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旅游专区 > 現實世界有這樣聰明的女人嗎,西塘隨筆

現實世界有這樣聰明的女人嗎,西塘隨筆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19 15:34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最強烈的願望是自己一個人去看一場將愛情進行到底
14年,轉瞬即逝
記得當年我還是很不屑於所謂第一部青春偶像劇
14年後,我卻急切的盼望可以看到,可以回憶
不論他的好壞
也許真的是年紀大了
所以才會想在回憶中尋找美好

要離婚了,你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吧!好感人!!女人的智慧、男人的良知。妻說,是你將我抱進家門的,要離婚了,你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吧。與妻結婚的時候,我是將她抱過來的。那時我們住的是那種一家一戶的平房,婚車在門前停下來的時候,大夥朋友攛縱著我,將她從車上抱下來;於是,在一片叫好聲中,我抱起了她一直走到典禮的地方。那時的妻是豐盈而成熟的嬌羞女孩,我是健壯快樂的新婚男人。這是十年前的一幕。以後的日子就像是流水一樣過去,要孩子,下海,經商,婚姻中的熟視無睹漸漸出現在我們之間。錢一點點地往上漲,但感情卻一點點地平下去,妻在一家行政機構做公務員,每天我們同時上班,也幾乎同時下班;孩子在寄宿學校上學,在別人看來,生活似乎是無懈可擊的幸福。但越是這種平靜的幸福,便越容易有突然變化的機率。我有了她。當生活像水一樣乏味而又無處不在,哪怕一種再簡單的飲料,也會讓人覺得是一種真正的享受。她就是露兒。天氣很好,我站在寬大的露臺上,露兒伸了雙臂,將我從後面緊緊抱住。我的心再一次被她感情包圍,幾乎讓我無法呼吸。這是我為露兒買的房子。露兒對我說,像你這樣的男人,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我忽然想起了妻,剛剛結婚的時候,她似乎說過一句,像你這樣的男人,一旦成功之後,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想起妻的聰明,心裏微微地打上了一個結,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對不起她;但卻欲罷不能。我推開露兒的手,說你自己看著買些傢俱吧,公司今天還有事。露兒分明地不高興起來,畢竟,今天說好了要帶她去買傢俱的。關於離婚的那個可能,已經在我的心裏愈來愈大起來,原本覺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竟然漸漸地能在心裏想像成可能。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對妻子開口,因為我知道,開口了之後必然要傷害她的。妻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她依舊忙忙碌碌地在廚房裏準備晚上的飯菜,我依舊打開電視,坐在那裏,看新聞;飯菜很快上桌,吃飯,然後兩個人在一起看電視,或是一個人坐在電腦前發會兒呆。想像露兒的身體,成了我自娛的方式。試著對妻說,如果我們離婚,你說會怎樣?妻白了我一眼,沒有說話,似乎這種生活離她很遠。我無法想像,一旦我說出口時,妻的表現和想法。妻去公司找我時,露兒剛從我辦公室裏出來。公司裏的人的眼光是藏不住事情的,在幾乎所有人都以同情的目光和那種掩飾的語言說話的時候,妻終於感覺出了什麼;她依舊對著我的所有下屬以自己的身份微笑著,但我卻在她來不及躲閃的一瞬間,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種傷害。露兒再次對我說,離婚吧!何寧,我們在一起。我點頭,心裏已經將這個念頭擴到非說不可的地步了。妻端上最後一盤菜時,我按住了她的手說:我有件事要告訴你。妻坐下來,靜靜地吃著飯,我想起了她眼神中的那種傷害,此刻分明地再一次顯出來。突然間覺得自己有些不忍,但事到如今,卻只能說下去。咱們離婚吧,我平靜地說著不平靜的事。妻沒有表現出那種很特別的情緒,淡淡地問我為什麼。我笑,說:不,我不是開玩笑,是真的離婚。妻的態度驟然變化起來,她恨恨地摔了筷子,對我大聲說,你不是人!夜裏,我們誰也沒理誰,妻在小聲地哭,我知道她是想知道為什麼。但我卻給不了她答案,因為我已經在露兒給我的感覺裏無法自拔。我起草了協議給妻看,裏面寫明瞭將房子,車子,還有公司的30%股權分給她。寫這些東西時,心裏是一直懷了對妻的歉疚的,妻憤憤地接過,撕成碎片兒,不再理我。我感覺自己的心竟然隱隱地有些疼起來,畢竟是一起生活了十年的愛人,所有的溫柔都將在未來的一天變成陌路一般的眼神,心裏也有些不忍,但話一出口,畢竟是來不及收回的。妻終於在我面前放聲大哭,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得到的,似乎是釋放了什麼東西一般。幾個星期以來的壓抑的想法都隨著妻的哭聲而變得明朗而堅決起來。陪客戶喝酒,半醉的我回到家中時,妻正伏在那裏寫著什麼。我躺在床上睡去,醒來的時候,發現妻依舊坐在那裏。我翻個身,再沉沉地睡去。終於鬧到了非離不可的地步,妻卻對我聲明,她什麼也不要我的,只是在離婚之前,要我答應她一個條件。妻的條件簡單,便是再給她一個月的時間,因為再過一個月,孩子就過完暑假了,她不想讓孩子看到父母分開的場面,而且,在這一個月裏還要像以前那樣生活。我接過妻寫的協議,她問我,何寧,你還記得我是怎麼嫁過來的嗎?驀地,關於新婚的那些記憶湧上來,我點頭,說記得。妻說,是你將我抱進來的,現在我還有個條件;就是要離婚了,你要再將我抱出這個家門。這一來一去,都由你做主好了,只是,我要求這一個月,每天上班,你都要將我抱出去,從臥室,到大門。我笑,說:好。我想妻是在以這種形式來告別自己的婚姻,或是還有對過去眷戀的緣故。我將妻的要求告訴了露兒,露兒笑得有些輕佻,說再怎麼還是離婚,搞這麼多花樣做什麼。她似乎對妻很不屑,這或多或少讓我心裏不太舒服。一個月為限,第一天,我們的動作都很呆板。因為一旦說明之後,我們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親密接觸過了,甚至連例行的每週兩次的做愛時間也取消了,每天幾乎都像路人一樣。兒子從身後拍著小手說,爸爸摟媽媽了,爸爸摟媽媽了,叫得我有些心酸。從臥室經客廳,出房門,到大門,十幾米的路程,妻在我的懷抱裏,輕輕地閉著眼睛,對我說:我們就從今天開始吧,別讓孩子知道。我點頭,剛剛落下去的心酸再一次,地浮上來。我將妻放在大門外,她去等公車,我去開車上班。第二天,我和妻的動作都隨意了許多,她輕巧地靠在我的身上,我嗅到她清新的衣香,妻確實是老了,我已有多少日子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她了,光潤的皮膚上,有了細細的皺紋。我怎麼沒發現過妻有皺紋了呢,還是自己已是多久沒有注意到自己這個熟悉到骨頭裏的女人了呢。第三天,妻附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院子裏的花池拆了,要小心些,別跌倒了。第四天,在臥室裏抱起妻的時候,我有種錯覺,我們依舊是十分親密的愛人,她依舊是我的寶貝,我正在用心去抱她;而所有關於露兒的想像,都變得若有若無起來。第五天,六天,妻每次都會在我耳邊說一些小細節,衣服熨好了掛在哪里,做飯時要小心不要讓油濺著;我點著頭,心裏的那種錯覺也越來越強烈起來。我沒有告訴露兒這一切。覺到自己越來越不吃力了,似乎是鍛煉的結果,我對妻說,現在抱你,不怎麼吃力了。妻在挑揀衣服,我在一邊等著抱她出門。妻試了幾件,都不太合適,自己歎了口氣,坐在那裏說:衣服都長肥了。我笑,但卻只笑了一半,我驀然間想起自己越來越不吃力了,不是我有力了,而是妻瘦了,因為她將所有的心事壓在心裏。那一瞬間,心裏緊緊地疼起來,我伸出手去,試圖去撫妻的額角。兒子進來了。爸爸,該抱媽媽出門了。他催促著我們,似乎這麼些天來,兒子看我抱著妻出門,已經成了他的一個節目。妻拉過兒子,緊緊地抱住,我轉過了臉不去看,怕自己將所有的不忍轉成一個後悔的理由。從臥室出發,然後經客廳,屋門,走道,我抱著妻,她的手輕巧而自然地攬在我的脖子上。我緊緊地擁著她的身體,感覺像是回到了那個新婚的日子........但妻子越來越輕的身體,卻常常讓我忍不住想落淚。最後一天,我抱起妻的時候,怔在那裏不走。兒子上學去了,妻也怔怔地看著我說,其實,真想讓你這樣抱我到老。我緊緊地抱了妻,對她說,其實,我們都沒有意識到,生活中就是少了這種抱你出門的親密。停下車子的時候,我來不及鎖上車門,我怕時間的延緩會再次打消我的念頭我敲開門,露兒一臉的惺松。我對她說,對不起露兒,我不離婚了。真的不離了。露兒不相信一般看著我,伸出手來,摸著我的頭,說你沒發燒呀。我打開露兒的手,看著她,對她說:對不起露兒,我只有對你說對不起,我不離婚了!!我和她以前,只是因為生活的平淡教會了我們熟視無睹,而並不是沒有感情,我今天才明白。我將她抱進了家門,她給我生兒育女,就要將她抱到老,所以,只有對你說對不起。露兒似乎才明白過來,憤怒地扇了我一耳光,關了門,大哭起來。我下樓,開車,去公司。路過那家上班時必經的花店,我給妻子訂了一束她最喜歡的情人草,禮品店的小姐拿卡片讓我寫祝語,我微笑著在上面寫上:我要每天抱你出家門,一直到老!! 7868com 1

  十二月了。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西塘

故事分三段
第一段應該是標準的故事發展
所有的故事看似跌宕,卻在人們意料之中
似乎楊錚和文慧的結局應該就是這樣
第二段
他們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
有美好,也有苦惱
同學會上的玩笑
結束後的瘋狂
身為人母的無奈
前夫的故意刁難
生活的陰差陽錯
記得誰的評論中說
文慧與前夫的打鬧在楊錚面前丟盡了顏面
生活把所有的美好都打破了
文慧也成了市井中的一個平凡女人
可是生活不就是如此嗎
如果只為了顏面生活,想必每個人都不會開心的
最後,他們在機場分別
面頰上的吻再也不回到十四年前了吧
印象最深是文慧的一襲紅裙
不論白天黑夜都是那麼鮮豔
卻掩蓋不了生活給枷鎖和悲傷
一切只能繼續走下去,再也回不了頭
我們還是不要親手把所有的美好都打破
就這樣過下去吧
第三段應該是片兒中最常的一段
楊錚接到文慧的電話
電話那頭文慧泣不成聲的唱著生日快樂
第二天楊錚就到了法國
為了表現自己的堅強
文慧挽起楊錚對小三說
這是我男朋友
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
楊錚牽起文慧的手從餐桌跑開
只是為了給她小三所說的浪漫
小三說,我知道你是誰,他和酒我都不要了
楊錚說,跟我走吧
最後的結局卻是楊錚自己選擇了離開
也許看似不那麼飽滿和幸福的生活卻是她想要的把
最後結束在海邊,楊錚一直想實現自己的諾言
片中的老徐早已經沒有了文慧當年的清純模樣,眼角也有了魚尾紋
李亞鵬似乎成熟了些,只是身上也有了些許贅肉
第一段, 文慧把神秘樹變成了商務賓館
第二段, 神秘樹還是當年的酒吧,門口還有和當年一樣的他和她
第三段, 神秘樹應該是變成的酒莊,把自己放在海底,可以一輩子
還像當年一樣翻過鐵門,伸手卻不如從前
大雨滂沱的洗禮後,文慧的兒子把楊錚當成強盜趕出了家門
文慧拿著從自動售套機中瘋狂敲打出的TT
在寫著狗男女的黃色麵包車裡
在小旅館昏暗而曖昧的燈光中
他們的激情似乎就要把自己燒掉的時卻嘎然而止
故事的發展似乎就是這麼的差強人意
在一個名叫波爾多的城市中
文慧幸福抑或是不幸的生活著
一切因為他和她的到來被打破
十年了,她還記得他的電話
臨走時他把手機留了下來
裡面是自從分開,楊錚每到一處大海的聲音
他在努力的完成自己的諾言,只要大家都是幸福的

  台北,下雪了。

发表于 2011-03-27 21:19

電話鈴聲將我從雕花木床中喚醒,兒子問我想不想他,那是當然的了,告訴兒子昨晚買了一頂帽子給他。我又在聯想我倆父子一起戴帽子的那樣的情景了,也許我總在製造一些共同點,讓生活中留下父子的回憶。我們能擁有小孩多少年?時光其實是短暫的,因為他將成長,離開我們的懷抱,尋找屬於他自己的人生。 西塘古鎮,也許快臨近旺季,已經人頭湧湧了,畢竟她的特色與底蘊,吸引不少來尋覓的人,有人為了一場際遇,有人為了一段回憶,有人為了一份悠閒,有人為了一種生活。我們雖然都相遇在那臨江的小道,卻都懷有不一樣的心情。街道好像只有三條,卻古色古香,麻石的小拱橋,灰瓦白牆,都在向遊客訴說她的故事,也許有風花雪月,也許有悲歡離合,昨天在留言店上見到一名:If everything is on normal,We'll be nice now。也許就是一段故事。 每個人都有故事,只是故事的結果,有時會出人意表。你的故事呢?......... 7868com 2

在年少的回憶中看完這個片子
忽然很想聽陳明的等你愛我
陳奕迅的聲音少了些激情,是因為時間的磨滅吧
等你愛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夠,也許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愛情還是要聲嘶力竭
雖然會痛會傷害,卻足夠深刻,可以定格
在最初的將愛中
我不喜歡劇中的每個人
當初的年紀總是覺得有些做作
雖然我們也是這樣一路走過來
不喜歡李亞鵬,他的感情傷害過很多人,也是因為他的聲音不那麼好聽,抑或是他娶了王菲
不喜歡當年的文慧,似乎覺得那是自己的縮影,奮不顧身的愛,自己卻滿身傷痕的離開
固執的不喜歡劇中的每個人,現在慢慢的接受
不是每個人都有喜歡的理由
卻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讓你不喜歡的原因
所以還是接受
老徐比以前更幹練了,多了些許的女人味,眼中卻少了純真
李亞鵬似乎更像個男人了,為了妻兒和家庭付出努力
不管怎樣,每個人都是努力的生活
將愛繼續,不要管對錯,只要自己開心了,努力過
這個片子給我的只是回憶,少年時的記憶也只能是記憶了
當愛情不再是記憶中的模樣
當愛不再瘋狂
當愛不再那麼清楚的擺放在你面前
當我們的容顏逐漸老去
當一切再也回不去的時候
希望一切都是幸福的
希望你的眼裡,我還是當年的記憶
我的微笑還是可以讓你感動
每個人都要經歷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愛情
有些主動有些被動有些身不由己
朋友說現在的困擾遠比不上人到中年的煩惱
也許吧
每段愛每次動情都有不一樣的理由
只是時間久了也許就會把自己的激情完全消磨
很多次看著影片想哭,卻忍住了
不要狼狽不堪的相遇,儘管生活沒有想像中的完美

  璨璨看著從天而降的小白點,伸出手,那細細小小的小白雪,在她的手中融化,然後,消失。

黃小琥的重來中唱到
如果能重来诚实地去对待
彼此都没疑猜
就没有理由分开
如果能重来回忆当作尘埃
心不曾被伤害
就能无瑕疵地爱
但是重来
却不能保证爱的成功或失败
7868com,要重来多少次后才会明白

  其實這充其量只能稱做「霰」,而不是雪,和雪相比,它的質地較為鬆散,也很快融化。然而身邊一堆人響起:「下雪了。」加上台北沒有這等奇景,那麼,她也就不去糾正了。就算是錯誤,也是個美麗的錯誤。

我试着让生活变得简单
对幸福或寂寞顺其自然
記憶不斷的翻騰
我們用年輕不斷的和別人爭論
只是不知道過了十年,二十年會怎樣,一切也許都會物是人非
曾經的青春,曾經的年少,曾經的美好
一切都將成為記憶
“在唱不出那樣的歌曲,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雖然會經常忘了我依然愛著你,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是否愛情都會有折磨,可我不承認這麼說,等你愛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夠,等你愛我,也許只有一次才能永久,等你愛我,真的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一如她和他。

  也是在這樣的寒天見面吧?

  由於地球暖化,近幾年也沒有冷到那裡去,璨璨回想起小時候每到秋天,母親就開始為全家人準備禦寒,編織毛線衣物、帽子、手套,最近幾年,母親年紀也大了,手指也不靈活了,她也年長了,也已出社會工作,防寒的工作,就交給她了。

  「媽,新年快樂。」

  過年的時候,她總是會送上一副新的冬衣給母親,即使母親拼命搖手,說她的衣物還夠穿,要璨璨不要破費,璨璨還是每年都幫母親置新裝。母親嘴裡說不要,眼睛還是笑瞇瞇的。

  然後,總會追著問上一句:「有沒有交男朋友啊?」

  如果和他認識的那幾個月,也算是交往的話,那她的確是交往過。只是後來他離開了,就像白雪,就像霰一樣,消融、蒸發,那麼,就別讓母親期待了。

  她搖搖頭。

  「都三十多歲了,你也該找個人定下來了。如果有男朋友的話,就帶回家來看看吧!」母親幽幽的道。

  還好她可以用工作來逃避這個話題,也還好母親雖然嘴巴這麼念,也不至於用生命威脅,畢竟父親外遇之後,帶著外面的女人和生的兒子回來,母親又只生了一個女兒,反而被祖父母趕出來,這件事讓母親心寒。她怨懟無情的父親,卻又希望女兒有個幸福的家庭。

  她很想跟母親說,即使沒有家庭,她也可以過得很好。但對傳統觀念至深的母親,這樣的新觀念,母親恐怕不能適應。

  原本不相信愛情的她,一直到遇見了他。

  那時候,也是天際蒼茫的十二月,天空有些灰白,雲朵灰濛濛的,而他站在101底下,看著天空。

  那樣子,很像被遺落的雪子。

  他的膚色不太正常,頭髮也是白的,就連他的眼珠……也不如東方人的黑眼珠黝黑,有點近乎褐色。

  白子?

  所謂白子,其實是白化症,由於患者體內缺乏色素,才會像雪子。即使明知這是種病症,但她仍為他美得不可思議的白化而大為震撼,所以一直盯著他瞧。

  也許是她看他的時間太久了,也許是她看他的眼神過於奇特,他注意到她了,同時,朝她露出一個精靈般的微笑。

  在十二月,在台北,在這個天冷的時候,璨璨突然覺得傳說降臨了,或許,雪女不只是神話中的生物,而雪子,也是浪漫的傳說。

  就這樣,她和他相識了。

  十二月的沁冷空氣,一冷,就沁入脾肺,而璨璨的心,卻是暖的。她大口吸取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身邊的空氣。

  「你在做什麼?」他好奇的詢問。

  「我在吸……雪的味道。」

  他沉聲笑著,並沒有制止她的天馬行空。

  在他的身邊,她不用再是那個得堅強、得振作的女性,父親的背叛對她來說並沒什麼太大的傷悲,也許是從小看到父親的身影次數太少,並沒有什麼情感可言。她所要照顧的,只有那個把她拉拔大的母親罷了!

  而在他的身邊,她可以鬆懈一下,喘口氣,並非完全依賴,只是累了的時候,有個人可以依靠。

  「我和你差不多,只是……拋棄我的,不是父親,是母親。」

  相處三個星期後,在他的屋子,他吐出他的身世,在他小時候就發現有白化的症狀,母親嫌照顧他麻煩,就離開了,留下他與父親。他與父親,住在沒有女主人的大房子裡。

  所以她那時候,看到他眼底的寂寥,和她是相似的。

  也或許,他們是因為如此,才被彼此吸引。

  璨璨沒有告訴任何人他的存在,包括她的朋友、助理,連她的母親也沒有,她只想要把他的存在,一個人獨享。

  他如此潔淨、如此純白,一如雪子。

  「我是雪女嗎?」聽到她這麼稱呼他的時候,他不禁笑了。

  「至少你不會像雪女一樣融化。」璨璨說。靠著他的時候,她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暖、他的心跳。

  如果她可以察覺到他眼底一閃而逝的落寞,或許,在他消失前,可以擁抱住他;可以在他離開前,挽留他。

  但,就是白雪,就是細霰一樣,就算將它握在手中,它們仍會被溫度融化。

◎◎◎◎◎◎◎◎◎◎◎◎◎◎◎◎◎◎◎◎◎◎◎◎◎◎◎◎◎◎◎◎◎◎◎◎◎◎◎◎◎◎◎◎◎◎◎◎◎◎◎◎◎◎◎◎◎◎◎

  他就像雪一樣,消失了。

  毫無預警,就離開了她的生命。

  當她拿著他給她的鑰匙,進到屋子的時候,裡裡外外都找不到人,打電話也聯絡不到人,她幾乎要以為那幾個月的相處,只是她的幻覺,而大樓的保全告訴她,他搬走了。

  卻沒有告訴她。

  她站在台北街頭,沉默不語。

  他從來沒給過她承諾,也沒告訴她未來。她不要求和他長相廝守,只是……離開時卻一聲也不吭,就像白雪一樣,也不給她個下落嗎?究竟是蒸發,還是融化?

  沒有他的日子,她依舊過著她的生活,看起來不受影響,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頭的某一部份,也隨著他的離去……而消散。

  「都是我不好,讓你不敢交男朋友……」母親跟她在一起時,喟嘆的道。

  「媽,你在胡說什麼?」璨璨輕叱。

  她知道母親認為自己的婚姻狀態,影響到她的觀念,或許有那麼一點吧?她想。但她知道,當真愛來臨時,她並不會拒絕。

  或許他的離去,也不全然是壞事,他讓跟她的回憶,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光,不至於像母親和父親,結了婚之後,才發現醜陋。

  或許,這樣也是最好的。

  她進到辦公室,恢復她的幹練,和外國客戶打電話,吩咐助理安排下個月的行程,還有要出國。對了!如果她要出國的話,得先跟母親通知一聲,雖然只是去瑞士半個月,但母親怕冷,得為她添購一些冬天的衣物,母親一定會說不用,但她還是想為她添購。

  她記得童年的時候,母親幫全家人編織毛衣、毛線的畫面,一直到她初中,父親帶了那個女人和那個小男孩回來後,手中的線就停了。

  母親編織毛線的畫面,是溫暖而幸福的。

  她想起,如果他戴上她為他織的圍巾會怎麼樣?她忽然很想試試。於是趁著空檔時間,她詢問母親關於毛線的織法,母親雖然不知道璨璨為什麼想學編織?不過還是教她如何編織。

  「我找找看,我記得鉤針放在……」母親在衣櫃最底下的抽屜,找出了塵封的棒針,還有毛線,母女倆坐在客廳,母親一針一線的教她。母親極有耐性,告訴她什麼是上針、什麼是下針?利用上針和下針,會交構出什麼樣的花樣?

  「就算沒有男人也就算了,我也不是一定要你結婚,只是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樣,遇到那樣的人,當然了,做母親的都希望小孩能夠有幸福的歸宿,只是這樣而已……」母親突然冒出這段話,璨璨錯愕的看著她。

  「有幾次你說要在公司加班,我打電話到你公司,你的助理小倩說你早就下班了,我就知道你有事瞞著我,那陣子……是和誰在一起吧?」

  原來……母親早就發現了,只是沒有說破而已。

  「如果有喜歡的對象,當然很好,如果沒有的話,也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糟,你並不一定要有和我一樣的命運。」母親的話和她的編織一樣,是溫暖的,她將從抽屜找出來的圍巾,放在她的脖子上面。

  她將圍巾帶入了行李箱,準備三天後到瑞士可以派上用場。

  而在隔天,她剛抵達公司,小倩就跟她說:「璨璨姊,老闆說你不用去瑞士了。」

  「為什麼?代理權被其他公司拿走了嗎?」她驚呼!這趟去瑞士就是因為要取得SW公司他們旗下品牌的代理權,她知道前陣子SW的總裁去世,目前由他的兒子接手,再加上國內還有兩、三家公司也在搶這筆生意,局勢一團混亂,所以才要親自過去洽談,而停飛這個決定太叫人訝異!

  「不是……是SW公司派人過來,說要把代理權給我們,他們的人也來了,就在董事長的辦公室……啊!那個就是SW公司的人……」

  璨璨轉過頭,和一雙淡色的眼眸相會,而他白色的頭髮,用帽子遮住,皮膚像是溫度過度而潔白,那突如其來的降臨,就像是從天而降的雪子,為四周注入一股沁涼。

  「雪女……或許會融化,但是……雪子並不會消失。」他朝她露出溫暖的微笑。

  旁邊的人都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但是她懂。

  他並沒有因為她的注視而逃開,眼神依舊穩穩的望著她,沒有心虛、沒有不安。

  璨璨張大了嘴看著他,而他則靠近她,輕聲的道:「我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回到我父親的身邊,所以來不及告訴你……」他幽幽的道。她詫異的看著他,很快的明白了他的身分,以及他的為難,突然釋懷了。

  關於他所消失的這些日子,她相信,他會給她一個交待。

  「下雪了!」

  「真的耶!」

  辦公室的人一片驚呼!全都衝到了窗戶旁邊,去看那細細的、小小的霰落了下來。

  當然了,璨璨沒有去糾正,畢竟這關於雪與霰的美麗誤會,都帶給人們另一層浪漫。

  十二月,這白色的浪漫,不曾斷過。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旅游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現實世界有這樣聰明的女人嗎,西塘隨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