨来,然而并不影响我们的好心情,反而给古镇增添本应有的韵味。我们赶忙带着满桌佳肴撤到廊棚之下,继续伴着淅沥的雨点声,悠闲而自在地享受我们的晚餐(由于我们胃口奇好,后又追加一份椒盐南瓜和一盘油焖笋)。

发表于 2005-11-28 10:58

礼拜6早和朋友说好9点在人民广场等准备做地铁去锦江乐园。结果我晚到了,到广场已经9点15了,真怕来不及,毕竟我们要赶10:06分的火车,好急啊,马上和朋友买地铁票,上地铁。。,到锦江乐园已经9:50分了,出了地铁口马上过那个很大的桥,小跑到火车站买票,12元1人,幸好还来得及。10:06火车准时开车,我们没位置,同伴的小外甥哭个不停,一直哭闹到松江过后,才停,估计他也哭累了。10:56下火车,根据网上所说,一直走出站台,果然有黄包车车夫问我们车要吗,不要搭理,在往前走拐弯,就看到保险大楼拉。接着过桥就是嘉善汽车站,买票上车,2元一人,站站停,估计到西塘要20分钟超过了。在车上和旅馆老板娘联系好,让他在农工商超市等我们。下了中巴,老板娘已经到了。26日其实还是不可以进镇,只有当地人还进出,我们走到邮电西路这里,要开始一个个混进去了,那时候老板娘的姐姐也出来了,推了个自行车,我朋友就骑自行车直接从大门进去,我和老板娘的姐姐从弄堂进去,居委会这里,有个保安问我们干吗的,我们说去西家弄吃饭。混进去了还算成功。我姐姐他们3个人是从买森林芡实糕那条路进去的。随后集合,我们去了当地有名的老品芳饭店,很不起眼的小饭店,但东西很好吃经济实惠。我们点了花生米、椒盐南瓜、椒盐排条、炒善丝、清蒸百水鱼、河蚌豆腐羹及一瓶嘉善特王和可乐,总共才吃掉72元钱。好便宜,酒足饭饱之后,小外甥好皮,要用竹竿玩水,我打电话给老板娘,问他我们好不好进客栈。因为我们住的烟雨长廊里的近水楼阁正好被封住。饶了个大弯,我们终于进去了。稍微休息片刻后,我和朋友出去想逛逛。姐姐他们因为小孩子要睡觉所以就没出来。我们刚出来就被通知说不能在往前走,我们于是只能在三味臭豆腐里吃臭豆腐,哈哈,的确好吃,我们还要了酒酿小园子,端上来一吃,哪有酒酿味啊,里面还放黑芝麻。前面又在排戏,我们看到Tom Cruise的替身跑来跑去的,速度好快啊。接着真的也跑过去了。随后后面跟着一帮人,再接着真的Tom Cruise跑过来了,我近距离看到了,一路走过去还跟周围的人打招呼,还和三味臭豆腐的老板合了影。那时候已经4点多了,我们又返回到住的地方,和小外甥玩会,因为前面被封了走不出去,只能回旅馆。过了半个多小时,下面没什么声音了,看来是可以出去了,我们在外面稍微逛了逛,就看到钱塘人家了,那时候还早是5点钟,我建议还是吃好算了,如果在晚的话,会没位置了。于是我们在2楼开始了我们在西塘的第二吨饭,果然没过多久,位置就已经都座瞒了。我们点了老鸭馄饨褒、蝉衣包圆、红烧蛔鲤鱼、炒螺丝、葱油春子及油盐南瓜。还要了一瓶黄酒和可乐。吃完买单才96元,也不是很贵。吃好后,我们买好游船的票,因为还早,游船要7点才开始,我们就沿着烟雨长廊这条路一直走,走到了后面已经没什么人了,连灯笼也没有。我们又在返回,等了一会,开始游船了。我们8个人一条船,看看西塘的夜色,灯笼少了点,听旅馆老板娘说,因为拍电影的关系拿了不少了,本来还要漂亮。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上岸了。走到旅馆,我和朋友把东西整理下后,准备去江南忆酒吧,碰到旅馆老板我们于是一起到了酒吧。因为时间的关系酒吧没人,我们要了饮料后,就和老板聊聊,酒吧里的画都是老板亲自话的,在拍摄电影期间,酒吧就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地方,当然这都是老板说的。我后来还要了杯调酒。2个小时之后我们走了出来,结帐65元钱。那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我和朋友居然会肚子饿,因该是嘴谗吧,我们去了天下第一面,哈哈,都没人了,我们还座在外面吃面,我吃了碗牛肉鲍鱼面,朋友吃了碗膳丝鲍鱼面都是7元。很好吃的。完后,我们过了永宁桥到了烟雨长廊到了旅馆。准备休息了。第二天一早,朋友7点就出门买豆腐花了,买到8点才回来。我们9点又出去了,又吃了陆氏小馄饨,多放点辣,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姐姐的老公要去吃天下第一面,没想到,我和朋友陪他出去就进不来了,唉,什么社会哦。居然有这么诈骗钞票的,他们看着我们进去的,前后不到10秒种,等我们要在走进去,居然说要门票才好进镇。门票要30元一张,我们都快走了这个钞票花了很冤枉,我不肯买,门口的当地人到是做起了生意,说10元钱一个带进去,姐姐的老公没进去,我和朋友花了20元钱进去了。看来西塘这座古镇也慢慢地变的商业化了,居然会这么赚钞票,理都不讲!进去后和姐姐会合,我们去买了森林芡实糕、老马粉蒸肉在到旅馆退房。在跑出来,打个的谈个价钱就去车站了,下车到了汽车站,我朋友发现他的行李包忘记拿了在出租车上了,倒霉死了,于是只好等他,姐姐他们3个就先座车回上海了。我等了一个小时,傻的要死,就这么干座着。幸好他包找到了,后来还买了农工商茶叶蛋,这个蛋太甜了点,味道到还可以。13:10分我们座上了回上海的车,西塘再见了!

雨夜·江南忆 带着薄醉的轻飘夜游西塘。此时的古镇已步入静谧,不少游人已各自散去,只有稀疏的几个人影还慢慢的走在烟雨长廊的青砖路上。虽然水对岸的热闹的灯笼已不再光亮,却越发显得长廊底下红灯笼的可人,古老的墙壁在它的光照下也更见班驳。加上长廊外滴答的雨声,犹如走进了一支江南古老的曲子,一切显得迷离却又真切。 古镇的小巷幽深而宁静,青石板在路灯的照耀与春雨的浸润下反射出昏黄的光亮,让我突然想起了戴望舒《雨巷》中那把让人回味无穷的油纸伞,该是多美的意境! 我们顺着音乐声找到了传说中西塘很有名的酒吧——江南忆。在一片魆黑与安静中酒吧的晶莹与音符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时间不早的缘故,里面除了老板竟没一个客人。因此显得我们有些突兀了。 徘徊了一阵,找了张靠近门口的木桌子坐了下来。整个酒吧里满是原木的桌椅,包括吧台和酒架,辅以昏黄的橘色灯光,让这里的氛围显得如此独特与清新,吧台前横着一副不知是谁未画完的墨迹半干的西塘古石桥画,加上音箱里传出李宗盛的歌声,让我们这两个原本出生在怀旧年代的人更觉得亲切。 叫了两杯枣子黄酒我们掷起了色子。不知是否是酒不醉人人自醉,HORACE把色子掷飞了好几回。窗外的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旅游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塘雨夜,西塘2日游巧遇T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