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旅游专区 > 知道他一生最大的痛吗【7868com】,职场绝世武功

知道他一生最大的痛吗【7868com】,职场绝世武功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21 09:49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2006年。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0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绍兴

7月份的上海,白天已经有了酷热感。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绍兴

一个草长莺飞的江南春日,陆游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绍兴,一个曾经带给他无比幸福和无限伤感的地方。

沈园

到了晚上,黄浦江边上江风徐徐、船笛阵阵,却也十分凉爽。

百草园

这一别,就是整整十年,多少次梦牵魂绕,多少个天涯望断。

发表于 2004-04-22 16:05

一向喜欢绍兴的山水.更喜绍兴的风土人情,每次.到绍兴都有一种亲切随和的感觉。去了沈园三次,每一次都留下几个人物,一段情节.几句对话。 第一次是十几年前,刚到绍兴就被那里的说话声音吓住了。我轻轻地问一句,他却非让你重复几遍,然后手一挥,炸雷似的一声:“杭头!”那声音着实让人吓人一跳,但地点保证对的,绝不欺人。那时沈园已是一片荒芜,问了几个人都摇头说不知。后来看准了一位坐在家门前吸烟的老者,提高嗓门:“大伯,沈园往哪里走?”“梭西?”“就是陆游。”灵机一动换一种问法。“陆游哇!往杭里头走,再转弯。”说着照例是手一挥。原来绍兴的老人是只认陆游不认沈园。“走错哉!”身后响起一片炸雷。回头看,几位老人一起在喊。其中那位指路的老人一溜小跑,咚咚咚跑过了桥,拽住我的手使劲拉。这才明白我可能是提前一个路口转弯了,只好由他拉着走。只听得一串似鞭炮的话语啪啪啪地从他嘴里蹦出。他为了我这个转弯,扔下悠悠烟袋,跑了一百多米路。还有那后面一排老人如同监督委员会成员,直直地看着,共同监督我行路是否正确。心里的感激只仔变成认真行路,不敢辜负那一片热忱。 第二次是几年后当领路人去的,身后跟了一串。这次要扎台型,不肯轻易问询。但在许多新建筑面前依然茫然一片。正发呆间,一个小姑娘撑着把偌大的黑伞,仿佛举着一个小屋顶,小鱼儿似的从巷边游出来。我低头悄悄问,她呢,心领神会,眼珠一转,用眼光告诉了我。这下我昂头领着大队人马走去,偶尔回头,看见那小姑娘停在那里。用手向我作补充说明,我一边回顾,一边走着,用我的眼光向她致意。 第三次就有点变味了。今年暑假,约朋友一同访绍兴。照样迷路,照样问路,特意问一位老者。事后,他轻轻地说了句什么,我正疑惑说话声这么轻,怎么不见了炸雷声?同行的人却听懂了,给他五元钱。我问:他到底说什么?回答说:“小费拨伊色,小费!”

夜晚,是外滩最漂亮的时候,百年上海的建筑博览群,被灯光演绎得像一首交响乐,庄严、华丽、高贵,中规中矩。外滩的对岸,浦东陆家嘴,则像是一场欢快Party上的流行音乐,自由、奔放、热烈,又有些随性。

三味书屋

他疲惫地推开家门,一片欢腾,他却是如此地强颜欢笑。

听交响乐太累,需要花更多的心情去品味,花更多的心思去发现,只有这样,交响乐才能听出味道。所以,现在的人一般都不喜欢听交响乐,而是喜欢听轻松欢快的,可以抒发情绪的流行音乐。同样,人们也更愿意站在外滩去看对面的浦东。

沈园

与家人团聚后,陆游起身独自步入后院,映入眼帘的桃树开得正茂,这是他与表妹唐婉新婚时亲手种下的,可是当年那笑靥如花的红颜早已不在,空留下满树的桃花迎风笑舞。

白天,外滩的游人基本上以走为主,拍个照当作到此一游的凭证,走马观花。而晚上的游人,以驻足眺望为主,就像在围观一场party。

发表于 2001-01-11 21:29

沈 园 车过绍兴,不免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进咸享酒店。而让我游思飘飞的,却是芳草萋萋的沈园。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和其原配妻子唐婉“伉俪相得”“琴瑟甚和”,是一对情意相投的恩爱夫妻,因陆母不喜唐氏逼令休弃而被迫仳离。后唐氏改适赵士程,彼此音息无闻。几年后一个春日,陆游在山阴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婉邂逅相遇。唐氏征得丈夫同意后遣致酒肴,陆游见人感事,乘酒醉吟赋了著名的《钗头凤》一词,题于园壁。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令后人唏嘘,而绍兴沈园为了当年一次辛酸的相逢从此闻名,吸引了众多的游人来回味这一段悲欢。 一进沈园大门,便是一块卵形巨石,横卧于地,上书“断云”二字。在两个字中间,有一道齿牙交错的裂缝,把石块分成两半。导游小姐说,这是人为切割而成的,为了喻示云断情收。看来沈园既是以悲情名园,便要做足离散的文章。 沈园是当时绍兴名园,有着江南园林的典型格局。园正中一方清池,池里种满已半凋的秋荷,景点环池而布。跨水有一个草棚为顶木结构的廊亭“问梅槛”,连接池的东西两岸。坐在亭中小憩,可以环视整个沈园。园南是“孤鹤轩”,园东有“冷翠亭”,围墙上还有“半壁亭”和当年陆游题词的“钗头凤壁”。几乎所有的亭台轩榭都挂着很多红灯笼,掩映在绿树中很有点风情。“问梅槛”里有一个小卖点,里面陈设着各式纸扇,皆为手书扇面,有陆游的《钗头凤》词和唐婉的和词,有沈园的题名。老板娘说这是绍兴一位七十一岁老人手书,为沈园特别定制的。 沈园的草木很茂密,没有经过什么刻意的修剪整理,有些地方甚至有点杂草丛生,让人感到一种不事雕琢的旷达。踏着芳草鲜美的小径,不知从哪里传来了隐隐的筝声,细听才发现是从小路两旁草木遮盖的音响中流出的。“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随着悠扬的古乐筝声,整个空气里中都迷漫着一股哀哀欲绝的味道。遥想当日,陆游与唐婉在这里不期而遇,苦命的情侣强颜欢笑,情深意重却不得不相离,“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从此形同陌路,如今咫尺天涯。当唐婉送来一桌酒菜,那陆游,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大约真是想醉死在这沈园了。 买了一折纸扇,再品读“春如旧,人空瘦。”不觉似要泪下。唐婉,这位中国历史上常被人们提起的美丽多情的才女,从沈园别后“病魂常似秋千索”,终于在不久郁抑而亡。而陆游,以北定中原为毕生之志的爱国诗人,其个人生活中这段隐痛也伴随终身,直至晚年垂老,还多次赋诗伤心于沈园旧事。可今天,在这悲情的沈园,居然有一对趁佳期的新人把这里做了外景地,正在拍着婚妙照,洁白的婚纱铺满了路旁的青草地。真是“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良辰美景佳人,一派绮丽风光。普希金曾说:“但愿墓门的旁边,活跃青春的生命。”想来若放翁泉下有知,也定会感到欣慰。

陆游思绪万千,眼睛禁不住有些湿润了......

当人们都在眺望对岸的时候,从外滩对面的南京东路上,走来一老一少两个人。年少的,是个20出头的女孩子,中等身材,白衣黑短裙,平跟黑短靴,一手拎着一只小提琴盒子,一手搀着一位老者。

7868com 1

老者看上去有60多岁的样子,比女孩稍许矮了一点,身着白衬衫系着一条红色的领带,整齐的灰白大背头,扛着一只与他身高差不多高的大提琴盒子,一手还提着一把拐杖式的折叠椅,看着样子好像是要去参加一场什么演出一样。

02

引人注意的不是这一老一少手上拿的、肩上抗的提琴盒子,而是在老者身后跟着的五只猫。这五只猫就像五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地跟在爷爷的身后走着猫步,而爷爷呢,也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这五个小姑娘。

那年,陆游二十岁,在邻里亲朋的羡慕与道贺声中,一对青梅竹马的有情人结为伉俪。

老者、小姑娘与那五只猫过了马路,径直朝外滩步行街上走去。

俩人琴瑟和谐,每日里秉烛夜游,诗词唱和,这是陆游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不是五只猫,而是六只,还有一只小猫趴在老者的肩头,好像怕掉下去,小猫紧紧地贴着老者的头。

可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太短,伤心的日子,却又那么长!

这时,在外滩步行街上的人们都沉浸在对岸那场巨大的party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老一少的到来。

陆母对唐婉百般挑剔,埋怨她没能带来好运,影响儿子进取功名,要陆游休掉唐婉,这让他如何是好?在那个讲求三从四德的封建年代,被休弃对唐婉一生会是多大的伤害, 陆游怎会不知道?!

不一会儿,有人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十分动听的小提琴的声音。这一老一小已经在外滩步行街靠绿化帶一边摆开了场子,老头坐在隨身帶来的折疊椅上,身前靠着一把紫红色的大提琴,一手拿着弓子,闭着眼睛,微锁眉头,一副沉浸在女孩小提琴乐声中的样子,女孩拉曲子是“ChelseaGril”。

可是“百善孝为先”呀,在选择做孝子还是捍卫爱情的十字路口,陆游却选择了前者,成了爱情的懦夫。他无奈写下了休书,可没法割舍这段感情,于是暗地里另置了房子,安排唐婉住在那,常常去与她见面。

这个时候,会到外滩来看夜景的人,要么是上海人,要么是特备喜欢上海文化的游客,白天跟团玩了一天,游兴未尽,晚上出来看夜上海。

7868com 2

上海究竟是什么样的,很难用语言描述完整,而又嗲又作的上海小姑娘又是什么样的,更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而这首ChelseaGril很像是ShanghaiGril,女孩的小提琴一响,那些起先还在关注对岸的游客,心里被这音乐勾勒出了一副既嗲又作上海女孩的影像,Ta们好像都看到了在记忆中、传说中的那个“上海小姑娘”。

陆游还太年轻,不懂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真的无法把握,更无法求取两全。

这首曲子,在剧场里听、在视频中听,可能都不会有太大的凡响,她只是一首好听、悠扬的小提琴曲子而已,而当人们身处外滩------这种被多媒体塑造出来的上海文化漩涡的中心,被这种漩涡包裹、深拽的时候,这首曲子把人们心中没法用语言表达的那种情感、记忆,轻轻挑破,漾了出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一放手就是今生,一转念就是永远,一离别就是“此身行作稽山土,尤吊遗踪一泫然”,到死都熄不灭的痛和相思。

溃堤之前,总是由一滴水珠所引起的那样,越来越多的水珠漾了出来,人们情感、记忆的堤坝开始溃坝,纷纷回头去找这拨动心弦的源头。

03

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非常有趣的画面,一棵被灯光雕塑得很伟岸的巨大梧桐树,恍惚间就像是个舞台,梧桐树下,女孩子在那里很投入地拉着小提琴,老者坐在那把折叠的椅子上,拿着弓子的手好像在指挥一样,随着曲子起伏,脸上露出一种既陶醉又开心的笑容。

不久,这个秘密就被他母亲发现了,陆游不得不与唐婉生离死别。

令人觉得好玩的,是那六只猫!在面前,呈圆弧形地围了一圈,围出了一个舞台空间。

分手那天,唐婉泪如雨下,“卓文君一介弱质女流,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和司马相如私奔。我们也走吧,你是个能文能武的英雄,我们从此浪迹天涯。”

它们很有听古典音乐的素养,完全没有了猫们平时慵懒的样子,一个个规规矩矩,后腿蹲坐,前腿直立,昂首挺胸,高高仰着猫脖子,有几只也和老者一样闭着眼睛,就好象也在回味着旧时上海小姑娘又嗲又作的味道。

可是,陆游做不到,他比不上这个弱女子?卓文君只听过司马相如《凤求凰》的琴声,两人都未曾谋面,唐婉是他的结发妻子呀!

只有刚才趴在老头肩上的那只小猫,这时有点不安地看着边上围过来越来越多的人,好像担心被踩到小尾巴,轻轻地“瞄”了一声,把小尾巴全部收到了屁股的底下,看看边上几只大猫陶醉的样子,也把小脖子仰得高高的。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呀!

围过来的人们看到了这六只看场子的猫,很自觉地在猫的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多少的眉间眼底、笑靥如花?多少的齐眉举案、耳鬓厮磨?

我们平时都认为中国人不大懂音乐,特别是那种经典的西洋古典音乐。其实,音乐是不用学习的,每个人天生都懂。好的音乐、好的演奏,是不需要你去理解她,她自然会钻进你的心里,在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拨动你的心弦,你自然会被感动、震撼,特别是在演奏的现场。

多少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夜晚?多少次“枕上发尽千般愿”的恩爱?!

我们平时在耳机里听一些古典音乐,往往没有感觉,但是,一坐到音乐会的现场,平时里听到的,再乏味、枯燥的古典音乐,照样会被震撼,这就是音乐现场的力量。

陆游就这样看着他心爱的女人一步步离开了他的视线,任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小姑娘的演奏功力非凡,拉出来的曲子,就像钻到人的心里一样,拉得人心里软软的、热热的,眼睛酸酸的,不一会儿,人就围得个里外三层。只有在靠江边护栏的地方还留下一个人的身位的宽度可以通过。

他已经想不起,当年写休书的笔如何提得动?说再见的手又如何挥得起?!

外滩有人卖艺!这还了得!?

7868com 3

不一会儿,就有两个年轻的巡警急匆匆赶了过来。

04

这时,已经不是小姑娘一个人在演奏了,老者的大提琴也开始了。

岁月最终改变了现实。

在人群中,也有专业音乐人士,开始,他们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拉的水平高而已,等老者的大提琴进来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这老者的大提琴水平是大师级的!

陆母为陆游续娶了王氏为妻,唐婉也改嫁了名士赵士程。

老者的大提琴是在小姑娘的后半段进入的,开始只是伴奏,衬托小姑娘的乐声,在快结束的时候,老者的大提琴把音乐接了过去,演变成了即兴演奏。不一会,小姑娘的小提琴也跟了进去,两人同时开始了即兴演奏。

赵家门庭显赫,公婆却没有嫌弃唐婉再嫁,很疼爱她,赵士程也非常爱慕唐婉出众的美丽和才华,唐婉应该说是有了幸福的归宿。

有内行的观众已经听出,这不是两个普通的卖艺的人,而是两个真正的高手在即兴演奏。

陆游再也找不到幸福的感觉了,续妻王氏虽然贤良,可是,真爱一生却只有一次。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老者,“哇,这不是虎王吗?”

离别时,唐婉回头望了他最后一眼,世上竟有哀伤至此的眼神,他明白,她的心已碎成了一片片。那目光日夜留在陆游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为了逃避现实的痛苦,“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他选择了离家远行,这一去就是十年。

“对啊,这不是虎王吗?”

不知这些年,唐婉过得如何,她的心还是这般痛吗?

那两个年轻的巡警走到人群外,想分开人群朝里面挤,其中年纪大一点的巡警对另一个说:“先等等,听上去拉得很不错,等他们拉完一曲再进去。”

7868com 4

年纪大的可能是师傅,年纪小的那个也没有反对,就到后面留有一个人身位的通道那里开始维持秩序。把通道边的人往两边疏散,一会儿通道就宽了不少。

05

年纪大的巡警心想,这下不会出事了,看看了手表,仔细听听了音乐,估计一曲就快结束了。心想,等结束了再挤进人群,把里面卖艺的人带走。虽说是违规卖艺,但是这么精彩的演奏,在这么多围观群众面前,突然打断,把人带走,弄不好会被围观的游客起哄的,那样,反而容易引起场面失控。

回故乡的第一夜,陆游呆坐在书房,彻夜未眠,任无边的静夜吞没了他的思念。

这年纪大点的巡警还是有点见识的。

那曾经每日相伴的砚台和烛台,无不勾起他伤心的记忆。

即兴演奏不是按照已有的曲谱进行演奏,即兴演奏者一旦进入了即兴演奏状态,演奏者就进入了自己的音乐世界。这么说吧,即兴演奏就是一边在创作一首新的曲子,同时就把创作的曲子演奏出来,这是演奏最高的境界,是音乐的灵性与演奏者的功力、灵性,在无意识状态下最完美融合与绽放。

他无奈却也明白,所有的逃避都是枉然,痛苦的往事如巨浪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严格地讲,这个时候,演奏者已经不再这个时空世界中了,而是完完全全进入到了音乐的世界,通俗地说就是玩疯了,玩疯了,当然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了。

第二天,陆游孑然一身走出家门,听说沈家花园正在开放,于是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沈园。

那巡警左等不停,右等不停,眼见着人群越围越多,人群中有听懂得的人知道,即使是在专业的音乐学院里,要听到大提琴的即兴演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是大提琴与小提琴的同时即兴演奏了,于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高声地讲:“虎王的即兴演奏,出钱都听不到的!”。

他神情落寞,在一片姹紫嫣红中漫无目的行走。

不少人还随着曲子晃动起身体起来,晃动的人越来越多,巡警的心中不免有点焦虑起来,怕到时控制不了场面。

忽然,如同雷击,他心头一颤。

就在巡警先生开始焦虑的时候,帮忙的来了。

分花拂柳间,那个朝思暮想的桃花面乍然出现在眼前。

一艘巨型豪华游轮缓缓驶过,也许是为了告诉船上的游客外滩到了,也许是为了向这段最美的黄浦江致敬,船长拉了一下长长的的汽笛。

又是在梦境?陆游揉了揉眼睛。

这汽笛的声音,实在太响了,盖过了两岸所有的声音,震耳欲聋,脚下的堤岸好像都有些在震颤,小提琴、大提琴的声音一下子就没淹没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把这一老一少从即兴演奏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没错,是她......

人们回头一望,看到像一幢灯火通明的,像一幢大厦一样的豪华游轮遮了过来,人们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纷纷转身涌向了岸堤,去围观那艘帮了巡警忙的豪华游轮。

7868com 5

那俩年轻的巡警,一看人群转向了,赶紧挤了过去。

06

有不少认出老者的人,正围着老者在那讲话,拉小提琴的小姑娘也不管有人和老头说话,手上还拿着小提琴与弓子,异常兴奋地抱住了老者,老者也高兴地哈哈大笑,两人好像达成一个什么大目标一样,非常的开心。

赵士程和唐婉二人也携手来沈园游春。

巡警走近了,就听老者一边笑,一边大声在说:“开啦!真的开啦,莹莹,你的心门真的开啦!……”

唐婉婚后的生活表面上很幸福,可是与陆游的山盟海誓,她并不曾忘却,只是深埋心底罢了,如水的时光就这样一天天过来了。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巡警,老者并没有惊讶,拍拍女孩的背,女孩见到警察到来倒是有了一点紧张,刚才一脸欢笑不见了。老者不但没有紧张,还很搞笑地先给巡警敬了一个美国式军礼,把边上的人都逗乐了。

谁曾料?竟会在这里不期而遇,两人顿时呆在那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巡警见卖艺的,也不似一般的卖艺人,像个艺术家,于是,客客气气地向老者敬了礼,和和气气地让俩人收了提琴,跟他们去一趟警署。

赵士程将两人引到亭中坐下,让书童给他们送上酒菜,然后悄然而退。

边上的人,已经认出老者是大提琴大师——虎王,就在边上帮腔,质问巡警,不让巡警带走虎王。

唐婉为陆游双手捧上一杯黄藤酒,已是泣不成声。

倒是虎王劝阻了众人,收拾好提琴,拉着小姑娘的手说:“莹莹,跟警察叔叔走一趟,你也见识见识上海的警署。”

往日的恩爱甜蜜一幕幕涌上心头,如同钢针一样毫不留情地向两人心头扎去。

小姑娘开始见到警察有点害怕,让虎王这么一说,反而有了一种玩的心情,一把拉住了虎王的手。

满园的桃花似乎也不忍倾听这悲戚的声音,随风漫天飞舞,萋萋凋落,片片飘零。四周顿时化作一片粉红色的花海,如同铺天盖地的思念,将两人紧紧包围。

那俩巡警很是机灵,一看这一老一小很配合,于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地要帮着小姑娘拿提琴,小姑娘没让,另一个帮着虎王背大提琴,拿折叠椅子,虎王乐得有人帮他拿东西,空出手来,把三只小一点的猫抱上了身,还夸巡警穿警服背大提琴的样子很帅,一路说说笑笑跟着巡警去了警署,身后还有些知道虎王威名的人,不愿离去,跟着一起去了。

7868com 6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佳人已去,陆游独自呆坐在那里,一杯一杯复一杯。

PS:读者朋友如果对本章中提到的“ChelseaGirl”有兴趣,可以找个视频网站搜索:“DavidGarrentt”,原作是他拉的,非常的好听。

此时,他终于明白,岁月能改变现实,却永远改变不了真爱。

[都市]《梧桐小区》第一卷—002:“开心门”的大师:虎王

07

十年前,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一个错误啊!

他愤然而起,提笔在沈园的粉墙之上写下这首字字血、声声泪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母爱本来应该像春风一样温暖,竟是如此之“恶”,痛苦的分手岂止是一个“错”字了得!

唐婉心头那块已结痂的伤疤也被无情地撕开了,鲜血淋漓。

7868com 7

08

第二天,她带着痛苦的回忆忍不住又独自来到沈园,骤然看到这首词,呆在那里。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很久以后,唐婉在陆游的词旁边和了这首词。回家后,她就一病不起了。

那个暮春的早上,躺在床上的唐婉用手指了指窗外,脸上露出最后一丝笑容。

那里是她种下的一片桃林,她仿佛又回到了与陆游新婚的时光。两人一边嬉笑着,一边种下两颗桃树,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他们该长的有多大了呀。

“我们说好的,一起老去看细水长流。”

最后的一片桃花离开了树枝,飘飘荡荡地坠落了。

红颜如花的才女就这样走了,是陆游的懦弱和封建礼教的压迫让唐婉的生命走得那么匆忙!

7868com 8

09

噩耗传来。

陆游正在书房写字,他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悲愤和撕心裂肺的痛楚,一口鲜血从胸中喷涌而出。

“婉儿,婉儿,是我害死了你!”

自责和哀伤如浓雾化不开,揪住他的心,日夜作痛。

大病一场后,他再次选择了离去,离开这个让他一辈子伤心的地方。

陆游一生,写了九千多首诗词,却没有一首是给自己的母亲和续弦的妻子的。

难道她的母亲,听不到儿子的叹息吗?看不到儿子的眼泪吗?读不懂儿子离家不归的愤慨吗?!

7868com 9

10

岁月如刀,又是几十年过去了。美人已成土,昔日文武双全的美少年早已满头白发了。

一生在外奔波,陆游告老还乡时已经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

沈园成了老人最常去的地方。他无法相信,唐婉真的就这样匆匆地走了,他多么希望这几十年是个噩梦,梦醒时分,如同那个春日,那张欲说还休、娇羞无限的桃花面又乍然出现在绿柳春花之间。

他就这样坐在沈园,一直痴痴地等下去,从春到秋,从冬到夏,直到死去。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7868com 10

他为爱人写了这许多流传千古的诗句,可是......

可是,这些又有何用?

佳人早已逝,阴阳两相隔。此般真情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后悔追忆都迟了,陆游用一生的痛告诉我们,真爱还在的时候,不要放手,抓紧些、再紧些......

7868com 11

您所见到的,也许就是朋友需要的!欢迎分享!

喜欢就转发,支持原创,支持紫衣!

​紫衣原创作品。精致、唯美,包括但不限于说史、品书、情感、教育......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紫衣飘飘(ID:ziyipp666)

公众号回复“甄嬛传”、“人民的名义”赠送电子书。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旅游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知道他一生最大的痛吗【7868com】,职场绝世武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