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专区

当前位置:金沙7868com > 旅游专区 > 去泰顺看廊桥,泰顺廊桥最新攻略集

去泰顺看廊桥,泰顺廊桥最新攻略集

来源:http://www.jilawu.com 作者:金沙7868com 时间:2019-11-12 19:36

先解释一下,“他驾游”就是自己没车坐中巴在泰顺游玩。

交通及行程: 到达温州后,坐公交车或者打的前往位于牛山北路的客运中心,那里早上八点就有一班开往泰顺首府罗阳的中巴,也可以乘坐到三魁或者泗溪的车,第一站去泗溪,泗溪镇的上、下两桥是泰顺境内最美的几座桥之一,若你乘坐的不是直接到达泗溪的车,就必须在一个叫莲头的地方下车,在路口处搭乘其他车辆或者当地的农用“蹦蹦车”去泗溪。东溪桥和北涧桥离镇子都不远,从镇中心出发走十分钟就可以看到。泗溪镇上有中巴可以直接到三魁,另外还有一条近路,可以经由一个名为东溪的地方到达三魁,路程和时间都可以节省一半,只是这条路上没有中巴,一定要自己找车,如果坐“蹦蹦车”,5元/人。 三魁镇上有两座廊桥:薛宅桥和刘宅桥,但总体上不如泗溪的那两座。仕阳离三魁很近,坐车就半小时的路程,现存保留最完好古老最长的古代碇步――仕阳碇步就在那里。 从三魁出发到洲岭的车一天有四、五班,最迟的一班是下午15:30,洲岭的毓文桥和三条桥都非常值得一看,尤其是三条桥,位于山间峡谷之中,罕有人至,四周的环境非常好,三条桥离洲岭乡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另外还需徒步翻山二十分钟,洲岭乡地处山区,仅与三魁之间通车,每天上午为三班:6:30、7:30、8:00,中午12:00还有一班,因此去三条桥之前一定要问清楚车次时间,以免错过班车,到时候流落在山间野外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不过据当地的人说,洲岭和寿宁之间的盘山公路已经在建设中,以后再去可能会方便些。 三魁去罗阳的车比较多,约一个小时车程,要去罗阳附近的仙居桥还需转车,在罗阳汽车站坐开往司前、百丈方向的车,前提还要是不过红岩隧道的那种(车牌上一般都会写明),仙居桥位于仙居乡的入口处,就在公路旁,坐在车上便可以看到,回程只需在桥边拦车即可。 寿宁位于福建省境内,与泰顺罗阳毗邻,两地之间来往的车辆也特别多,最迟一班是下午17:00,而且跨省的中巴车况往往比较好,从罗阳到寿宁一路上的田园风光也很美,尤其是一个叫犀溪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梯田有碇步,还有一座廊桥,有着极其诗意的名字:水尾桥。寿宁城内有三座廊桥,分别是飞云桥、升平桥、仙宫桥,后两座就在镇上,飞云桥离城稍远一些,徒步需二十几分钟,坐三轮车2元/人。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上海—莘庄—沪杭高速—过下沙大桥—杭金衢高速—金丽温高速—丽水—景宁方向—53省道—52省道—泰顺

2日晚最后一班车6:30分从温州出发,到三魁镇已经是9:00,估计平时不会有这么晚的车。住在金源酒店,离车站约5分钟路。老板娘号称这是三魁镇最好的旅馆,当然价钱也是最好的,一张大床的房间要价180元。因为事先向她预订过,不想让她对旅客有不信任感,还是入住了。我先洗澡,第二个人再洗就没有水了,老板娘只得烧水。等候之际浴室里那位开始大声骂娘,怪不到他,身体还没有强壮到可以洗冷水澡。因为房间面公路,一晚上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睡不着觉开始数通过的车辆,约一小时4~5辆。第二天走时老板娘不好意思,退了20元。我跟她说,最好的旅馆没有水洗澡肯定是不行的,要想办法弄好,现在虽然旺季时有生意,淡季无人入住,但是将来旅游发达了会有钱赚的。

住宿: 作为县城的罗阳和寿宁两镇,住宿条件相对要好一点,选择的余地也大一些,高中低档的旅馆齐全,泰顺宾馆和寿宁宾馆的房价都不低,不过可以商量打折,折后的价格在200元左右,也就不是那么贵了。中档的一般80元就能住到带淋浴、彩电、空调的双人房,如罗阳的站前旅馆、万罗宾馆,寿宁的八一公寓、五湖旅馆基本上都是这个价。 至于泗溪、三魁、仕阳、洲岭、犀溪等地的住宿则更为便宜,当然在当地你也找不到更好的住处,象洲岭只有洲岭乡政府招待所一家旅馆,独家经营,价格为15元/人,犀溪的稻香村公驿10元/人,泗溪的泰泉旅馆10元/人。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泰顺

回程可以在雅阳镇泡个温泉后,从温州方向回上海,虽然比来的路远了些,但比较顺路。 甬台温高速-上三高速-杭甬高速

3日一早改住美华旅馆,120元/间,比平时涨价50%。根据中巴的时刻决定先去洲岭。三条桥是此程看的第一座桥,也是最美的一座桥,当你走了半小时的山路突然看见这么一座桥确实有惊人的感觉。然后是毓文桥。坐1:30分的车回三魁(平时错过12:00只能等候15:00的一班。今天是节日加班车)。去薛宅桥,桥很高大,结构也不错,但是环境破坏了,倒让人觉得桥本身很突兀。坐中巴去永庆桥。住在美华旅馆是个失策,因为他们还开着一个餐馆,一整个晚上油烟炝得人无法入睡,更无法开窗。建议住在路对面的旅馆,可能会安静或味道好受一些,至于镇里的旅馆不知道在哪。

时间安排: 从杭州出发到回到杭州,时间安排以四天为最好,即第一天赶到温州,游泗溪、仕阳,住仕阳;第二天游三魁、洲岭、罗阳,住罗阳;第三天游犀溪、寿宁,住寿宁;第四天返回杭州。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安排行程。

仙居桥

6.1.2 泰顺内行

4日一早去仕阳看仕水丁步,丁步原本是我很向往的,但是周围环境也不行了。回程雪溪下车,看胡氏大院。回三魁拿好行李去泗溪,看北涧桥、溪东桥。桥确实是好桥,但是没有它们的生存环境了,它们似穿着古装的演员,只能在戏台上出现,但是出现在大街就怪怪的不协调了,又满桥游人,我们也是其中的一分子——破坏分子。回车站,因为候不到去筱村的车,于是和人拼车,5个人80元去筱村,看文重桥、文兴桥。这两座桥很少游人,四周溪滩河里游鸭,倒是觉得风景这边独好!从筱村去罗阳。罗阳是城关镇,不用担心食宿问题。最后坐着三轮去看了本次旅行的第十座桥,罗阳的的登云桥,桥已破烂不堪,里面住的是流浪汉。

其他: 除了上面提到的几座桥外,还有许多桥的位置不明,如泰顺境内的三滩桥、叶树桥、际下桥,寿宁境内的杨梅桥、小东桥等等,假如有时间可以慢慢去寻。除了廊桥之外,位于泰顺县北西部的乌岩岭自然保护区、雪溪乡的胡氏大院、雅阳的承天氡泉都是非常不错的旅游点。

文兴桥

58省道,在院口处拐去筱村镇,总共约40公里的路开了一个多小时,9点半到了筱村镇,须继续往前,公路左边有一约1米高的石碑,上写文兴桥由此小路进,须留意。

5日11时车回上海。天下着大雨,不知着么泰顺回上海的车还在东坑,于是驳了一次车。到上海南站19:30,中山北路终点站20:00。

泰顺境内关联路线参考温州-罗阳,途经分水关——氡泉度假村——雅阳莲头(前往泗溪方向这里下车)——雅阳(下车前往塔头底、百福岩古村落)——东溪丁步头1——丁步头2(下车前往雪溪胡氏大院、仕阳以及福建柘荣方向)——刘宅村——三魁镇(下车前往薛宅桥以及战洲永庆桥、三柱桥、安前古民居等方向)——西旸(下车前往洲岭、洋溪三条桥毓文桥等)——大安——院口(下车前往筱村、新浦)——上洪(下车前往南庆桥、上洪古村落)——交阳(交阳土楼、古村落等)——罗阳三条桥岔路口――三条桥(延岔路口木牌指示走左边下山的岔路,走到路的尽头转向路左边的青石小路向下既是,徒步20分钟) 三魁――仕阳(频繁,最迟16:00,路程35min,票价4元,途经雪溪胡氏大院,票价2元) 三魁――泗溪(频繁,路程50分钟,票价7元) 泗溪――筱村(每天4班,6:00,8:00,11:00,14:00,路程50分钟,票价8元) 筱村――泰顺(路程70min,票价7元) 泰顺――犀溪(路程45min,每日8班,票价4元,最迟17:00) 犀溪――泰顺 泰顺――-上海(每天1班,180元,9:30发车,路程12小时,提前1天买票)

文重桥

58省道到一个叫西旸镇的地方右转去看三条桥。现在去三条桥全程都新铺了水泥路面,很好开,但路幅不宽,汇车困难,大客车慎行。开到彭坑垟,有广告牌指示你转左,到了垟溪村,路的右边也有指示牌,不过要注意的是,指示牌上的“三”的上半部分被折叠到牌子后面去了,只能看到“一条桥”的字样。下车,按指示牌沿石板路一路往下,大约步行20分钟,就能看到著名的三条桥了。这次去桥下还有水,估计等水电站建好了就会没水了。

TIP:

主要景点推荐:

北涧桥

西旸镇右转入58省道,到三魁镇上用午餐,同时可以看看就在镇上的薛宅桥

1、想要看廊桥的人快点去,随着深入的开发,廊桥的生存环境也许会消失。泰顺需要高手作整体的规划。

罗阳方向:潘鼎故居、登云桥、文祥塔;上交洋古村、土楼;天关山古道、同乐桥;仙居古村、仙居桥。泗溪方向:北涧桥、溪东桥、南阳桥、南溪桥、张十一故居、包氏宗祠;九峰红军路、狮子岩、白柯湾纪念馆。司前方向:白鹤山庄、圆州古村落、叶山古村、飞云湖;乌岩岭自然保护区。三魁方向:永庆桥、薛宅桥、刘宅桥、三柱桥;洲岭三条桥、毓文桥、洲滨古民居。筱村方向:文兴桥、文重桥、徐岙底古村落、门楼外古民居;新浦库村、三重漈。雅阳一带:承天氡泉、大峡谷、塔头底古村落、百福岩古村。其他景点:雪溪胡氏大院、仕阳仕水碇步、龟湖神龟望月、溪东古民居等等。

溪东桥

58省道,到离三魁很近的一个叫大垄口的三岔路口右转,到雪溪停车,一共6公里路。看完大院后继续往行6公里,过雪溪到仕阳镇看著名的仕水碇步。

2、浙江的交通还算是比较发达的。镇、村之间有网络化的交通,只要掌握时间不必担心没有车,再不济可以即时包车,总会找得到同道中人,路上不乏大大小小的群驴或独驴。10月开通分水关至泗溪的等级路,届时从温州2小时可以到泗溪。

泰顺小吃:米面层、九层糕、土豆煎饼、绿豆腐、泥鳅汤、地瓜丝团、婆饼、腊兔肉、敲肉羹、苦马、青刀豆干、苦夹、蒲瓜干等。

刘宅桥

沿58省道雅阳镇开。

3、泰顺物价渠贵,泰顺人在上海经商的很多,他们自己也说物价太贵了,都赶上上海了。一碗地瓜粉5元,一个三岁小孩巴掌大的饼1元。泰顺的食物好象没有特色,可能山里人都比较节约,吃饱算数,不在食上做文章。在三魁吃过一碗三鲜面,里面放了虾干、蚶干等海鲜15元钱有三人的份还过得去。泰顺人比较和气,很会赚钱,但没有凶相,女人也白净漂亮,怪不得造出那么好看的廊桥。

路线参考:

永庆桥

6.2 背包游路线1

4、2人费用如下:交通费1133元、住宿费370元、食物208元。约每人1000元,4天。

二日游:D1:泗溪——筱村(文重桥、徐坳底、文兴桥)——罗阳,住罗阳;D2:罗阳——洲岭——三魁(刘宅桥、薛宅桥、三柱桥及庵前古民居、永庆桥)——战洲——回程。

毓文桥

4月3日下午3:30(晚点,原定于15:05发车)在杭州汽车南站乘坐杭州——泰顺的大巴上路,票价158元,目的地是泰顺县的县城罗阳镇,21:30到达罗阳镇。下车后直接找旅馆,问了下价位基本在40-50元,就选了家相对看起来干净的,50元。

三日游:D1:泗溪(北涧桥、溪东桥、南阳桥)——雪溪——仕阳——三魁——洲岭,住洲岭;D2:洲岭——瑞玲——甲坑——犀溪——乘车到泰顺罗阳,住罗阳;D3罗阳——仙居——罗阳——筱村(文兴桥、文重桥、徐坳底)——泗溪——回程。

三条桥

4月4日早上本想先去筱村镇,结果发现车相当少,节省时间,改坐上了去泗溪镇的小巴,这个线路非常频繁,票价10元,时间大约1小时。下车后问下售票员很容易就可以沿公路找到此行的第一座廊桥溪东桥,不过是远观,然后再沿着路走下去先近距离观赏溪东桥的姐妹桥北涧桥,然后再折回来观赏溪东桥。然后可以回到泗溪车站乘坐往九峰方向的小巴在包氏宗祠下,只要在上车时和司机说下就可以,价格大概1.5元至2元不等。整个泰顺县的小巴都是这样,招手即停,可以上车再问,司机会把你送到最近的地方下车,还是挺方便的。看完包氏宗祠回走几步可以看到南阳桥,就在公路边。之后还是乘坐小巴回到泗溪镇客运站,乘坐前往三魁镇的小巴,票价6元,约45分钟可以到。到达后立即找旅馆,车站边上很多,价格一般也是50元,但感觉比罗阳的要干净。此时已是下午14:00,马上放下行李去车站搭上去仕阳的小巴(途径雪溪镇,后面要讲到),票价4.5元,约50分钟到达。依旧是问售票员,得知下车后顺着公路一直往前走可以看到很有特色的石头桥,全是由石头垒成的仕水丁埠,通俗的讲可以认为是水上梅花桩,很有特色,一共210多个桩,跨度目测约200米。抓紧时间赶路,下一站就是三魁与仕阳中间的雪溪镇,可以坐小巴在中途下,也可以坐三轮机动车,价格15元,时间15分钟,只要告诉司机是去看胡氏大院即可,就在路边。观赏完后回到路边等仕阳至三魁的小巴,仕阳发出的末班是16:20分,注意控制下时间,我们就差点没赶上。回到三魁后看看天色还比较亮, 那就继续。离三魁车站步行约18分钟有座薛宅桥,被民居环绕。然后可以坐三轮机动车前往永庆桥,价格25元包来回,约10分钟车程。一天游览到此结束,有点累,马不停蹄啊。

我们先到的是三魁镇,省道出去还有数公里的山路,镇子很小很普通,快到第一个廊桥的时候有一个侧后方的急弯,然后就能看到薛宅桥了。三魁镇再往下数公里,我们找到了另一座廊桥永庆桥,不同于薛宅桥的单孔木构蜈蚣型,河中央有一个石墩将永庆桥托起,它就像是一座建在河上的大木房子。驶回58省道向东不多久就到了泗溪镇,它离省道很近,只有一公里多的样子。镇外新开了几家农家乐,整得和刘老根里那些个山庄似的热闹,几乎每个院里都停满当地温州牌号的车,看来年里温州人家庭聚会都喜欢来这。还没进镇,远远的就看到了北涧桥。漂亮!真是漂亮!红色的桥身特别灵秀!周边的自然环境也比薛宅桥好许多。沿着一条小道绕到桥跟前,桥边的老房子风格和桥身很统一,桥下的房子都成了商铺,卖旅游纪念品和笋干香菇等当地特产,有些小小的商业化,但和长三角比已经是淳朴很多了。赏赏桥,逛逛店,其实还满惬意的。桥边临水新修了矴步,用蛮石筑起了寨墙,像景区一样规划得很好,丰富了周边的景致也符合当地特色。北涧桥往前走2公里能看到另一座廊桥溪东桥,造型装饰等与北涧桥别无二致,溪东桥显然没有像北涧桥那样规划过,游客要少很多,周边的环境也没有后者好,它的附近有一古建筑群,主殿为临水殿,我们去的时候正在重修,从临水殿望溪东桥能看到桥的别致侧影。

薛宅桥

4月5号早上8点就出发了,今天的目标是筱村。搭乘从三魁——罗阳的小巴,在贝谷下,4.5元,约20分钟。然后等待前往筱村方向的车,5.5元,约40分钟。上车就告知司机去看文兴桥,司机会在过筱村约2公里的地方将你放下,这样就可以顺小路直接去看桥了。从公路上步行不到5分钟即可看的到。回来是沿着公路返回筱村镇,步行约15分钟,然后在镇上搭乘三轮机动车前往文重桥,然后再回筱村的路上去看下徐岱底古村落,回到筱村,价格15元,行程约半小时多一点。已是中午,还是照早上过来的路线返回三魁,不多说了。回三魁后购买明天回杭州的车票,这次从三魁发车。在三魁车站坐上前往洲岭的小巴,车不多,我们坐上的是13:20的车,上车后一样告诉司机去看三条桥。三条桥位于三魁与洲岭之间,离洲岭大约15分钟车程,票价6元(这个忘了,大概数目),33分钟后到达。然后沿着路边小路走就是了,步行约20分钟后到达三条桥。由于我们下午时间很紧,没有时间再去洲岭观看毓文桥(一大损失啊,现在想来还是痛心疾首),所以在路边上等待洲岭——三魁的小巴末班车回三魁(15:00洲岭出发,15:15左右到达三条桥路口)。但是我们遇上了好心的游客载了我们一程回三魁,所以不用等末班车了。回到三魁后时间还有的多,问下居民,沿着他们的指点和路上的标牌,步行近20分钟找到了刘宅桥,再沿山路往里走10来分钟有个百丈瀑布,似乎是叫这个名。

原路返回汽车站,被告之只有上午才有直达筱村的车,现在只能到贝谷转车。上了去罗阳的车,半小时后到贝谷。筱村方向的车是从罗阳过来的,半小时到1小时一班。一路盘山而上,又是半个多小时到了筱村车站。问明方向,沿着公路走上20分钟后,在公路左侧出现一块指示牌及一条通向农田的简陋小路,坚定地沿小路走5分钟,文兴桥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注:可在汽车站坐往新镇方向的车,就能直接在指示牌处下车了)文兴桥的特点是歪头斜肩,两侧的引桥长度和高度都不相同,于是连接的桥身便成了斜的。但是文兴桥很美,虽不如姐妹桥那般精致,却也一样是红色桥身双层廊棚,再结合其周围的稻田农舍竹林和水中嘻戏的鸭鹅,颇有些世外桃源的意思,这里居然还有守桥人。

发表于 2005-03-24 16:31

大概4、5年前就听说了泰顺这个地方,从听说的那天起就对廊桥向往已久。2004年国庆,终于如愿见到了古老的中国廊桥。只是迟至今日,才有空把游记贴出来。 ※行程安排 10月1日:从上海乘坐火车前往杭州,17:30在杭州汽车南站坐前往泰顺的长途汽车,晚上23:00左右抵达泰顺县罗阳镇; 10月2日:从罗阳镇出发,包车前往仙居桥;筱村镇文兴桥、文重桥;泗溪镇北涧桥、溪东桥;于下午16:20左右坐班车前往三魁镇,约17:20抵达; 10月3日:游览三魁镇的刘宅桥、永庆桥;乘坐班车前往洲岭乡的毓文桥、三条桥;回到三魁镇后继续坐班车前往仕阳镇的仕水矴踄;再次回到三魁镇,游览薛宅桥;乘坐班车前往苍南县; 10月4日:上午9:30左右乘坐汽车从苍南县前往温州,约1小时后抵达;中午12:50在新南站转乘前往上海的长途汽车,晚上20:00左右抵达上海火车站附近的长途汽车站。 Tips: 1、从上海去泰顺,可先坐火车前往丽水,从丽水坐长途车经云和、景宁前往泰顺,这一路风景很好;也可以直接到温州,再转乘汽车前往泰顺;两者所花时间差不多,也可以一条路进、一条路出。 2、泰顺当地交通不是很方便,景点比较分散,而且景点距离汽车站一般都有一段距离,部分景点间的公交班车的班次很少,错过一班往往要等很长时间,甚至就没了班车,因此要事先打听好班次,计算好时间。 3、当地的道路情况并不算好,有不少路面是碎石组成的“搓板路”。如果是自驾车的话,一定要检查好车况再上路,并准备好备用胎,最好是开越野车前往。 4、杭州-泰顺的汽车票是在网上预订的,很方便, 5、上海往返温州比较方便,就不多说了。 ※满陇桂雨 由于行程决定得比较晚,无法买到9月30日晚上去温州的火车票,于是就借道杭州前往泰顺。估计到国庆期间杭州必定人满为患,想来满觉陇那里也许会好些,便决定到了杭州后去满觉陇逛逛。 预计得还算不错,虽然出了火车站就浸没在了人海中,但车一过西湖景区就空了许多。虽然满觉陇附近的人也少,但我们依然找到了人并不太多的茶座。在桂花树下搭起的凉棚,摆上一张桌、一壶茶,头顶的桂花随着微风飘下,或落在了茶盅里,或落在了桌上,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满陇桂雨”。 从满觉陇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等公交车就花去了不少时间,幸好预留了足够的提前量,不慌不忙地抵达杭州汽车南站,等待前往泰顺的车。 ※寻找廊桥 10月1日晚抵达罗阳镇,住在客运中心旁边的楠浦溪山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开始寻找廊桥的旅程。 首先去的是仙居桥。吃过早饭,大约8:30,在罗阳镇上找了辆出租车,谈好价钱,40元往返。路上遇到一辆往回开的上海牌照面包车,估计是前些天在网上看到的游牧人俱乐部的人。大约10分钟的车程,抵达此行的第一座廊桥。桥边已经有两人在拍照。几分钟后又有两辆车陆续驶来。 返回的途中,我们和司机商量包他的车继续前往筱村和泗溪,开价400,最终250成交。前往筱村的路还算不错,一路无话。抵达筱村后,司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轮胎,一问才知筱村到泗溪的路不太好,这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和大多数廊桥一样,筱村的文兴桥、文重桥都隐藏在田间,若不是司机带路,我们也许找不到她们。 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带着我们穿过一片金黄的稻田,两层样式的文兴桥跃入眼帘,整座桥显得非常大气。离开文兴桥,司机带我们去了徐岙古村落。和江南、皖南古村落不同的是,泰顺的古村落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房屋已经非常破旧,只有少数老人依然住在这样的老房子内。再前行一段,顺着司机指的方向走100来米,看到了文重桥。前两座桥都是拱桥,这座是平桥,中间还有石墩。从岸边向下爬到桥底的石滩上,是拍摄文重桥的最好角度,当然也需要注意一下安全。 离开筱村前往泗溪,都是山路,而且还有大段的“搓板路”,难怪刚才司机要换轮胎。下午1点左右抵达了泗溪镇,准备在北涧桥边的桥心阁酒家住宿。 在桥心阁用过午饭,过马路穿过稻田就是北涧桥了。北涧桥隐藏在一棵千年古树后,红色的桥身、四角翘起,很有气势。桥头还有当地一位退休教师利用老房子自费办的展示厅,有当地廊桥的介绍以及泗溪镇林氏宗族的介绍。离开北涧桥,沿着公路走大约10分钟,就是北涧桥的“哥哥”,大100多岁的溪东桥。溪东桥与弟弟长得几乎一样,相传建造者是北涧桥建造者的师父。溪东桥在桥梁建筑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由于不是这方面的内行,我也只能看看他那与其弟弟极其相似的外形了。 原本想在泗溪镇住宿的,却没想到下午3点多就完成了全天的安排,便临时决定赶往三魁镇,为第二天节省时间。乘坐当天最后一班公交班车,颠簸了大约50分钟,抵达了三魁镇。三魁镇地处泰顺县比较中心的位置,也是交通枢纽之一,到各处的班车都比较多。来到当地比较有名的太阳城饭店投宿,再次遇到了游牧人俱乐部的人马。幸好还有一间房间剩下,价钱倒也不贵,60元。虽然是当地较好的一家旅馆,60元的价格所对应的设施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 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包了一辆“突突车”(开起来发出“突突”声,因为车的防震性不好,行进中会一跳一跳,当地人也叫其为“跳跳车”),也就是上海几年前的“残的”,前往三魁镇附近的刘宅桥。刘宅桥是一座两层平桥,远看就像一座房子,也象西南常见的竹楼样式,只不过是用木头搭建的。由于时间还早,就让“突突车”司机继续拉我们去位于战州的永庆桥,和文重桥有些相似平桥,中间有石墩。前往战州有大段的“搓板路”,我们在“突突车”里跳来跳去,还蒙了一身的灰。 回到三魁镇上,正好赶上9:20前往洲岭的班车。从三魁去洲岭也有大段的“搓板路”,公交车终于在路上爆胎了。无奈只好下车,等待救援。大约半小时后,后车开到,给我们的车带来了备用胎。司机倒也不错,让我们和另外两位游客先上后车,其余人等待他换上新轮胎。11点左右,终于抵达了洲岭乡,下车前行10分钟,看到一座石拱桥,上面搭着木屋,这就是毓文桥。为了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拍摄角度,我试图再次爬到桥下。却不小心一脚踏空,整个人滑了下去。所幸不是很高,只滑了大约2米脚就触及地面,只擦破些皮,相机无损。 在镇上吃了碗面,赶上12:00的班车离开洲岭。大约20分钟后车开到岔路口,有指示牌指明了三条桥的方向。司机说半小时后还有一班车,看完三条桥后可以坐下一班车返回三魁。沿着指示的方向,绕过几个弯,走过两个岔路口,沿着乡间小道走了约15分钟我们才看到了三条桥的影子。由于隐藏得比较好,加上周边的景色也不错,三条桥显得异常宁静,只有5、6个游客和10来个当地人在桥下,或休息或戏水。半小时内根本完不成往返三条桥的任务,便索性在三条桥下多逗留了一段时间,毕竟来到这里花了不小的代价,应该多多欣赏美景。 从三条桥返回公路,电话询问了三魁汽车站,被告知当天已经没有班车后,如何回三魁镇就成了问题。经过商量,我坚持一路走一路等车的想法。走了约10分钟,一辆红色桑塔纳从后驶来。我们伸出手,示意想要搭车,对方爽快地答应了。开车的是一对北京夫妇,约40多岁,也是旅游爱好者,一路和他们交换着旅行的感受。他们的行程与我们并不一样,但好在可以把我们带到西旸镇,他们继续前往罗阳镇,而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罗阳开往三魁的班车。 运气也不错,只等了2、3分钟,就有班车开来。这班车是经三魁前往仕阳的,于是我们决定直接前往仕阳镇,看看仕水矴踄——桥梁的原始形态究竟是什么样子。矴踄就是在河床上处理一个个的石墩,石墩间的空隙可以供河水流过,而人可以在石墩上行走,矴踄在现在的公园里也经常能见到,而仕阳的仕水矴踄是目前最长的一条矴踄,原来共有300多齿,现存233齿,共计144米。由于共有100多米,从矴踄一头走向另一头却也花费了不少时间。等抵达对岸时,看到数根烧焦的木头,以及倒塌的房屋,原来是刚发生过火灾。 从仕阳返回三魁的末班车是4:30,正好可以赶上,回到三魁镇也仅是5点刚过。因为整个行程已基本完成,我们便考虑当晚是否赶到温州或者罗阳,为第二天返回上海节省时间,而且三魁的住宿情况也确实差了点。三魁汽车站的人已经下班,向附近小商店的人打听,回温州的可能已经没了,去罗阳或者雅阳的过路车会一直持续到7、8点。既然如此,就立即前往此行的最后一站——位于三魁镇的薛宅桥,这是一座建在镇上的桥,坐三轮车过去只要3、5分钟时间,因此前后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Tips: 1、当地人民风还算纯朴,但还是要跟他们多砍砍价的,几次包车,无论是出租车还是“突突车”还是人力三轮车,基本上都是砍一半的价格,他说10块钱单程,我们就说是10块钱往返。 2、当地吃得都比较简单,泗溪镇有相对好些的饭店,能吃到些野味;三魁镇就很难找到,也可能是我们没花力气去找的缘故。 3、由于景点较分散,如果是4个人,可以考虑包车,罗阳镇出租车较多,其他地方就基本上看不到了。 4、当地住宿情况一般,家庭旅馆一般都只有公共的卫生设施。几个当地旅馆的电话: 泰顺罗阳镇中档宾馆——南浦溪宾馆(出车站大门往左50米),明码标价:单人房128元,标间158,黄金期间不打折,也不加价。其他时间可打折。预定或联系电话:0577-67598333或67591353 三魁太阳城饭店 0577—6768 4889 三魁建筑招待所<燕水路> 0577—6768 1052 三魁美华旅馆0577-6768 4599三魁车站边 洲岭乡政府0577—6769 5885, 6769 6377 洲岭乡吴成业招待所0577—6769 5979,20元/人 泗溪综合商店旅社 0577—6764 2005 泗溪福林旅馆 0577—6764 1868 RMB50/双人间/带洗澡间 甄自如 泗溪春泉旅馆0577-6764 1850 泗溪桥心阁酒家0577-6764 3999 仕阳景山宾馆 0577—6767 1865 仕阳福建宾馆 0577—6767 1371 雅阳镇金旺旅馆0577-6766 1265 氡泉度假村电话:0577-67661000 ※返回上海 要看的9座廊桥都看过了,接下来就是在车站等车,看看我们的运气了,做好了去雅阳氡温泉度假村享受一下的想法,也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在三魁镇多住一晚。没等多久,就来了辆车,可以到雅阳,二话没说就上了车。在车上,售票员告诉我们,这辆车的终点是苍南县,从苍南到温州很方便,只要45分钟,而且还赶得上最后一班车。于是就马上改变计划,直接到苍南。在车上,想通过携程预定温州的宾馆,没想到也那么紧张,400以下的居然都没了。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在苍南寻找住处。 晚上7:30到了苍南县,一下车就有人来介绍旅馆。因为一天颠簸劳累,加上在碎石路上吃了不少灰,决定找一家好一点的。人力车夫介绍说,当地苍南宾馆、金碧辉煌宾馆等不错,便让他拉我们去了较近的苍南宾馆,房价180,二星级,除了房间小点,其他都不错。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饭就赶到汽车站,又有不少人来拉生意。当时只有9点不到,从苍南到上海或者杭州的车至少也要12点以后才有,于是毫不理会那些人,径直来到短途窗口,买了2张到温州的票,10分钟一班,1小时后抵达温州客运中心。转到新南站,买了12:50回上海的车票,找了个喝茶的地方休息,并吃了午饭,最后踏上了返回上海的长途卧铺车。 这辆车保养得不错,挺干净,途中休息了20分钟,又遇上了一小段的堵车,晚上8点抵达。泰顺廊桥之旅结束。 ※后记 据说,浙江的景宁、泰顺和福建省的寿宁县是明景泰帝为庆祝自己的寿辰而设立的,连同洪武年间所设的庆元县,取其第一个字,合起来恰为“景泰寿庆”。地窄山稠、溪流纵横的泰顺地区,由于交通不便,人们始终过着闭塞贫穷、举步维艰的生活。这种开门见山、出门跨溪的行路艰难,使得泰顺人对造桥分外地重视。现如今散落在泰顺地区各处的桥梁有900多座,其中解放前修建的有476座,明清廊桥有30多座,在世界桥梁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木拱廊桥有6座。泰顺桥梁不仅数量多,结构也多种多样,有堤梁式桥、木拱桥、木平桥、石拱桥、石平桥等。泰顺因此享有“桥梁博物馆”的美誉。目前,浙江省文物部门已将泰顺、景宁和庆元的廊桥组成“浙南廊桥”向国家文物部门申报,要求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廊桥遗梦》让很多人知道了美国衣阿华州的麦迪逊廊桥,知道中国泰顺廊桥的人却很少。从历史意义和在桥梁建筑史上的地位来看,泰顺廊桥都远胜于美国麦迪逊廊桥。虽然泰顺人建了泰顺廊桥网,但经常在网站上活动的人却非常有限。我也只是在准备这次旅行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这个网站。这篇游记完成得比较匆忙,只介绍了大致的行程,对廊桥本身没有过多的介绍,因为廊桥网中对30多座廊桥都有非常详细的介绍,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访问该网站,也算是我为网站的建设者做一下广告吧,网址: 这次的廊桥之旅,没有遇到人流,任何一个景点前都没有排队拍照的景象,最多的地方也只有10几20几个人,真的是一个非常清静的地方。但随着交通情况的改善,直到泰顺的人会越来越多,去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泰顺也许会失去现有的宁静。保护廊桥将日益显得具有现实意义。想要去看看泰顺廊桥的,请抓紧了。 最后,贴一下本次旅行的照片:

4月6日早上8:40分三魁出发,票价130元,反而便宜,不过票却是张登车证,不是车票。下午15:30到达杭州汽车南站。

在文兴桥逗留了刻把钟,又开始长途跋涉,目标三魁。先返回汽车站,坐往罗阳方向的车在贝谷下,再转车去三魁(往仕阳、雅阳的车也行)。到三魁汽车站已4点半了,转了一圈发现旅馆涨价厉害,以前60元的房间都涨到150-180元,也就农家乐水平,而且还没剩几间房了。到了三魁自然不能白跑一趟,离汽车站不远就是薛宅桥,一路询问,十几分钟后走到。这是座被现代民居包围的廊桥,本色的木头桥身因岁月流逝已变成灰黑色了,和之前三座桥相比显得非常朴素而低调。此桥坡度有30多度,在桥上走一走就能感受到倾斜了。

小结一下:

次日一早退房,原想到汽车站乘往百丈的车去看仙居桥。经人指点后到城北路尽头坐公交,这里是起点,终点就是仙居桥,每小时一班,早上8点有一班,廿几分钟就到。下车处似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是桥就在面前,凌空飞渡于河谷之上,当天有些薄雾,仙居桥真仿佛隐于山林的仙人。在整个泰顺古廊桥中,仙居桥是跨度最大的,颀长的桥身恣意地平展开,自有一种闲云野鹤的孤傲,这里没有嘈杂人声车声,只听得不知名的鸟儿在鸣叫和桥下潺潺溪水声。短短的十分钟,独享仙桥,犹如在净化心灵。才9点半觉得时间尚早,又乘公交辗转到登云桥,当地人只知道此为南门桥。因为没怎么修缮,登云桥稍显破旧,羞答答地躲藏在楼房和水泥桥的包围中,和登云的名字不太符合,但其桥身是平直的,没有常见的弧度,也算是特色吧。看完登云桥,匆匆赶到汽车北站,又费了一番折腾终于坐上了十点五十回温州的大巴,廊桥之旅至此圆满结束。

我们这次的路线从一开始就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主要原因是不清楚相互各个镇之间的班车时间。所以会发现我们的路线在地图上看起来似乎不那么合理,不符合统筹学的原则,呵呵。不过也是没办法,有什么车到了先坐上再说。

各个镇的班车具体发车时间我也不清楚,只能给一下各个镇之间班车的情况:

罗阳——三魁,频繁

泗溪——三魁,频繁

三魁——仕阳,较少

三魁——洲岭,较少,去洲岭看三条桥及毓文桥要掌握时间,下午去的话最好住洲岭,否则来不及

三魁——筱村,似乎没有,要去贝谷转车

罗阳——泗溪,频繁

罗阳——筱村,较少,这次没有坐过

泗溪——筱村,较少,这次没有坐过

具体班次要问车站的人,要么就索性问售票员。推荐问清楚点,好给自己安排行程。有些车末班很早,赶不上就麻烦了。

6.3 背包游路线2

D1:18号,14:15乘坐N547次列车,从上海出发,到温州的时间是24:00。住宿:温州锐思特汽车旅馆,标准间:158元,过了12点后可以选择凌晨房,但不接受预定,房价:100元。锐思特汽车旅馆和如家快捷酒店一样都是连锁店,价廉物美,黎明店比隔壁的鹿城店房价便宜20元。

地址:鹿城区黎明西路257弄1号,在国茂大厦对面的弄堂里,距离温州火车站3公里,打车10元,预定电话:0577-56856666。

D2:温州——筱村

19号,打车至牛山北路52号的温州客运总站,出租车价10元。到筱村的票价为38元,普通中巴,车程3.5小时。到三魁的车比较多,每45分钟一班,票价48元。也有到泗溪的车,但车比较少,一天共2班,11点和12点,车程4小时。

筱村景点:文兴桥,徐岙底古村落,文重桥。

线路如下:1)文兴桥位于筱村镇坑边村,在筱村汽车站前1公里处下车,沿着一条石子路步行10分钟就可以看到文兴桥了。文兴桥之闻名,在于她的不对称之美。

2)看完后原路返回,穿过镇后往前走15分钟就可以看到徐岙底古村落了。那是一个青瓦木墙,卵石铺路,一个三面环山,错落有致的古村落。一幢幢古宅静美得如同水墨画,在向你做着无言的倾诉。

3)从古村落出来后继续往前走1.5公里后便来到了文重桥,又名东阳桥。整座桥是平的,有十来米长,没有圆弧,非常别致。参观完后折回到大路,可以原路返回也可以摩托车回,价格10元。

住宿:在筱村汽车站对面有一家招待所,也是镇上唯一的一家旅店。很不巧,我去的时候正逢春节不营运,所以在一家民宅借宿,15元/床。

D3:筱村——泗溪——三魁

20号,乘中巴车到泗溪,车比较少,最早一班6:20,接下来就是7:30,一天4班,最晚一班是16:00,车程1个小时,票价:7.5元。如要在泗溪住宿,建议入住汽车站旁边的春泉旅馆,40元/标,房间很干净。

泗溪景点:北涧桥,溪东桥、南阳桥,包公祠堂。

线路如下:1)在距离泗溪镇1公里处下车,在一条不起眼的田埂旁,顺小路走入田间,近了河滩,一株繁茂的樟树后,北涧桥便隐于此。桥两端和一些民居已经融为一体,纯木质民居的古朴衬托了桥的俏丽,小溪流水的意境越发使她透出的宁静悠远吸引人。

2)参观完后原路返回,往前走不远处就是姊妹桥中的“溪东桥”,据说是全世界最美的廊桥。暗红色的桥身显的朴素不失高贵,飞檐翘角高昂着插入云霄。

3)包公祠堂离镇上比较远,从泗溪汽车站徒步的话需要走3.5公里,建议乘摩托车,价格:10元。从泗溪往东北方向走,过了南阳桥后便到了包公祠堂。那是一个精美别致的祠堂,值得一看。

泗溪——三魁

用过中饭,在汽车站乘泗溪--三魁的中巴,每半小时一班,票价6元,车程30分钟。

1)下车后在三魁汽车站乘去往仕阳的中巴,票价4.5元,游览仕水叮步。矴埠是桥梁的一种原始形态,多建于水不是很深但是较为宽阔的山溪之中,供人们渡河行路。

2)乘仕阳—雪溪的中巴,票价2元,游览胡氏老宅。胡氏大院位于雪溪乡桥西村,是泰顺县少有的大型合院式民居,不仅规模大,建筑工艺也非常精致,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

3)乘雪溪—三魁的中巴,票价2元,返回到镇上。那里的中巴结束的都比较早,最晚的一班都在16:00,所以游览的时候得踏准时间,错过班车的话只能徒步或包车了。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20分钟,就可以看到位于泰顺县三魁镇闹市中的薛宅桥。薛宅桥是最精致的运用虹桥技术所建造的廊桥,但是破坏的很厉害。

4)由薛宅桥再往北,过上、下武垟,便可至战州永庆桥了。建于清嘉庆年间的永庆桥,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还是石拱木屋桥,很是古朴、雅致。

住宿:三魁汽车站旁边的美华旅馆,80元/标,电话:0577-67684599。对面还有一家“生顺旅馆”,120元/标。

晚饭在桥头左拐处的锦溪饭店用餐,价格比较公道,3菜1汤,45元。

D4:三魁——洲岭

洲岭景点:毓文桥,三条桥。

21号,在汽车站乘三魁—洲岭的中巴,最早的一班为8:00,2小时一班,1天4班,票价7元。到洲岭乡后往前走10分钟就能看见毓文桥了。毓文桥建于清道光年间,当初建桥纯是从风水方面考虑,所以桥位于两山缺口处,为石拱木屋形状,三层楼阁,飞檐翘角,屋脊有葫芦顶,精巧别致。游玩后搭乘12:00开往三魁的中巴车,到三条桥下,车程20分钟,票价2元。沿着小道步行20分钟后就能见到隐藏在山中的三条桥了。最古的三条桥可追溯到唐贞观年间,据说最早此桥曾用三条巨木跨溪为桥,因此得名。一路上的风景旖旎。桥下就是小溪,可以在这里发呆或是嬉戏。回去的路程需30-40分钟,因为都是上山路。回到刚才下车的地方,等15:00最后一班开往三魁的车,也可以乘洲岭—三魁—罗阳的车。

备注:洲岭乡是泰顺境内比较偏僻闭塞的山区,行人稀少,交通也不方便,如果赶不上班车的话,只能徒步或包车了,所以一定要提前10-15分钟在相关景点候车,请自助的背包驴友切记。

三魁—温州

乘17:00最晚一班三魁--温州的高速大巴,每一小时一班,票价48元,车程2.5小时。19:40到温州后还是入住锐思特汽车旅馆,这次选择的是特价房,118元/标,但也不接受预定,能否拿到这个房型就要看各位的运气了。

D5:温州——上海

22号,睡到自然醒,然后乘三轮车去位于五马街上的天一角美食街,车价7元,那里汇聚了大量的温州小吃和各类海鲜。酒囊饭饱后打车到温州火车站对面的新南站,乘温州—上海的快客,14:30开,票价200元,车程6.5小时,21:00到达上海,结束了此次的旅程。

偶尔的一念,让我千里迢迢,来到泰顺,看到了极美的廊桥,心灵中那一刹那的震动,将深深印记在回忆深处。

7 其他

罗阳购买泰顺地图。

泰顺大多数人都能知道廊桥的具体位置,问老年人的话,不要说廊桥,可以问“木头做的桥”或者用本地话叫“柴桥”。

出游装备,泰顺境内山路起伏不平,一双合脚防滑的旅游鞋是必备的。

本文由金沙7868com发布于旅游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去泰顺看廊桥,泰顺廊桥最新攻略集

关键词:

上一篇:2014舟山旅游攻略,嵊泗自由行宝典7868com

下一篇:没有了